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79章 讓我最為悸動的女神

第279章 讓我最為悸動的女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誰讓我心動。

以前能讓我心動的女人很多,只要漂亮的就心動了。

但是只有這個,賀蘭婷,才是讓我最為悸動。

賀蘭婷察覺到了我這樣,微微抬起眼,問我道:「你看什麼看?」

我說:「表姐漂亮,我喜歡看。」

賀蘭婷拿著一包餐巾紙砸向我:「閉上你那張到處騙小女孩的臭嘴!」

我一閃開,說:「我怎麼騙小女孩了,我是好人。就算我和女人們混到一塊,一個是為了監獄工作需要,一個是為了替你幹活間諜需要,你還說呢,我為此還付出了我寶貴的貞操。」

賀蘭婷再次提醒我:「閉嘴。」

我閉嘴了。

好,我吃。

賀蘭婷問道:「那個電工怎麼樣了。」

我說:「逃了,那傢伙也是個膽小鬼,面對夏拉,康雪或者監區長這幾個,可能有點膽子,但是一看到康雪找人,他就嚇傻了。現在被我這麼一嚇,加上他自己弄了一筆錢,還不趕緊逃啊。」

賀蘭婷說:「你讓他逃幹什麼,你為什麼不先跟我彙報申請。」

我奇怪的問:「不讓他逃?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留著他,將來做證人,告翻她們?聰明啊表姐,你這點我還沒想到。」

誰知她卻說:「我的意思是,讓他被她們弄走,甚至殺死,你呢,拍下來,將來用這個視頻,才能更快的整死她們。」

我臉色為之一變:「表姐,你這也太狠了吧!」

我自己都感到不寒而慄,媽的哪有這樣的,人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就算不救得了他,也不能這麼整死他吧。

是,賀蘭婷說的沒錯,如果能拍下來康雪帶著黑衣幫去弄死電工,我們手上多了一份更快整死康雪的證據材料,可是這樣子一來,死了一個電工。

就算那個電工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這樣子做,良心過得去嗎。

我看著賀蘭婷,一下子沒了胃口,說:「你怎麼可以那麼殘忍。」

賀蘭婷盯了我,有好幾秒,說:「你以為那個電工是好人?」

我說:「就算不是好人,我們也不能這麼干。這樣還有人性嗎。」

賀蘭婷說:「那個電工在他第一任妻子快臨盆的時候,堅決要求妻子墮胎離婚,然後另取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兒,第一ren妻子不肯,他用腳把妻子踹到流產,他的老母親阻止他,他差點沒打死他的母親和他的妻子。後來救了回來,也離婚了,他家人都不要了,和有錢人家的女兒結婚,之後,騙了岳父上百萬,說去投資,結果輸光了,還包養了小三,東窗事發,被她們家人趕出家門被迫離婚。離婚後靠關係,進了電力部門工作,為了和監區長混在一起,不惜借債累累,這麼多年的巨債,都是他的老母親撿垃圾來還債。他算是還有一點良心,看到自己老母親那麼苦,在逃過了這一劫後,想逼迫監區長要一筆巨款,帶著老母親遠走高飛。這樣的人渣,留在世上,除了害人,有什麼用?」

我聽完後,是覺得這人挺天殺的。

我說:「是該死。可是我們沒有剝奪別人生命的資格。」

賀蘭婷說:「留著這樣的人在世上,只會害死更多的人,我們的監獄,不是慈善機構,不是養老院,是改造惡人的地方,有些人無法改造,他們就該滅絕,留在世上終是

禍害。古代的明君用來控制臣下的,不過是兩種權柄罷了。就是刑和德。什麼叫刑、德?殺戮叫做刑,獎賞叫做德。既然德感化不了的惡人,留在世上,何用?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被害的對象是你的家人,你還會想留著他?借著她們的手,除掉了這個惡人,然後我們拿著證據,除掉一幫更大的禍害,這樣子,不好?」

聽賀蘭婷這麼一說,我覺得,是有點在理。

我說:「或許,你說的都是對的吧,不過我之前也不知道那個電工那麼該死啊。再說了,我自己腦子也沒你腦子好用,還說什麼申請彙報,都那個時候了,我怎麼申請彙報,就算我想得到那麼一條毒計,我那時候情急之下,也實在想不到這麼一手了。」

賀蘭婷說:「算了,現在人都放走了,說這些廢話沒用。」

我問道:「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憑著那捲視頻,去搞死康雪她們。」

賀蘭婷說道:「你真是天真。就算拍到她們說話,沒有查到她們真正做這些事情的證據,能搞死她們嗎?」

我說:「靠!你又不早說!你早說的話,我就不那麼拚命去拿這玩意了!」

賀蘭婷說:「這個還是挺有用的,將來收集夠了證據,這些都能成為呈堂證供。你辛苦了。」

我喝了一口酒:「總算說了一句好聽的話。這酒挺好喝的。」

賀蘭婷說:「比上次那瓶好喝,比上次那瓶貴了一倍。」

頓時,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臉色為之一變。

貴了一倍。

這麼說,我今天帶的錢都只夠付這瓶酒錢了。

賀蘭婷看著我變色的臉,問:「怎麼,心疼了,不捨得了。」

我搖著頭,說不出話了。

賀蘭婷說:「心疼就說,沒關係。」

我說:「說有什麼用,以你的性格,我越說,你越點更貴的,我說挺好挺好,你可能還為我著想點便宜一點的。」

賀蘭婷說道:「在你的印象中,我這個人真是差勁得很啊。」

我說:「是,某些方面的確差勁,差的一塌糊塗。我告訴你,我今天帶的錢,可能不夠。」

賀蘭婷說:「沒關係,我可以借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