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98章 非常錯誤的決定

第298章 非常錯誤的決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撇開自己的被子,踢開了,然後鑽進了朱麗花的被窩中。

接著,我說:「我那個被子好冷,怎麼辦。」

朱麗花說:「那你蓋我的,我去蓋你的。」

她以為我真的冷,她完全沒有想到我的險惡用心。

然後,我說:「可是好冷,能不能抱著我睡。」

朱麗花柔情脈脈的說:「滾。」

我不管她,抱住了她,她說:「我警告你,放手!」

我說:「花姐,你說,我現在辦了你,信不信?」

朱麗花說:「你敢!」

我說:「我還真的敢!」

我說著就跨到了她身上,借著外面的光,看準了然後兩隻手按住她的手,接著就俯下身子去親她的嘴,她死閉著嘴,我照樣親了。

她說:「張帆放開!」

想說放開我的,但是她失策了,沒說完我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嘴,好舒服啊。

她一個膝蓋頂起來,試圖把我頂飛到前面去放倒我。

我早料到這一招,兩隻膝蓋往下一壓壓住她兩條腿。

然後,我想,要把她按得沒力氣反抗了,才能解開她衣服。

朱麗花,你就使勁反抗吧!

然後,她真的反抗,正合我意。

在使勁了幾分鐘後,她被我死死壓著,縱使是一身功夫,也毫無用武之地。

我親了下去。

我以為她已經要妥協了,誰知她張嘴就咬我。

幸好我馬上抽回來,我說:「你今晚反抗我也要,不反抗我也要。大家都那麼累了,你就不要反抗了。」

朱麗花狠狠說:「張帆,我會殺了你!」

我說:「成,讓我要了,你殺就殺。」

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像朱麗花這樣的人,最多就打我一頓,以後就老老實實跟著我了。

我實在太賤了。

不過像這種霸王硬上弓,我還是第一次干。

想當年啊。

我是個好人,好男人,我喜歡的女孩子,她們都誇我,你是個好男人,然後,你呢,應該找到一個更好的女朋友,我不適合你。

我總是被人家發好人卡。

自從我進來這裡後,我深深知道,做好人,有什麼用!

在感情上,做就做壞人,不過像我這樣的,直接用強行的,實在是非常過分,第一不尊重人,第二太折騰,第三可能會被告。

但是我之後跟王達說了這件事之後,王達說,對於那個泡不到的女生,他早就想這麼做了,真是佩服我的勇氣。

是的,我也是超級佩服我自己的勇氣。

當朱麗花被我壓制的沒力氣喊叫沒力氣反抗的時候,我決定,伸手向她的紐扣。

我原本不想打算對她用強的,可是這個女人,只有在配合追她的同時通過暴力去征服她,通過力量去征服她,我看你以後還對我凶。

在解開她第一個扣子後,我用力一扯,靠,她的衣服質量太好,扣子扯都扯不開,只看到胸口白花花的。

就這時,朱麗花的雙手解放了,順勢一伸抓住我的頭髮。

完了。

被抓住頭髮,我知道意味著什麼。

我以為她已經沒了氣力,可當她抓住我頭髮用力一轉身,我整個人就被壓在了身下,然後她左手抓住我頭髮,我兩隻手抓住她的左手,太疼了!

我的頭髮被那麼用力扯,我的頭都起了包。

然後她用右手手肘,是的沒

看錯,是手肘,就要往我的胸口上擊,我喊道:「花姐我錯了!我不敢了不要這樣子我會死的!」

不難想像,讓她幾個肘子下來,我不是重傷也要內傷。

朱麗花在這麼氣憤的時候,居然真的不用了手肘,改用了拳頭,朝我臉上劈頭蓋臉揍下來。

我呀呀喊痛,大意失荊州,這個時候,還是輸了,輸了一塌糊塗,一敗塗地。

原來,她剛才假裝沒力氣的。

我在努力的求饒下,她終於收回了手,然後穿鞋子就要走。

我急忙揉著腫起來的眼角,邊喲喲喊疼邊問:「你去哪!」

朱麗花說:「回去!」

我急忙說:「都那麼晚了,你回去,一個人,不安全!」

朱麗花恨恨的說:「我去哪裡,都比在你身邊安全。」

失敗,好失敗。

我看她真的要走,只好站了起來,下了床,說:「我走。」

說著,我走出了房間,帶上了門。

痛。

媽的。

我下了酒店,出去外面,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店,讓那個賣葯的醫師給我上了葯。

花了一百多。

他媽的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這次,我是徹徹底底的強x犯。

不過我料定事後她不會去告我,所以我也不是真正的強x犯。

我是認為她對我有點意思,可是她自己心裡放不開那道防線,所以,我才這樣子,幫她破掉她心底的最後一道防線的,哪知她的反抗如此強烈。

疼死我了。

真是失敗。

在別人眼中,如果讓別人知道的話,我真是個人渣啊。

不過不要緊,我斷定,她不會覺得我是人渣的,就算她有點這麼認為,但是我會說話就行了。

我知道,當時朱麗花,其實心裡有點偏向喜歡我了願意接受的,可是後來,也就之前說的,知道我在監獄裡干一些壞事,然後又看到我和一個又一個女的有著不明不白的關係,她乾脆就疏遠了我。

我很佩服她這種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

走回了酒店,我打算再開一間房,我自己去睡。

前台奇怪的看著我的臉,問我:「剛才你出電梯,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