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54章 她是一個善良的人

第254章 她是一個善良的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當我們跟著她們的商務車進去越來越狹窄的巷道時,我越來越感覺不對勁,因為她們的車像是故意放慢了速度,在拐角處,專門就等到我們車子跟上來後才加油門往前開。

我對司機說:「她們好像發現了我們。」

司機說:「這不太可能吧,又不是只有我們一輛車。」

剛說完,轉到了一個更小的小巷子前,前面幾個大垃圾桶擋住了前面。

司機急忙剎車,車後面,出現了兩個人影,媽的,正是彩姐的那兩個保鏢!

我急忙說:「衝過去!」

司機說:「不行,我車子會壞的。」

我說:「你看後面,有兩個很高大的要搶劫我們了!」

司機往後面一看,果然如此,兩個高大保鏢飛速奔跑上來,他們竟然在如此短的只是一個街口拐彎的時間,就做好了路障然後迂迴到了我們身後。

我說:「我來陪錢!」

我不能讓彩姐捉到,我自己身份暴露這倒是不要緊,要緊的是被抓到後,天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折騰。

司機說:「你說的!」

我大聲道:「是我說的!」

司機看來也是怕遭到什麼不測,踩油門衝撞過去,沖開了幾個垃圾桶,還好是垃圾桶,沖開後,馬上駛出了巷道。

媽的太危險了。

到了覺得安全的一條街道後,司機下車,看車子損壞情況。

沒想到車子質量那麼好,連刮擦的地方都沒有。

司機都嘖嘖稱奇,等我下去一看,果然是沒有一個刮擦到的地方,不過為了表示一點意思,我還是給了他兩百塊錢。

接著我讓他送我去小鎮上。

路上,司機說:「這兩個是什麼人呢。」

我說:「我也不知道。」

司機說:「你跟蹤的你朋友的女朋友,不是個好惹的人啊。」

我說:「我也不知道。」

送到了小鎮上,但是我這一路上,都在小心翼翼,看著身後有沒有車跟來。

媽的,要是被跟來,我可真的要完蛋。

到了小鎮後,我並不在青年旅社的門前下車,而是在街尾下車,然後再繞下路走回去青年旅社。

這晚就在這裡過夜了。

第二天上班,我沒有去找李姍娜,我安排了徐男,跟徐男說如果有什麼風吹草動,就跟我及時彙報,並且,要隨時監視好李姍娜,不要讓任何人隨隨便便接觸到李姍娜。

跟徐男安排好工作後,我拿了一張卡出來,裡面有五萬塊錢,說:「辛苦你了。」

徐男跟我客氣一番,收下了。

以前我剛來,都是徐男關照我,現在成了我關照她了,這就是有背景有權有錢的能量,馬上可以角色轉換。

五萬,是有些心疼,可靠我一個人去保護李姍娜,我保護不來,徐男這個人,我一直認為,她雖然性格脾氣暴烈,但是她還心存良知,她是一個善良的人。

但願我不會看走眼。

五萬。

沒事,我會從李姍娜那裡拿回來的。

下午,昏昏欲睡。

每天中午去食堂吃飽了,回來辦公室都是昏昏欲睡。

辦公桌的電話居然響了,我第一時間,就是覺得是康雪康指導員找我的,畢竟這個女人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找過我了。

不過,她到底在忙什麽,我不知道。

而她又即將找我何事,我也不知道。

我強打精神,接了電話:「喂你好。」

那邊傳來的,竟然是謝丹

陽的聲音:「你在幹嘛。」

有人說,每一句你在幹嘛的背後,隱藏的意思都是,我想你。

謝丹陽,你想我啊。

我說:「你想我了是吧。」

謝丹陽罵道:「去死,你少臭美!」

我說:「難道是你爸爸媽媽想我了,不會吧,話說,她們不是介紹那個工程師給你嗎,怎麼一夜間,好像就沒有了動靜了。」

謝丹陽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查到了那個男人一些情況。我爸爸媽媽不是那樣會輕易放棄的,他們也許忙完了這段時間,一定又要開始了。」

我說:「那就不要讓他們開始逼你好了。不過話說回來,人家工程師有什麼不好的,你挑來挑去小心成剩女。」

謝丹陽說:「成剩女也不關你事。成剩女也不會嫁給那個男人,自以為是。」

我笑著說:「行啊,那你嫁給我啊。」

謝丹陽說:「去。你這種花心的泛濫男人,白送我都不要。」

我說:「成啊,反正我也沒想過要你。」

謝丹陽說:「行啊,那你以後不要找我一起去睡覺。」

我說:「靠你,是我找你嗎?好,就算我找的你,也是你樂意才去的嘛。你說我有沒有強迫過你呢,哪次不是你心甘情願,而且比我還高興的。」

謝丹陽說:「高興你個頭,那以後不去了。」

我說:「好啊,不去就不去。」

謝丹陽說:「本來想下午下班後請你吃飯的,看你那麼囂張,你自己在這裡吃食堂好了。」

我說:「行啊,食堂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是總比看著你那張臭臉吃飯的好。」

謝丹陽說:「誰臭臉了?」

我說:「你現在不是臭臉著嗎?」

謝丹陽說:「你才臭臉了,你就在食堂吃吧,吃撐吃死你!」

她有點生氣,隨即掛斷了電話。

看來,大胸未必就有大胸懷。

我們這麼鬥嘴的,算是打情罵俏嗎。

我們是談戀愛嗎,不像吧。

幾分鐘後,電話又響起來了,還是謝丹陽。

我笑著說道:「怎麼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