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57章 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第257章 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兩千多的大餐,魚生,大蝦蟹,那麼好吃,哎呀太可惜了吃不完,還有一瓶紅酒。

喝完了一瓶紅酒,然後我讓那個服務員打包。

那個服務員一邊打包一邊對我說:「你是不是罵了你女朋友,我見她跑了。」

我說:「何止罵她,我還打了她。」

服務員說:「你這人怎麼這樣,有你這麼做人家男朋友嗎?」

我說:「你想怎麼樣,替天行道嗎?」

服務員呸的吐口水說:「人渣!渣男!自有天收你,我動手都髒了我的手。」

我也不生氣,說:「你伶牙俐齒,不去做推銷員,業務員,真浪費了一個人才。」

服務員說:「你會有報應的。」

我說:「行,我等你來報應我怎麼樣?不過我看你長得也不怎麼樣,如果漂亮點,我還給你報應我的機會。」

服務員說:「我呸,白送我都不要!」

我提著這袋子打包好的出來時,那個服務員還喋喋不休的罵著我。

什麼渣男,什麼賤男,什麼無恥,什麼噁心,都出來了。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我打包這些出來,其實是想拿著去犒勞一下王達的,好久沒見他了,剛才喝酒也沒喝夠,等會兒,去跟他喝點他代理的什麼清水還是什麼江水啤酒。

等我到了樓下,出了外面等車,一輛眼熟的車子沖向我,大燈照花我的眼睛,我急忙找地方躲開,這時,那車打一個方向,停在了我的邊上。

是的,還是謝丹陽。

我罵道:「我靠你想怎麼樣,殺我泄憤嗎?你不至於吧你!」

謝丹陽氣呼呼看著我。

我也氣呼呼看著她。

然後,她說:「我還有點事和你說。」

我問:「說!」

她說:「上車。」

我說:「不上!有事你就說!」

她又說:「你上車!」

我說:「我不上!」

我兩就這麼僵持了有將近五分鐘。

她氣呼呼看著我,有些心痛的看著我。這讓我想到了大話西遊結局紫霞仙子和周星馳扮演的夕陽武士站在牆頭的那一幕。

這兩個人啊已經站在上面三天三夜了。

夕陽武士說,看來我不應該來。

紫霞仙子說,你現在知道已經太晚了。

夕陽武士說,留下點回憶行不行。

紫霞仙子說,我不要回憶,要的話,留下你的人。

夕陽武士說,這樣只是得到我的**,得不到我的靈魂。我已經有愛人了,我們不會有結果的。你讓我走吧。

紫霞仙子說,好,我讓你走。不過你臨走前要親我一下!

城牆下面圍觀人群大喊親一下親一下!

夕陽武士說,你讓我親我就親,那我夕陽武士的形象不是全都毀了。

紫霞仙子說,你說謊!你不敢親我因為你還喜歡我!我告訴你,如果你這次拒絕我的話,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夕陽武士說,後悔我也不會親,只怪相逢恨晚,造物弄人。

夕陽武士從未抬頭看過紫霞仙子一眼,或者,是為了他可憐的面子,也就是所謂的自尊。

其實這自尊從未值錢過。

只是逼得紫霞仙子恨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最後,孫悟空吹了一陣風,眾人都蒙住了眼睛,並且上身夕陽武士,走過去將紫霞仙子抱進懷裡,眾人睜開眼睛,兩人已經幸福的親在了抱在了一起。

音樂聲響起:從前現在過去了再不來

紅紅落葉長埋塵土內

開始終結總是沒變改

天邊的你飄泊白雲外

苦海翻起愛恨

在世間難逃避命運

相親竟不可接近

或我應該相信是緣份

情人別後永遠再不來。

夕陽武士下定決心:我這輩子都不會走,我愛你。

夕陽武士的故事結局完美。

夕陽武士為何不親,在我看來的理解是,為了面子。

而我現在和謝丹陽如此僵持,說白了,也是面子,不過我決不妥協,我不會向她妥協,哪怕罵我也是為了可憐的自尊。

我為何要向她妥協,對女朋友好或者不好,只是一種態度而不是一種義務。

況且她並未成為我真正的女朋友。

我為何要向她妥協?哪怕她平時對我再好,但是涉及到原則,我絕不會妥協。

僵持了估計有十多分鐘了。

我嘆口氣,算了,我走吧。

我往前走。

還是謝丹陽妥協了,她上來,抱住了我,從身後。

這樣的擁抱方式,讓人感覺很溫暖,美女從身後抱住自己,當然溫暖。

在感情中,死要面子固然是一件可悲的事,但是,我認為,在男女關係中,誰更狠更捨得,更無所謂,就佔據了更多的優勢。

我和謝丹陽,從這一刻開始,我覺得,我們算是真的邁到了感情的這一關。

夏拉也曾這麼拉下臉來拉過我。

而謝丹陽,竟然也會如此。

女人是不是都一樣,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我不會去投入,不會太期待,也就不會怕失去,不會失望。

我轉過身子,看著她,謝丹陽微微抬起眼睛,她其實是一個很漂亮的大美女,身材很有料,我真的搞不懂她為何跟了徐男這麼一個女人那麼多年在一起。

她抱著我,來往的路人都側目看著我們。

其中也有的人眼中閃出嫉妒的光芒,呵呵,剛才那個女服務員罵的真好啊,我是癩蛤蟆啊,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對,癩蛤蟆的確是吃到了天鵝肉,這個癩蛤蟆,完全是因為拜進了一個全是女人的環境所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