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46章 不工於心計

第246章 不工於心計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演戲演了幾天。

李姍娜並不工於心計,我和她深入接觸後發現她這人其實很簡單,甚至可以說單純,就是單蠢,完全是被人賣了還不知道還幫人家數錢那種sha比。

一個人,人越是有錢越是往上走,就越是吸引很多人靠近他。

就如同一個市場,市場越大,過來市場的人越多,因為這裡有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不論是好人壞人,全都靠近她,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而李姍娜她這樣的人,完全對付不來身邊那些姦邪之人。

我讓她裝傻,她演得像,但是我怕有人特別是崔錄找人來測她,她未必能躲得過,所以我告訴她,無論誰來,無論是她的哪個親戚朋友來,哪怕是老爸老媽來,都要裝傻,只要在這裡一天,就必須要裝瘋一天,就算她媽媽爸爸哭死,也不能說自己是裝的。

如果一旦被崔錄發現她是裝的,那麼,她這次,就真的難逃一劫了。

李姍娜說好,可我還是很擔心。

畢竟她太單蠢。

這天,我打算出去找找賀蘭婷談談李姍娜的這個問題,看她是不是能幫得到我,我想乾脆把李姍娜弄到精神病院,讓李姍娜在那裡也許安全一點,弄個精神病院的單間。

不過那樣也危險,畢竟離開了我罩得到的範圍,再說去了那個陌生的地方,誰知她會又要受到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po害。

我出了監獄後,在監獄大門口竟然遇到了朱麗花。

朱麗花一身休閑,更顯好身材。

我吃了一驚,不知道她在這裡幹嘛,而且她橫刀立馬,完全是一副等我的架勢。

我走到她跟前,問:「花姐,等開賓士奧迪來接你約會嗎?」

朱麗花說:「我在等你。」

我說:「咿,你神仙啊,你怎麼知道我今天要出來?」

朱麗花說:「想找你談談這幾天,一直沒空,我剛才要出去,見你換了衣服,我估計你要出去,就在這裡等你。」

我說:「你也不是那麼蠢嘛。」

朱麗花臉色一變:「你罵誰蠢?」

我說:「我罵你蠢。」

朱麗花說:「幹嘛罵我蠢。」

我說:「平時看你腦子都不是那麼開竅,有什麼事都張帆張帆你來考慮這個事的。你說你蠢不蠢。」

朱麗花說:「我是沒你那麼陰險,你心機深。」

我呵呵的說:「又是這句,媽的,我告訴你朱麗花,心機分兩種,一種是害人為主,一種是救人為主。舉個例子,司馬懿和諸葛亮,心機都深,為什麼一個代表正義一個名聲不那麼好,還有徐階和嚴嵩,嚴嵩害國,徐階心機完全是為救很多人,紀曉嵐和珅,王陽明和劉瑾,很多很多例子。難道心機深就陰險?我心機深,我害過花姐你嗎?我他媽要想害你,早就先設陷阱上了你了。」

她臉紅了,說:「流氓無恥!不要再講這種話!」

我嘿嘿一笑,說:「理屈詞窮了吧。哈哈,所以啊,心機深,並不是就說我陰險,我也完全是為了更好的活下去,僅此而已。」

朱麗花問我道:「哎,你剛才說的什麼什麼王陽明,徐什麼的,我怎麼一個都不知道。」

我問朱麗花:「司馬懿和諸葛亮知道嗎?」

朱麗花說:「知道諸葛亮。」

看著她有些小膜拜我的神情,能讓高傲的朱麗花姐姐對我有些小膜拜,我很是滿足啊,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說:「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

朱麗花拍開我的手,我摸了一把她的頭髮說:「你頭髮不長見識也短。」

朱麗花又拍開我的手,我的手伸向她胸口:「胸大也無腦。」

她抓住我的手一個反手,我呀的大叫疼。

她放開了,說:「別惹我!」

我說:「是是是,不惹了不敢惹了。下手那麼重,做你男朋友非死即傷。話說,你還沒說,你到底在這裡等我幹什麼,等我幹什麼你嗎!」

她怒道:「怎麼講話呢你。」

我嘻嘻笑了說:「等我約會呢?喔我懂了,花姐喜歡我。一定是,百分百,你別不承認,真的,我這個人很有自知之明的,雖然我不是很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帥氣逼人,但是有那麼百把個美女對我動心那是太正常了。你別不好意思說,說吧,人生在世,喜歡什麼就應該追求什麼,說吧,你喜歡我就直接說,我不會笑話你的。」

朱麗花說:「你想多了,自戀狂。」

我說:「我那麼帥我還需要自戀嗎?」

這時監獄大門哐當一聲,估計又要有人出來,朱麗花急忙拉著我,兩人疾走到了外邊。

就順著這條路走向坐車的地方。

我推開她的手,說:「男女授受不親。」

朱麗花說:「我找你有事。」

我說:「客官請講。」

這時候,我斜眼往後一看,一輛銀色的車出來,這是我們指導員和我們監區長經常坐的車。

我急忙對朱麗花說:「那好像是我們監區長的車,躲起來,不想她們看到我們一起,省得以後我們要一起干點什麼事不得。」

要是讓康雪知道我和朱麗花同一戰線,或者是別人知道,那些壞人要對付李姍娜的話,可就同時下手對付我和朱麗花,那既連累了朱麗花,我也少了盟友,李姍娜也少了一個照顧她的人。

朱麗花也深知這一點,急忙抓住我的手,兩人飛快躲進了樹林中大樹後邊。

朱麗花比我還心急,她直接就是押著我的人面對面把我壓著靠在了樹上。

銀色的車緩緩的開過去了,看過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