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47章 想辦法接觸這號人物

第247章 想辦法接觸這號人物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朱麗花走向了車裡面。

我才不和她同車,因為我還要去小鎮上拿手機。

車開走的時候,我對她搖搖手大聲嚷道:「花姐!周末我老婆不在家!你到時候一定要記得來找我!我們好好在一起約會兩天!」

車子緩緩離去,我見全車的人都看著朱麗花。

估計要氣死朱麗花。

回去了小鎮上,先是看了一下視頻監控,這段時間,康雪不知道忙什麽,極少回家。

連她的長腿模特夏拉表妹,人影都極少見,每次見都大包小包的,看來真的是忙著幹事業了啊。

夏拉居然也不找我了,鬱悶,莫非有了其他男人了?

男人都是犯賤的,曾經和自己有過什麼的女人,一旦不和自己了,就幻想她去了別人懷裡,於是心裏面就他媽的各種難受啊。

這叫犯賤啊犯賤。

算了,沒意義。

還是干正事吧,我給賀蘭婷打電話,想約她出來聊聊李姍娜,如何幫助李姍娜。

媽的她也不接我的電話,我連打三次,她都不接。

把你姨日的,讓我干這項工作,直接就給錢讓我隨便折騰也不管不問了,靠,憑著我這微小的力量,想要把這些事情弄個水落石出,誰他媽的知道我要弄到猴年馬月,甚至說,我就是光榮犧牲了也未必能夠把這些破事給查出來。

鬱悶。

竟然不接老子的電話。

手機上卻有安百井的未接來電。

我給安百井打了過去。

安百井說:「行啊,他媽的我打電話都不接過!」

我急忙說:「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他媽的我們上班,進去了裡面,不能帶通訊工具的。」

安百井說:「出來請吃飯。」

我說:「好啊,這沒問題,大哥發話了,請吃shi都要請。」

安百井罵我:「你他娘的能說一句好話吧。看在你請我吃飯份上,我暫且原諒你。話說,你讓我查的另外一個,我查到了一點眉目。」

我問:「查的誰有眉目?」

安百井說:「你的膽子真不小,惹的一個一個的全是不好惹的人,你讓我幫忙查的什麼黑衣幫的,幫主是一個女的,據說在沙鎮開了幾家名不正的酒店。反正就是掛著酒店的名,做著非法生意的。長得挺漂亮,個子不高,三十左右,你到底和她結下了什麼梁子?你不是甩人家了吧。那可要你死了!」

我說:「住你的狗嘴!我只是讓你幫忙查查,因為我以前被這群黑衣幫打過,別人雇了黑衣幫來動了我幾次,還劫持過我,我就想問問。」

安百井說:「你還得罪了誰啊?人家還僱傭黑衣幫來干你,可是你怎麼那麼蠢,人家僱傭黑衣幫來干你,你卻是去干黑衣幫,你怎麼不給黑衣幫一點錢,讓黑衣幫幫你幹掉想要幹掉你的人?」

我說:「那個人我也想幹掉,可黑衣幫那幾個我也想幹掉。那幾個光頭,打了我好幾次。有一次還是在街上當著很多觀眾圍觀觀眾的面群毆我,艹,觀眾裡面有很多漂亮的美女,還有在我暗戀的美女面前,我他媽地真是丟人,此仇不報非君子!」

安百井說:「你怎麼得罪的那麼多人?」

我說:「我太帥,嫉妒我的人多。」

安百井罵:「你他媽的在我面前,真真假假的,有所隱瞞,還隱瞞那麼多,你真不夠朋友。」

我說:「大哥我一言難盡啊,我有些苦現在說不得,以後才能說,以後我一件一件說給你聽你看如何。」

安百井說:「得得得,我也挺好奇的,不過你要辦正經事,就先辦正經事。可是我說啊,那黑衣幫可真的不好惹啊兄弟,會死人的。」

我說:「我可沒想過要和他們拿著砍刀互相對砍。」

安百井說:「你想不想會一會那個黑衣幫幫主。」

我說:「我也沒見過她,那也行啊,不過我怕她身邊有人認出我。」

安百井說:「就是偷偷見一見。」

我問安百井:「你怎麼知道她在哪的?」

安百井說:「既然幫你查,就查徹底點。這個女人基本每天晚上酒店都到一家清吧聽歌喝酒。她自己開了幾家酒吧,她自己卻不去,偏偏去那家清吧。」

我說:「真的假的,那麼奇怪?她去清吧就聽歌喝酒?」

安百井說:「對,就是只聽歌喝酒,啥事都不幹,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想了想,說:「也許那家清吧,對她來說有某種特殊意義。」

安百井說:「別亂猜了,我們去看看也許就知道了。」

我說:「馬上過去。」

我去找了安百井,然後安百井帶著我去了一個地方。

不是酒吧街,不是清吧街,一條靜靜的街道,偶爾幾個行人,街道雖然沒什麼人,卻很乾凈漂亮,夜景很美,一個清吧就在街道中心點。

我心想,這種清吧會有人來消費嗎。

安百井把車子開到了清吧門口。

清吧裡面燈光光怪陸離。

安百井把手一指,「那個坐在窗口的,就是。」

我順著看去,當我再看到那個女的瞬間時,我就感覺眼熟,對,我在照片上看過她。

她穿了一條長裙,披肩發。灑了淡淡的香水,胸很挺,性感。渾身散發成熟女的美。

尤其在燈光下,更是迷人。

這就是彩姐,彩蛇啊。

我看著裡面,問:「不知道她帶了什麼保鏢來。」

安百井說:「她很少帶人來這裡,基本是只帶兩個。」

我說:「她竟然那麼不怕死?她一個那麼厲害的黑幫頭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