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73章 她在討好我

第273章 她在討好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把電工好好綁著了在床頭,然後解下他皮帶,結結實實綁著他的腿在床尾。

我進去裡面,開水龍頭的水。

拿了一盆水過來,潑在他臉上,他慢慢的醒了過來。

他吃驚的看著我,問道:「你,你是誰。」

我說:「我,我是誰?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什麼。」

他說:「你,你要,你想要我的命!」

他看起來十分害怕我。

畢竟剛才那一下砸的夠狠的。

我轉著手上的匕首說:「是啊,何止想要你的命,還想要你的魂!放心,我不會捅死你,不會勒死你,不會砸死你,我只會,餓死你!話說你找了這個地方真是個好地方,我現在一走,如果三四天的沒人下來,你就是不餓死也渴死了。」

他說道:「你以為你這樣能逃脫法律。」

我說:「這沒關係啊,我說我以為我的女朋友報警了,而且我女朋友也以為我報警了,我們完全可以推脫責任,就算推脫不來,關於這個事,是你綁架我們的,我們完全是自衛。最多,賠個幾萬埋葬費了事。」

他急忙求饒:「你,你放了我!我跟你無冤無仇,你是她男朋友,男朋友。我以後不敢了。」

這電工看著挺虎的,原來是個慫貨,媽的就這樣子的水平,怎麼和人家監區長斗啊。

我說:「你別緊張,我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他問:「你說,什麼,我沒有錢,沒有錢。」

我說:「沒有錢,我知道你有錢,我還知道錢剛打進來沒多久,我還知道,我現在要是把你的行蹤暴露給兩個女人,你就得死!」

電工驚恐的說:「你是她們的人!是她們的人!」

我嘿嘿說道:「你覺得是就是吧。不過呢,我不想要你的命,這對我來說沒有價值。我只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電工眼看自己生命安全有著落,急忙問:「什麼,什麼交易。」

我說:「聽說你手中,有一些錄像資料,挺珍貴的,價值不菲。」

電工驚恐的說:「你是她們的人!」

我說:「你別緊張,我不會要你的命。你告訴我在哪裡,我就放了你。」

電工說:「你是她們的人,你拿到你還放了我嗎!我不相信你!」

我說:「信不信隨便你,我這麼說吧,你最好給了我,然後你該幹嘛幹嘛去,否則,活活餓死在這裡。」

電工看著我,半信半疑。

這傢伙膽子並不是很大,看起來雖凶,但也基本屬於沒什麼大腦那種。

可是,他雖然怕,但是他更怕我是康雪的人,拿到了資料後殺他滅口。

他緊閉著嘴。

看來是不願意說了。

不下點下馬威是不行的。

我拿起匕首狠狠一刀紮下去,假裝要捅他的褲襠。

沒想到,不是沒想到,而是故意捅偏了,扎在了褲襠之前。

電工大喊一聲。

這時候,我聽見夏拉在上面喊:「好了!張帆,可以了!」

我大喊道:「行了,很快就上去!你頂住門,不要讓它關上!」

我惡狠狠問電工:「你要搞清楚,我不是和你開玩笑,就憑著你劫持人質我來解救,完全是出於見義勇為,捅死你我都沒有罪。」

我說著趁勢把匕首往他的腿上割下去,褲子破了,划出了一道口子,口子不是很大,破了皮而已。

電工大汗淋漓,臉色藏青:「不,不!」

我說:「給還是不給!說還是不說!隨你了!」

電工忙說道:「北城區旺角鎮旺角街道旺角賓館旁邊香香瓜子廠對面,330號2棟三樓31房。」

我記不住。

我掏出手機:「再說一次!」

電工又

說了一次,我記了下來。

然後問他:「鑰匙呢!」

電工說道:「在剛才那個女孩子拿走的那堆鑰匙裡面。」

我說:「行。別騙我,騙我你知道什麼下場。」

電工喊道:「先放了我行不行!我再也不敢了!」

我說:「你要是不騙我,我會放了你,你要是騙我,你就餓死在這裡!」

我從他身上搜出手機。

這手機帶著挺危險的,保不準已經被康雪給追蹤了,恰好在這裡沒信號罷了。

如果我帶著,很有可能,就被追蹤了。

電工啊電工,你這級別的,完全和人家不是一個檔次的,你怎麼和別人斗啊。

人家有計謀,有陰謀,有城府,有計劃,有幫手,有人手,有科技,有水平,有手段,你呢,想要靠蠻力,也許會成功,暫時的成功。

但我相信,就算他劫持了夏拉,他很大幾率也是會被找到,而下場,還是死。

我把手機的電池扣下,然後帶著手機電池。

我要出去的時候,我威脅說:「如果是假的!你就活活餓死在這裡!」

電工苦著臉:「我是什麼都要死,你要到了那個,你還不是要我死。」

我說:「哦,那敢情這麼說,你是騙我的了這地址?」

電工忙說:「不是不是。」

我說:「行,你等著。」

我把窗帘布割了一塊,塞進了他嘴裡,然後檢查了一下,確保他不能掙脫。

接著,我出了門,關上這破門,然後走上去。

夏拉頂著門,見我上來,拉了我一把。

我兩出去外面後,這個自動門自動關上了。

夏拉向後面看了一眼,氣呼呼說:「我先給表姐打電話,然後問她要不要報警,抓起這個人。」

我忙阻止了她:「不急。」

夏拉奇怪:「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