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67章 女人怎麼都那麼厲害

第267章 女人怎麼都那麼厲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誰知掏出手機一看,給我打電話的卻是麗麗。

麗麗這時候找我有什麼事?

我接了電話,麗麗問我在哪。

我說我在外面一個人遊盪,找我何事。

麗麗說:「我想找你聊聊天。想見見你。」

我問她:「今晚沒上班嗎。」

麗麗說:「酒店今晚突然被突擊檢查,姐妹幸好提前得到通知,全都沒去上班。現在沒能開業了。也許可能被查封了。」

我大吃一驚。

怪不得彩姐今晚憔悴如此。

我忙說:「那你現在出來吧。我們找個地方聊聊。」

麗麗說:「是我想你了。」

我說:「行行行,我也想你了。你來吧。」

麗麗說:「真的想我嗎?」

我說:「很想,想得不得了,想抱你了。」

麗麗說:「嗯,那我過去,你在哪裡。」

我想到了隔壁那條街,有幾家不錯的便捷酒店,我給她發了地址過去。

然後到了那裡,我等了一下子,抽了兩顆煙,她沒到。

有點餓,乾脆找了一個夜宵攤,坐下來,點了炒粉,田螺,幾瓶啤酒,邊喝邊等。

喝了一瓶後,麗麗才姍姍來遲。

而且還打了幾個電話才找到的我。

她剛到,我就罵著說:「我說了路對面有個大超市,你瞎了眼啊。」

麗麗也不高興了,坐下後,拉長著臉:「我都沒吃飯,往這裡過來,找不到只能給你電話,你還罵我。」

我說:「你那麼蠢我不罵你留著你幹嘛。下次不懂你就手機導航。」

她說:「我不會導航。」

我問:「你會喝酒嗎,會吃飯嗎?會走路嗎,會去死嗎。」

麗麗嘟著嘴:「你就不能說點好話。」

我問她:「吃點什麼。」

她自己拿了菜單過來看,說:「我請你吃吧今晚的夜宵。」

我說:「恭敬不如從命。」

她也點了炒粉,還有兩個小菜。

喝了幾口後,我問她:「怎麼了,不上班?剛才你說你們酒店被查封,怎麼回事?」

麗麗說:「我們還沒去上班,在七點鐘就收到值班經理們的消息,說今晚休息。結果在八點多的時候,好多警察好多車子,包圍了酒店,還有各個路口,小巷子什麼的有好幾百人,密密麻麻的,圍的很多。那些人,都戴著頭盔,帶著電棍,槍,那個玻璃的什麼,就這樣的。」

麗麗比劃著,我說:「盾牌。」

麗麗忙說:「嗯嗯是盾牌。三十多輛車。因為我們事先得到休息的消息,沒有被抓到什麼,可是後面消防的也來了,說我們酒店消防不過關,勒令停業整頓。」

我說:「難道要掃你們了。」

麗麗說:「可是對面的雲天閣,很多家,那些鎮上沒有一家停著的,等這些人一走,他們就開業了。」

我想了想說:「難道說,你們酒店被人舉報了?」

麗麗說:「姐妹們都說,是雲天閣聯合各家酒店的老闆,因為眼紅我們,所以聯合起來,在背後找人,要對付我們的夢柔酒店。」

怪不得,剛才彩姐如此的憔悴,一下子被鎮上那麼多個酒店的老闆聯合起來整,還被整得停業整頓了,她不煩惱才怪。

我問:「那麼,整頓消防要多久?」

麗麗說:「這個他們沒有說。很多姐妹都說等,不走。彩姐對我們那麼好,我們不能一下子就走了。要等一段時間。」

所謂的消防不過關,也不過個借口而已,總之,有人想叫你關門,你就得關門。

我呵呵了一聲,說:「看來你們酒店是挺麻煩的了。那你打算怎麼辦?」

麗麗說:「我也和姐妹們一起啊,先等等看吧。如果實在不行,再想別的。」

麗麗說的所謂別的,就是跳槽了。

像她這樣的條件,跳去別的酒店,不會是什麼難事。

不過這個彩姐,能量大到讓這群人,酒店都停業了錢都拿不到了還死心塌地留著,果然厲害。

我問麗麗:「那麼,有沒有聽說,什麼時候才整頓完。」

麗麗搖搖頭說:「我哪會知道這些。」

我又問:「那麼,你們的老闆們呢?」

麗麗說:「老闆啊,沒有一個露臉的,都是值班經理在。」

也對,這種被抓的被檢查的關鍵時候,有哪個傻子老闆會跳出去啊。識相的,都該默默在幕後,走關係,做工作。

麗麗又說:「如果我是老闆,我也躲起來了。」

說著,她拿出一根細細的煙點了抽起來。

她本身穿著就少,很多人都往這邊看,再加上叼著一根煙,這都成了什麼樣。

我說:「跟我在一起,就別抽煙。」

她看來心情也不太美麗,馬上回嘴:「就抽一根也不行。我穿什麼你都要說一下。」

我瞪著她:「你剛才是在凶我嗎?」

麗麗說:「我哪敢。」

看著她還不把煙丟掉,我聽見手機有信息來了,我打算再給她一次機會:「你丟不丟煙。」

她沒說話。

她沉默。

她還抽了一口。

我看著手機,夏拉發了一條信息來:你在做什麼,我在忙著加班。

我回復:哦。

夏拉馬上回復:你在外面?我們一起吃宵夜。

我回復:再說。

夏拉說:我去找你你在哪裡。

我抬起頭看著麗麗說:「你給我滾。」

麗麗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然後看著我的眼睛,她有點害怕,急忙丟掉了煙頭,撒嬌的說:「不要生氣嘛好不好。我丟了。」

我說:「我他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