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85章 令人陶醉的魅力

第285章 令人陶醉的魅力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自然的,向著冰冰的人佔了更多數,但是薛明媚之前就對不少女犯們有過恩,兩邊幹起來,看架不幫的佔了大多數,例如丁靈。

真正幫忙的佔了少數,還好,要不然整個監區,不,光說是監區一半女犯打起來,我們就夠麻煩了。

我看著薛明媚,然後對冰冰說道:「你先回去吧。沒事了。」

薛明媚目送冰冰走後,轉頭過來,看我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溫柔。

我說:「坐吧。」

薛明媚徐徐坐下,坐在辦公桌面前,說:「你現在升了隊長了,恭喜你張警官。」

我說:「謝謝你。傷完全好了嗎?」

薛明媚說:「沒。也不想在醫院待著,就申請早點回來了。」

我沉吟一下,說:「你應該徹底養好傷才回來的。」

薛明媚說道:「你又不去看我,我多麼多麼的寂寞。」

我假裝咳了一下,說:「外面有人吶。別說這些。」

薛明媚對我笑了一下,撫媚至極,說:「我都不怕,你怕什麼,你是她們的領導。」

我說:「你個沙比,原本我是個男的,能和你們接觸,管理你們,領導對我的權力下放已經夠大的了。再說了,我上來這個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眼紅,還沒有哪個男的開這個先河,紅眼病的人那麼多,要是人家查到我和你有什麼的話,我不被廢出去。」

薛明媚說:「出去了倒是好,也省得我替你擔心。」

我說:「你擔心什麼你。」

薛明媚說道:「你會被一些人玩死。」

她還是在警告我。

我輕輕問道:「其實你有很多這些所謂要玩我的人犯罪的把柄或者知道什麼內幕的事是吧,告訴我唄。」

薛明媚嚴肅了起來,說:「那要害死你。」

我說:「得得得,每次都這樣,談點正經的行吧,我跟你說,那長得像冰冰的剛才的那個,是個不錯的人,值得交往,別和人家鬧。」

誰知薛明媚一聽,說道:「不錯?是長得不錯,還是跟你相處得不錯。」

我說:「你說什麼呢你,我沒和她相處。」

薛明媚說:「是嗎,那為什麼替她說話?丁靈妹子,你都動了,何況那麼美貌的長得像明星的姑娘,你會放棄嗎?」

我說:「行了薛明媚,我現在跟你就事論事好吧。」

薛明媚反問我:「張警官,張隊長,你說,就事論事,你讓她先回去,留下了我,既不談風月,也不談過往,那麼,你是覺得我有錯了?」

我心裡確實是有這麼想的,但是嘴上不能說,我說:「其實我是把你當成自己人,所以,別跟她鬧就是了。你比較和我方便溝通。」

薛明媚站了起來,風情萬種扭著腰肢走過來,說:「自己人?方便溝通。那麼張隊長,你想跟我怎麼溝通?」

我急忙示意她坐回去:「說了外面有人,人看到不好。」

薛明媚俯身下來,在我脖子上親了一下,然後輕輕在我耳邊吹氣:「那你是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那個女的。」

我推開薛

明媚,說:「哎我都說了我和她沒什麼,你別老是這樣行吧。我實話和你說,這事情,領導讓我來過問,就是警告你們不要鬧下去,剛好沒鬧出什麼事。如果再鬧,換了別人來查,你覺得你會怎麼樣?媽的,還說好好改造,這就是好好改造?回來不到三天,就聚眾群毆了!」

薛明媚坐回去,說:「那你是覺得我錯的了。」

我說:「鬧事就是錯的,好好改造,早日出去,日子還很長薛明媚。別鬧。」

我是跟她語重心長的說話,她卻不想和我好好說話,看來,她還是想用她的方式來解決監室里的問題。

無論是監室,還是監區,基本都一樣,只有一個老大,這是必須的。

薛明媚,是想著和冰冰爭老大了。

如果真要打起來,唉,他媽的不止是她難辦,我也難辦,萬一真的鬥起來,到時候出了事,需要背黑鍋的,我生怕,就是我。

因為我是第一個被推來處理解決這個事的,解決不成,反而讓她們更大的打了起來,那不要害死我嗎!

我說:「薛明媚,你知道我好不容易當上隊長,我現在是受領導的吩咐指示來處理這件事,調解你和她的糾紛,如果你們真的還有下次,那麼,背黑鍋的人,就是我了。麻煩你看在我的份上,高抬貴手可以嗎。」

薛明媚認真的說:「我說過,我早就希望你早點離開,無論這裡有多少錢,有多少女人,都不值得你停留。將來,你要付出的代價,是一生,甚至是你的命,你後悔都來不及。」

看來我和她是無法溝通下去了。

我說:「行!你就擺明了跟我對著幹了是吧。」

薛明媚微笑著說:「張隊長,我是喜歡和你干,對著干也行,側著干也行,躺著也行,站著也行。」

我氣消了一大半,真是拿她沒有辦法。

我說:「你的思想,真的是,讓我很無語。」

薛明媚說:「我也沒說什麼啊。」

是,光從字面意思來解釋,她說的這話,沒什麼不對的,可是,想歪的自己想歪,這就是薛明媚的厲害之處。

我說:「行了,我今天也就說到這裡,反正我勸你,好好改造,不要惹是生非,到時候蹲號子,延長刑期,將來受苦的還不是你自己。」

薛明媚揚起臉,看了看外面的陽光明媚,轉頭問我道:「如果你走了,如果這輩子我們不能再有相見的機會,你是否還會記得我?」

她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