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48章 我們是在演戲

第248章 我們是在演戲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正在想著時,有個三十左右的女的,說不上多漂亮,還過得去吧,也是穿裙子的,過來給安百井敬酒,直接就坐在了我們這桌,含情脈脈看著安百井:「帥哥,我們喝一杯怎麼樣?」

安百井回頭過來,看著這個女的,說:「好,謝謝。」

女的說:「不用謝啊,我先干為敬。」

她喝完了,然後倒酒又敬我,我也喝了,她就問安百井:「我第一次見到你們,你們第一次來嗎?」

看來她是沖著安百井來的。

沒辦法啊,安百井虎頭虎腦,身材健碩,是個強盛的女人都是喜歡安百井這樣的戰士。

不過我看安百井對這個女的也是有點興趣的,因為這個女的長相雖然說普通,但是身材還是真的很不錯,性感豐滿。

我坐開了了一點,讓他們兩有發揮的戰場。

我考慮著自己的問題,到底要不要去『邂逅』彩姐。

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去!

必須去!

我端起了酒杯,鼓起勇氣,走過去,坐在了彩姐面前。

靠近了,我看清楚了她,一張標誌的臉蛋,微微上挑鳳眼,高高鼻樑,身段性感成熟。

看到這裡,歷盡滄桑的我竟然有點嗓子發乾。

我打招呼道:「您好啊。」

這時我斜著眼睛看見,那個高大的保鏢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了我們這邊,我心想他是不是直接動手時,彩姐對他揮揮手,那個保鏢退了回去。

彩姐雖然把保鏢叫走了,但是並不理睬我。

我在她面前,感受到了她強烈的氣場,我不知該說什麼好。

因為她看都不看我。

媽的,就這麼下去嗎?

算了,還是先撤退再說。

也許她看我年紀小,根本不想搭理我。

在我即將離開時,她開口道:「啤酒好喝,還是雞尾酒好喝?」

她的聲音,沒有那麼成熟,甚至可以說很嫩,嬌氣十足。

我坐定,看她,說:「都好喝。」

她喝的是雞尾酒,我喝的是啤酒。

她又問:「那你覺得,雞尾酒的味道怎麼樣?」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我,就說:「我好像沒有喝過雞尾酒。」

她把台上的燈舉起來,服務員過來,她拿著菜單給我看:「這裡有最出名的幾款雞尾酒,你點一個。我請你喝。」

我看了一眼,一杯雞尾酒要一百多,也挺貴啊。

我點了一份藍色海洋。

然後彩姐對服務員說:「記我賬上。」

我急忙掏錢,「我給我給。」

雖然我知道她什麼身份,知道她有錢,但是我為什麼要讓她請客,她是敵人份子,我可是要潛伏,要弄死她的,受了她的恩惠,卻還要整死她,我比小人還小人。

我掏出一千塊錢,應該連她的那個賬都可以付了吧。

我給了服務員,說:「這裡一共多少,我都給了,夠不夠。」

服務員看著彩姐。

看來彩姐真的是熟客了。

彩姐驚訝於我這麼積極掏錢,反而有了點防備之心,問我:「你這是幹什麼。」

我說:「你請我喝酒啊,我一個大男人,哪能讓女人請喝酒,我請你就好了。」

彩姐還是很警惕:「請我?你認識我嗎?」

我假裝不懷好意不好意思的

說:「其實,我覺得你挺漂亮。」

說完我還假裝羞澀的低了頭。

這下子總算騙過了她,她對服務員揮揮手,說:「就讓他買單吧。」

服務員點了一下,找給了我三百,消費了七百一共。

彩姐問我:「你過來請我喝酒,因為我漂亮?」

我假裝不好意思的說:「我是男人,我是個單身的男人。我,動機不單純。男人,分為好色,和特別好色兩種,我是明顯屬於後一個。很多男人好色卻不敢付諸行動,我是真的屬於特別好色那一類了。」

她笑了起來,說:「我喜歡你的坦誠。」

其實吧,男人就是色狼,色狼就是男人。

狼活著,就是狩獵,撲倒獵物,慢慢享用,對於女人,也是如此。

接下來,她笑完後,我說:「這裡生意真好。」

她看著我,問:「你跟我談這個,是覺得我是這裡老闆嗎?」

我說:「不是,只是我找不到話題聊下去了。」

她又笑了起來,說:「你真有意思。」

這時,我的手機鬧了起來。

我拿出來一看,是安百井給我電話的,我對彩姐說:「對不起我去接個電話。」

她並不表示什麼。

我見安百井剛才坐的那桌,已經沒人,他該不是帶走了那個女的先走了吧?

我走出外面,接了電話,他的聲音在我耳邊鬧起來:「媽的我們該走了!」

我說:「我才過去幾分鐘啊。」

安百井說:「你不知道那兩個保鏢,一個在明處盯著我,一個在暗處盯著我,感覺就像是懷疑我們身份的,我們先走!」

我說:「為什麼?」

安百井說:「我不希望別人知道我的身份,特別是那些人,待下去,他們一查,一定查出我的身份。」

我說:「你丫比保密局還神秘啊。」

安百井說:「你到街尾,我車子停在這裡。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談。」

我急忙走向街尾。

安百井的車就在那裡,我到了那裡後,他從樹後出來,說:「今晚到此為止,改天晚上你自己來,我不想暴露自己身份。」

我說:「那要不你先回去,我自己去和她聊聊。」

安百井說:「那隨你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