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64章 還想去邂逅

第264章 還想去邂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送許思念出去大門的路上,許思念對我說:「謝謝你。」

我笑了笑,說:「這是我的本職工作。」

許思念說:「整個監獄,我只看到你一個男的。」

我說:「是啊,因為我是特殊職業,特殊身份,以前有過不少女的來做這個職位,都受不了壓力,面對這麼多的精神病人,受不了,都走了。」

許思念微微一笑說:「那你豈不是很幸福。」

我說:「哪個幸?豎心旁的?」

許思念說:「都可以。」

我笑著說:「你可是白衣天使啊,怎麼思想那麼不純正啊。」

許思念說:「是嗎?」

許思念給我的感覺,落落大方,優雅自然,也許那些醫院的人看慣了生死,什麼時候表現得都是特別的淡然。

我問她:「你這麼年紀輕輕,就成了開刀的主治醫師了啊?」

許思念說:「不是,我只是助手,我的資歷還沒到。」

我說:「不錯不錯,你很有發展的前途。」

許思念說:「你也是啊。」

我說:「好了我們就不要再互相吹捧了,哈哈,聽起來感覺怪怪的,我就送你到這裡了。你有開車來嗎?」

許思念停下,說:「開車來的,謝謝你。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我說:「那哪好意思啊,我請你吧。」

許思念對我招招手,進了檢查的小屋裡檢查一番出去了。

如果讓我用一詞來形容許思念,就是優雅。

晚上,我送錢去給麗麗。

原本說這錢該是謝丹陽出的,不過沒事了,看在她對我那麼好的份上,我替她出也沒什麼。

到了沙鎮上,給麗麗打了一個電話。

然後兩人上車,去后街那邊吃東西。

麗麗問我說:「為什麼總喜歡去后街。」

我當然不能說自己怕被那群黑衣幫認出來的原因。

錢進昨晚請去劫持黃文正的,還是這群黑衣幫。

我說:「我喜歡后街的好吃的。」

到了后街,找了一家小飯館,點了幾個菜。

我還要了幾瓶啤酒,我端起杯子,敬酒麗麗:「辛苦你了。」

麗麗說:「不辛苦呀。」

幹了這杯酒。

我邊吃邊問麗麗:「你這麼會演戲,這麼厲害,我想問啊,你幹嘛不直接找一個金龜婿,釣一個有錢的男人,然後嫁了做個有錢人家的女主得了。」

麗麗說:「男人都不是傻瓜。哪有那麼簡單,比如你,很有錢,看上了我,難道你以後要結婚不會查我過去身份嗎?還有呀,哪有哪個男人隨隨便便就給女人錢花的。就算給,能給多少呢?願意拿錢給女人的男人,能有幾個。就算給,對女人很快厭倦的,特別多,很多姐妹跟的男人都這樣,靠的,還是只能自己。」

我說:「這倒也是。」

麗麗說:「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這樣的人,可我的確是沒什麼本事。」

我急忙說:「不會不不,你誤會了,我只是想你也過得好一點啊。」

麗麗低了低頭,拿出手機,翻出一條她自己微信上發的給我看:女人,一輩子有四次改變命運的機會。一次是含著金鑰匙出生,一次是讀個好學校找個好工作,一次是嫁個有錢人家,如果以上三次機會你都沒有了,那你還有唯一的一次機會,就是靠自己創造一切。沒有公主命,那就必須自己奮鬥。

呵呵笑了笑。

麗麗說:「你笑什麼,是不是覺得,我這行業,就不是奮鬥了。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們這個行業。可我靠的也是自己。」

我聽了心裡不知啥滋味,人家有著這個條件,去做模特啊,你這算什麼,出賣自己身體,出賣靈魂,沒有了骨氣,沒有了脊梁骨,沒有了靈魂,沒有了臉皮,還說什麼靠自己,奮鬥。

太胡扯了。

不過我也深知,麗麗這樣的能為錢出賣自己的人,就能出賣任何人,包括我。

所以我和她,最多只能是利用的關係,不可能再深入了。

假如我讓她知道我的身份,假如有一天她對我沒有那種感覺了,說白了就是不喜歡我了,任何一個人給她一筆可觀的錢,讓她出賣我,我堅信,她馬上選擇金錢拋棄我。

我拿出一個封包給了麗麗,說:「這是你應得的報酬。」

麗麗也不客氣,接了過去:「謝謝。」

吃完後,兩人喝著飲料,麗麗問我:「吃完你去哪,要回去了嗎?」

我說:「怎麼,你想約我幹壞事嗎?」

麗麗笑著說:「誰要約你幹壞事了啊。」

我說:「你看你臉蛋,喝了幾杯酒,紅潤得很啊。」

麗麗說:「漂亮嗎?」

我說:「不知道漂亮不漂亮,我只知道看起來很欠那個。」

麗麗問:「哪個?」

我嘻嘻笑了起來,麗麗臉更紅了:「你壞。」

我說:「今晚還要上班嗎?」

麗麗說:「上呀。不然你養我呀?」

我說:「我可養不起你。我還想找人養。」

麗麗突然冒出一句:「那我養你啊。」

我呵呵笑了起來:「開玩笑的嗎?」

麗麗說:「你願意?」

我說:「當然不願意,我不會出賣自己身體。」

麗麗臉色一下不好,說:「嗯。」

我問:「對了,有沒有打聽到什麼呢?」

麗麗說:「沒有。」

我說:「行,那走吧。」

麗麗掏出錢包要買單,我過去搶著買了單:「你都那麼辛苦了,怎麼好意思讓你買單呢。」

麗麗嘟了嘟嘴,說:「你就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