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75章 拯救更多善良的人

第275章 拯救更多善良的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收起了硬碟,而且那些硬碟還是原始的監控專門用的那些,裝了一個大袋子,電工啊電工,你就不懂得弄到小u盤裡面去啊。

在裝著袋子的時候,我看到民宅下面的外面的門開了,一些熟悉的身影進來。

我艹。

短寸頭,黑色衣服。

一個個看起來很乾練健壯。

黑衣幫。

十有**就是找到了電工所在的位置。

他媽的這也太快了,還好我搶先了一步,最好的是,還好沒有剛好碰見他們,不管是我先來還是他們先來,萬一一起在這裡碰面,bei幹掉的,也許就是我了。

我趕緊的裝好後,整理好房間,然後出了外面輕輕反鎖上了門。

趕緊跑下去二樓下面,找了一個位置躲起來。

接著,我聽見腳步聲上去了。

我原本想著說他們上去我就馬上溜之大吉。

可是我又怕他們剛好看見我提著一個袋子出去大門外的身影,那樣還不是害死自己。

而我偷偷往下看的時候。

才發現,黑衣幫真不是一般小混混能及得上。

他們留了一個人在看著下面的門,警惕的盯梢。

幸好啊沒有直接跑下去。

可是,這麼呆著,對我的形勢很不利。

我馬上看著二樓走廊的那一頭,那一頭好像連著另外那一棟,我貓著腰,輕輕走到了盡頭。

果然是連著另外一棟的。

過去了那一棟,然後從那邊下了樓。

出了大門,我轉個轉角去了大路外,打了一個摩的,飛奔回去沙鎮青年旅社。

先把這些玩意放了再說。

媽的摩的回去小鎮的路上,我的小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

嚇死人了。

玩這些東西,真是豁出命來玩的,似乎是刺激,可如果一旦有點錯失,可把命都搭上去。

可我想的另外一個是,媽的,這幫人怎麼來得如此之快,難道他們找到了在地下室的電工?

這,有點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

如果真的發現那個電工在下面那裡,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出去抓電工說藏視頻資料的地方呢。

那麼,他們應該是以另外一種方式,找到了電工的藏身之所。

至於是什麼辦法,我就不曉得了,我只知道的是,黑衣幫很厲害,很神通廣大。

加上康雪這幾個人的頭腦,和一些手段科技,只要電工和他們聯繫,找到電工藏身之地,不難。

我想,如果我放走了電工,他還敢去問康雪要餘下的錢,那麼,他死定了。

我一定要嚇走電工,不然,他那個智商和頭腦,定然白白送命。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放好了視頻資料,先不管電工,先拿出一份視頻看,果然如他們所說,裡面確確實實記錄的,是康雪和監區長的一段對話。

我如獲珍寶,馬上上傳一份到郵箱發給賀蘭婷。

接著,把這一切都弄好後,我趕緊的去北城旺角。

到了旺角,開門進那民宅,然後開了地下室的門。

走到最下邊。

好在。

電工還在,還是被捆著。

還是保持我走之前的那樣子,他看到了我,嘴裡嗚嗚的叫著不停,眼裡冒著恐懼的光芒。

他是怕我回來殺人滅口了。

我查看了一下,看來他也不老實啊,明顯的後面有他努力想要摩擦把繩子弄斷的痕迹,居然想逃跑,想得真美啊。

我說:「視頻我都弄到了。」

然後我把他的嘴裡的那塊堵塞他嘴的窗帘布弄掉。

他哀求我道:「求你,放了我吧,所有的視頻都給你了,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嘿嘿笑了一下,看著他:「沒想到你膽子那麼小,是被差點打死過一次後,嚇怕了吧。」

他繼續哀求我:「求你了放了我!我卡里那些錢,我都還給你們。」

果然,康雪她們給他打了一些錢,那是康雪她們計劃的一部分。

這傢伙不知道,如果今晚他不出來劫持夏拉的話,也許剛好就被黑衣幫堵著弄死了。

幸好他遇到了我,否則他要是回去,也是被蹲守的黑衣幫給整死。

我說:「錢我不需要,我只告訴你,我們老闆娘說了,看在你合作份上,放你一次。如果你還敢出現,讓我們見到,那麼,下場是什麼,你很清楚了。」

他看到了希望,聽到了我這麼說,知道有了希望,趕緊說:「是啊是啊我都給了你們資料視頻,求你們放了我,我再也不敢出現在這裡了,我一定滾的遠遠的,不在出來礙眼。」

我說:「你礙眼也沒有什麼,解決你也只是遲早的問題罷了。你知道我們為什麼知道你在哪裡?」

在他心中,把我看成了康雪的人,那些殺手集團的成員之一。

他搖著頭,表示不知道。

我說:「我們人多,又可以追蹤你,你就是跑到哪裡,都能找到你。這次老闆娘心情好,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還敢留在這裡,或者還想來找茬,那麼,你就是死路一條!」

電工哭喪著臉:「我不敢了真不敢了,求你放了我吧!」

我是在解救他啊,就他這樣的,還敢在康雪面前出現,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條。

我把綁著凳子上的那繩子割開,然後沒有割開他手上綁著的繩子和皮帶綁著的,我說:「自己用手解開吧,記住了,別再出現,否則就是死!」

他雞啄米一般點著頭:「謝謝大姐們大人有大量,你們大人有大量,我再也不敢冒犯了。」

在匕首面前,他甚至想跪下磕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