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52章 全是一流的

第252章 全是一流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c監區副監區長前腳趕走,後面謝丹陽就敲門進來了。

她提著一袋什麼東西進來。

是一袋進口的餅乾。

媽的獄政科就是好,好東西隨便拿進來,可以隨便上網,什麼都可以,什麼都方便。

她們管的範圍很寬,什麼批假啊什麼什麼的,是個有實權部門。

謝丹陽把手裡的袋子往我辦公桌一放,說:「給你拿的,怕你餓死。」

我說:「謝謝關懷,哪有那麼容易餓死,這麼好的東西,你自己留著吃不好嗎。」

謝丹陽說:「我家還有,你呢,這幾天忙什麽。和別的女人約會嗎?」

我說:「不是,我和別的女人的男朋友約會。」

的確如此,我經常和金慧彬的男朋友安百井約會。

謝丹陽說:「也不找過我。」

我說:「你是不知道,我忙成什麼樣啊,簡直是日理萬機啊。」

謝丹陽說:「是嗎?我看你倒是很閑,說吧,忙著和哪個女人玩著?」

我說:「唉喲謝丹陽,丹陽姐,我以為你也有寬大的胸懷,沒想到你也有那麼膚淺,如同別的女人一樣的膚淺一面。也喜歡問我這樣膚淺的問題嗎?」

她說:「我就問問。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和那個李姍娜,什麼什麼的?」

我說:「徐男和你說的是吧?我和她什麼什麼的,我還不是因為工作,我要治她啊,她有心理疾病啊。」

謝丹陽說:「你就少騙我得了。」

我問:「是不是什麼東西徐男都跟你說了啊。」

謝丹陽說:「你放心,她也只和我一人說,我也不會和別人說。」

我笑著說:「丹陽姐,你今天是醋意大發啊,不過,你吃醋的樣子,我還挺喜歡的。感到了你很可愛的一面。」

她說道:「你少來!記得有空找我就是。」

我說:「行了行了,你們獄政科豈是我這樣的貨色能隨意出入的地方吧。有什麼,你發信息,我出去了,我看到信息我給你電話。」

謝丹陽說:「你別騙我。」

我說:「我靠我就是騙我爸爸媽媽都不敢騙丹陽姐你啊。」

她走了。

謝丹陽,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

你說她吧,自己談著同性戀,還同時談著我這個異性戀。說她不喜歡我吧,她見我不找她,和別的女人,她又吃醋,說她喜歡我吧,我也沒感覺得出來出來她有多喜歡我。

真是想不通。

門又被推開,還是謝丹陽。

我奇怪問:「你不是走了嗎,怎麼還來了?」

謝丹陽說:「看到我你就不高興,巴不得我早點走?」

我說:「當然不是,我特別的喜歡和你相處,你是不知道啊。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謝丹陽靠近我耳邊說:「我想了。你記得一定要找我。」

我明白了,自從謝丹陽和我什麼了之後,她是,嘗到了甜頭,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我說:「一定一定,你先回去,我還有點事。」

謝丹陽問:「什麼事?」

我說:「丹陽姐你以前不是這樣子啊?」

她瞥了我一眼,走了,這次真的走了。

接著,我去看望了李姍娜。

我提著一些

餅乾去給了她。

在監獄裡,這些進口的餅乾,都是奢侈品。

李姍娜精神好了很多了,畢竟到了這裡,沒人欺辱她揍她打她,她的精神和氣色都好了許多。

看著我帶來的食物,她對我說聲謝謝。

她沒有推辭。

因為我們都知道,這些食物在這裡有多珍貴。

就算有錢,也只能吃到劣質的玩意。

我對李姍娜說:「以後也不用那麼裝太瘋了,上頭有人來查了,她們怕了,想讓我治好你。」

聽我這麼說,李姍娜並不高興得起來,只能說她在這裡,只是暫時脫離了危險,因為她深知,不知何時,那人又要跳出來想整死她。

不過,只有我自己知道,一旦賀蘭婷出手幫助,對付什麼崔錄什麼長,全不在一個級別的範圍之內。

我說:「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會讓你受到一丁點傷害!如果她們要傷害你,讓她們從我的屍體上爬過去!」

這麼煽動性的語言,多麼的感人至深,多麼的用情深重,我自己都被感動得要哭了。

李姍娜的嘴唇喂喂動了動,說:「謝謝,你是個好人。」

被人誇的感覺真好。

我說:「不過,以後的日子,還是要謹慎。」

李姍娜感激的說:「張管教,你對我這麼好,我真不知道怎麼回報你。」

我心想,大恩不言謝,不如以身相許算了。

李姍娜又說:「張管教,我現在是什麼都沒有了,除了一點積蓄。我只能用這些,來回報你,希望你不要嫌棄我的俗氣。」

我靠有誰會嫌棄這些俗氣呢?

但是我還是假裝推辭:「這,我怎麼好意思要,上次要了那麼多,上上次也要了,這次也沒什麼,你又要給我,我真的不能要了。」

李姍娜說:「你一定要收下,因為,我也想有個心安。」

說得是,她也想給了我錢,拉近我兩距離,把我拉上她的同一戰線,用錢,來維護我們之間的關係,她是僱主,我是受雇者,我負責保護她。

她給錢,除了想讓我心甘情願幫她照顧她保護她之外,也的確是想求一個心安,最怕的莫過於,我不收錢,她才真正的擔心。

我說:「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李姍娜微微嘆息,說:「謝謝你。」

我說:「其實,你大可不必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