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70章 都是命苦的孩子

第270章 都是命苦的孩子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出去後,我去了麗麗開好的房那邊,在后街那邊。

沒想到。

當我下了的士,後面有三雙眼睛一直在盯著我了。

麗麗在開好的酒店樓下等我,挎著一個小包。

當我過去後,她攙著了我的手。

我看著她,還好她沒穿著那麼露。

麗麗捋了捋頭髮問我:「你看什麼呀?」

我說:「還好你穿著還像個良家婦女,不然我是實在不想和你出來。」

麗麗說:「那我都習慣那樣了。」

我說:「你不能改了?又不是上班。」

麗麗不說話。

兩人坐下來一個夜宵店,一邊吃一邊聊,隨便東拉西扯。

我問她:「你們酒店到底怎麼樣了。」

麗麗說:「聽姐妹們說,老闆娘正在努力中。」

我問:「努力什麼。」

麗麗說:「走關係。」

我沒說什麼。

正吃著,三個人走過來,同時的坐在了我們桌。

我一抬頭,靠。

安百井,金慧彬,林小玲。

怎麼,那麼巧?

我突然忘了,這裡離x校,不遠。

而且我還忘了,他們還沒拿到證,當然有些我也沒拿到,不過我都懶得來了。

安百井笑著說:「真巧啊帆哥。」

帆你大爺哥啊。

林小玲更是一臉不高興看著我們。

我急忙叫老闆上杯子上啤酒,叫點菜。

安百井問我道:「帆哥,這是,嫂子?」

麗麗只是看著我。

我說:「朋友。剛好遇見。」

安百井唯恐天下不亂:「看起來不像啊,朋友有這麼剛才走路勾肩搭背的。」

我說:「媽的你小子早就跟著我了。」

他說:「不是我不想早點出來,而是,某個人說想看看你到底在幹嘛,這段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的。」

我問:「誰啊。」

林小玲突然開口:「我們也只是想問候你一下,你不來上課,失蹤得連人影都沒有。」

我呵呵說:「工作繁忙嘛,諒解諒解。」

我給他們倒酒。

我只想早點把麗麗一起拉走,麗麗對我來說,本就上不得檯面,那會損了我的名聲,而且麗麗我還需要藏著掖著,叫她幫我辦事。

我說:「吃什麼隨便點!今晚我請客,真是巧啊!」

然後我把菜單扔給他們看。

接著我假裝上衛生間,然後上衛生間的時候給麗麗打電話,麗麗一看是我電話,往後看了看,然後急忙站起來走過來。

我一把拉到角落,然後說:「那幾個傢伙,以前我打過他們,他們要報復,我們快點走!」

本來還想去買單,但是看到老闆還在那邊收錢,我出去買單就跑了鐵定被安百井他們看到了,算了,就這麼溜了吧。

接著,我拉著麗麗溜之大吉。

回到酒店房間後,我喘著氣,坐下來,脫鞋子去洗了腳。

沒想到洗腳後出來看到麗麗在生悶氣。

我問她怎麼了。

她跟我吵架起來,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很上不得檯面。」

我說:「什麼,你在說什麼,那幫人,我揍他們過。」

麗麗說:「你找借口也找個像樣一點的吧。」

我說:「我靠我怎麼找借口了。」

我心虛了,靠,

剛才說我欠他們錢還好,是啊,找借口找這麼個爛借口了。

麗麗說道:「我在你心中,就那麼低賤!」

我心裡火啊。

就這麼一個破女人,也敢跟老子杠上,媽的,可是她和別的女人不一樣,夏拉我可以發火,林小玲我可以發火,可是有一些人我利用到的,卻萬萬不能發火的,例如徐男,朱麗花,謝丹陽,柳智慧這些,里里外外好幫手,例如李姍娜,賀蘭婷,這些,我不能翻臉的,因為她們是我的財神爺啊。

還有這個麗麗,目前在這個撲朔迷離的階段,要搞清楚夢柔酒店的詳細結構,還需要她幫忙。

我只好忍住,憋住心裡一團火,安慰她說:「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好嗎。其實是這樣,我是欠了她們其中一個女的一些錢。大概有十多萬這樣,然後,呵呵。反正那時候自己開店失敗。」

麗麗半信半疑看我問:「真的嗎?」

小蘋果大喊大叫起來,我趕緊掛斷,然後關機。

是安百井那廝打來的。

現在的他們幾個,一定氣死了,不光過來吃殘局不說,還幫我開錢,而原本說好是我請客的,當然他們不會太在乎這些,但我忽悠了他們把他們撂在了那裡就跑了,這太不像個君子所為了。

不過沒辦法,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那種場合,早點逃了是好事。

身邊的一些人脈,就不能讓她們交叉在一起,畢竟這群都是我見不得人的線人。

我覺得我應該以後也要低調一些,萬一讓彩姐看見我和她手下的這個麗麗在一起,還不得弄死了我。

麗麗是鐵了心的和我吵架了,因為這麼久來,她都覺得她只是我的一個工具,一個發泄,一個可利用的工具。

不過這沒什麼,我是給了錢的。

但她心理不平衡的是,她付出了感情,為了我,她付出了她覺得的所謂的愛情,而我卻如此對待她,她連日來對我的不滿今晚通通發泄出來。

她罵我道:「我是什麼?我是你什麼人?你就算不喜歡我不愛我,利用我,也用不著這麼騙我,踐踏我的自尊。」

我看著她這樣,知道說什麼都沒用了,我坐下來,點了一支煙,苦笑。

麗麗看著我不回話,又說:「我以為我碰到了一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