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90章 合適的話可以考慮考慮

第290章 合適的話可以考慮考慮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還以為朱麗花真的就這麼狠心不理我了。

其實我也是像個小孩子,但是對付她們,不這樣也不行,老是讓我貼著老臉上去犯賤,她們反而不珍惜。

可這畢竟不是在追求討好朱麗花,我是實在找她有事。

我也只是在用一點小技巧。

沒想到見她蹲在地上,把打翻在打包塑料袋子里的飯菜撿起來,叫住了我。

走了上來,說:「裡面的摔出來,還沒碰到地上,翻在了袋子裡面。還能吃。」

我說:「怎麼,不是說我有非奸即盜的事情要找你嗎,那你還吃幹什麼。再說了,像我這種非奸即盜的朋友,你交往來幹什麼,害你自己嗎。」

朱麗花撇了撇嘴,說:「諒你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我做了幾個動作:「我怎麼不敢,我這樣這樣,我還想那樣那樣!」

朱麗花又要抬腿。

我趕緊躲開。

她的腿,很有力,踢人很痛,她對我算是手下留情,如果對著要害來,我早就死了不下三回。

兩人找了一個偏僻的,靠近圍牆的,樹下的,石桌椅的地方坐了下來。

打開了塑料袋,然後用一次性筷子整理好飯菜,雖然潑出來了,灑出來了,但是,這樣也不錯。

弄回去了,還是可以吃啊。

她還幫我開了筷子,遞到我手裡。

我接過筷子說:「你以為你這樣子,我就原諒你嗎?我們的關係就能恢復嗎?」

朱麗花吃了幾口,說:「你不餓?」

我說:「餓啊。你也沒吃晚飯啊?」

她說:「沒吃,想等下自己煮麵的。」

我說:「下面給自己吃。」

朱麗花瞪了我一眼:「我跟你,不是朋友,什麼也不是,就是同事。你以後,不要亂喊什麼老公的,人家會誤會。」

我說:「你想找我做老公,是你三輩子修來的福分,如果真的成了你老公,真是光耀門楣,除了對你說恭喜之外,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朱麗花冷冷呵呵了一聲說:「好有福分啊嫁給你,你少臭美,也想得美,我死了都不嫁給你。」

我說:「好,有骨氣,我欣賞!你死了我也不要。火葬場會要。」

朱麗花又吃了幾口,說:「謝謝你請我吃的這頓飯,我先回去了。」

她站了起來,我這才仔細看她,只見她穿了一條白裙。

我靠,白裙子。

有校花的味道。

沒想到,她還有這麼靚麗清純的一面。

我看直了,說:「你竟然穿裙子,你的腿,好像真的很直。」

她說:「神經病。」

說完她轉身就走。

我叫住了她,朱麗花轉身過來:「你就是有事才獻殷勤,對不對?有什麼事,直接說吧,看我想不想幫,能不能幫。」

我訕笑兩聲,說:「的確是有點這麼回事。有一個小小的事情,想要拜託你的幫忙,但是我知道,我在你眼裡,在你心裡,人品不好,非常差。反正吧,你很看不起我,鄙視我。可是有些忙,我還需要你

幫助,而且這一次,沒有你的幫助,我,可能就要完蛋了。」

朱麗花好奇道:「我有那麼大的能耐嗎?」

我說:「一定會幫得到我的。」

朱麗花坐回來,問:「說,什麼事。」

我說:「我不是剛升為隊長嘛,就遇到一個棘手的事情,監區里兩幫女犯互毆,你知道的,你們防暴中隊也收到過緊急通知。然後這兩幫人,在我的調解下,沒有反悔,反而呢,要繼續干架。我很無語。然後我打聽到,其中一個女囚,逼著另一個女囚和另一方打起來,要把這兩方人帶頭的都趕出我們監區,然後這個女囚呢,挺神秘,也有點本事,我不知道她是誰,但是她提到了鄭霞這個名字。」

朱麗花聽得暈暈乎乎的,說:「你到底在說什麼。」

然後,我用了十分鐘的時間,跟她說明白了,當然,我沒有提到過康雪啊這些監獄管理人員是幕後主使,只是說女犯們之間的恩怨。

朱麗花聽明白了,說:「鄭霞,我認識。我去過她家。你怎麼知道找我幫你找她的?」

我說:「徐男和我說的。花姐,拜託了。請你看在我那麼可憐的份上,幫了我這一回。」

朱麗花活該的口氣說道:「正好了你被開除了,以後不要再危害這裡!」

我輕輕在朱麗花耳邊說道:「如果這個是陷阱,有人想要害我,把剛升任的我趕出這裡。你覺得我被別人趕出去後,後面上來的人,或者說是讓那些陰謀的人得逞了,會比我乾淨嗎?會比我狠還是比我善良?」

朱麗花說:「上來就上來,如果我有這個能力,能趕走再趕走,無論是你,還是誰,只要做不幹凈的事,就活該趕盡殺絕!」

我說:「行,照你這麼說,你看著我被弄走了,你安心了?那麼,別的人就比我好了,你舒服了。」

朱麗花還是那樣:「別人我不知道好不好,我只知道你不幹凈。你走了,我燒香還來不及,你在這裡,是很多犯人的噩夢。」

我靠她對我的成見真大,看來是很難弭除了。

我說:「成,那你的意思是,不幫我這個忙了。眼睜睜看著我被弄出監獄了?」

朱麗花說:「我也可以閉上眼睛的。」

這個時候她還會和我說冷笑話,有意思。

其實從她蹲下去撿起地上的打包盒,願意過來和我坐下一起吃飯時,我就可以判斷,她願意幫我的,只是她的口舌固然厲害,心終究是軟的。

我假裝悲哀的表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