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87章 幫你解決問題

第287章 幫你解決問題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柳智慧悠悠的說:「可以說得詳細一點嗎?」

我就把詳細的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也說了我以為憑著我自己和她們的交情,她們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結果卻是這樣子。

柳智慧說道:「解鈴還須繫鈴人,薛明媚,我很早就聽過她的事。薛明媚,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你要做一個合格的心理學輔導師,更要學會透過現象看本質。」

我喃喃自語:「透過現象看本質?你是說,薛明媚,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薛明媚這麼野蠻不講理的干,完全是因為她有其他想法,想要實現她自己的某些計劃想法?」

柳智慧看向我,美目半閉,然後微微睜開,說:「這要你自己去查,去問,我也不會知道。」

我愣了一下,柳智慧說的是啊,她如果不這麼說,我還沒往其他的想,平時,薛明媚就是一個比較大方,大氣的人,否則她身邊不會圍了那麼多人,你看,丁靈她們受欺負,她都是跳起來第一個反抗駱春芳的,哪怕是沒有幫手的情況下。

而她這麼一個人,又怎麼會去欺負別人呢,又怎麼如此不講理,在冰冰的再san退讓之下還得寸進尺步步緊逼,一定要折騰掉對方為止,這也太不像薛明媚的風格了。

剛才冰冰和我這麼一說,我憤怒了激動了,大腦就沒理性的去思考,薛明媚是怎麼樣的人,我比很多人都應該了解,薛明媚,如果不會有苦衷,不會這麼對冰冰斬盡殺絕,況且冰冰也是個好人,再說了也不可能只是為了安排做清潔這麼點破事和別人干架吧。

據我所知,薛明媚之前做監室長,雖然不太做清潔工作,但是身邊人只要有什麼,她都很樂意幫忙,哪怕是照顧陌生的生病的女犯。

她這樣的人,會因為這麼點事情和別人干架?

我問柳智慧說:「你的意思說,薛明媚是有苦衷的?」

柳智慧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認為,她不會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大動干戈,讓那麼多人陪著她犯了監獄規章制度,打群架。她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也知道處罰結果很嚴重。她是一個善良的人。」

我說:「你又怎麼知道她是個善良的人?」

柳智慧又看著我,說:「直覺。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還有對她平時做事的判斷。」

我點點頭,說:「也許你說的是,但是人心隔肚皮,說不準人家這次真的有什麼企圖也不一定。」

柳智慧說:「這要你自己去查了。可你和她有說不得的關係,她難道不會告訴你她這麼做的真實原因嗎。」

我坐在了放風場的長凳上,說:「這樣都被你看得出來了,你怎麼那麼厲害,你怎麼看得出來的?」

柳智慧也坐了下來,說:「你的眼神,動作,微表情,當你提到她的名字,讓我知道了,她和你,有很深刻的交往。我指的什麼程度的交往,你知道的。」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真是什麼都瞞不住你啊。是啊,我的確和她有過很深刻的交往,救過她,她也和我發生了一些說不得的關係。然後呢,我以為憑著這樣子的關係和交情,她應該會聽我的,結果她不聽我的就算了,還

一直說一定要打架。我說,我剛當上隊長,領導派我來調解,將來若是還是出事,那麼,背黑鍋的會是我,結果她卻說,正好,你被處分離開了這個地方更好。」

我看看柳智慧。

聰明的柳智慧說:「她不喜歡你在這裡,她喜歡你,她為你著想,她,想你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怕你留在這裡,會給自己帶來災難。」

她說這話,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我盯著柳智慧,說:「你又沒見過薛明媚,你怎麼知道她心裡想什麼!」

我是在吃驚。

柳智慧也看著我,說:「因為,我也這麼想,你這麼傻這麼善良的人,留在這裡,遲早會給自己招來災難。」

我開她玩笑道:「嘿嘿,你難道也為我著想?你喜歡我?」

柳智慧輕輕笑了一下,說:「盲目的自戀,就成了愚蠢的自大。」

我靠這是在拐彎抹角的罵我呢。

我說:「也別這麼說好吧。好吧我們說重點,話說,在你眼中,我很蠢?你說我傻,其實就是說我蠢,說我傻還算是對得起我了。覺得我不適應這裡,對嗎?」

柳智慧說:「你也不傻,是太善良,善良的人,不適合留在這裡,因為這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太過於心軟,善良的人不配在戰場上生存。」

我不甘心,也不服氣,我說:「你難道就一定覺得我會在這裡遭到災禍?我一直覺得我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會被人設計陷害?」

柳智慧說:「越聰明的人,往往越認為自己是愚蠢的,說話做事,都會小心翼翼的,看百步,走一步。真正愚蠢的人,總是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那是真正的愚蠢,他們會不看路,直往前闖,到了陷阱裡面還不知道自己身處陷阱。」

她又是拐彎抹角在罵我,說我愚蠢。

但是她說的不無道理。

我問柳智慧:「你覺得,哪些人要致我於死地?哪些人會陷害我?」

柳智慧說道:「我不知道,不談論這些,談論這些我已經得罪很多人。」

她怕談下去,被人知道,會有人對她不滿,招來怨恨。

我嘆氣說:「我來找你,其實是想找你幫我解決問題,現在呢,雖然問題沒得解決,但是我依舊謝謝你。」

她站了起來,不回我的話,繼續做起了運動。

我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