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99章 人都有可以利用的弱點

第299章 人都有可以利用的弱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說道:「可是你就躺在我身旁,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怎麼辦,要不我剁手了好吧。」

朱麗花說:「好啊,剁掉吧!」

我說:「你怎麼可以如此殘忍,那我以後終生,一輩子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連性生活也不能自理了。」

朱麗花說道:「活該。」

過了一會兒,她說:「我突然想,你是不是經常用這招對付女孩子?」

我說:「除了你,因為我心裏面,總是想著你,當你躺在我身邊,夢中和你纏著繾倦的那些畫面,一一浮現,如同真實,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動到要哭了。

朱麗花說:「騙子。」

說這話事,她的聲音抑制不住一絲的高興。

我馬上趁熱打鐵:「嗯,是真的,我經常夢到你。」

我打算換個戰略方式,強攻不下,只能智取。

強攻攻城不下,換個戰略方式,打通她的內心,打動她的最柔軟處,讓她自己打開城門,迎接闖王入城!

過了一會兒,我說:「花姐,其實吧,第一次見到你,我就驚為天人,你怎麼就那麼漂亮啊!然後我一直朝思暮想魂牽夢繞啊。比那個餘音繞梁三日還誇張。」

我說了後,沒見她有反應,我叫了兩聲:「花姐,花姐?」

我靠,我一看,靠近一看,她竟然睡著了!

是的睡著了。

天殺的。

你聽著我的甜言蜜語睡著了,可我怎麼辦,我這是剛剛起來的節奏啊。

強吻。

伸頭過去,就往她的嘴唇上湊下去,儘管我不是第一次吻她了,但是我的心臟還是突突突的跳,就快要親到的時候,她可能感覺到呼吸不舒服,轉頭過去了。

我靠。

然後她把被子扯起來蓋住了到了鼻子。

我又探頭過去,她直接蓋住了臉。

行,算了。

我躺了回來。

太失敗了。

徹底的失敗。

睡了。

感覺有人踢我,我不是在做夢。

真的是有人踢我。

我迷迷糊糊醒來,一看,是朱麗花叫醒我,她已經洗漱好了。

我迷迷糊糊問道:「幾點了?」

朱麗花說:「該起來了。」

我爬了起來,洗漱完畢。

感覺都沒睡什麼,一下子就早上了。

到了樓下,退房,朱麗花去取車。

退房的卻不是昨晚的那個前台。

還想逗她幾句。

上了車後,我直打哈欠。

我說:「你昨晚和我說話,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誰知她卻說:「我在裝睡,你個混蛋,你還想趁我睡著了親我是不是!」

我大吃一驚:「你裝睡!」

她說:「不是裝,是很困了,不想說話,快睡著。」

我說:「你太迷人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她罵道:「少騙人,你這套騙小女孩可以。你就是想吃我豆腐。」

我說:「行吧就當我吃你豆腐好了。」

她不說話了。

我閉上眼睛,睡覺。

回到了監獄,在各自分別的時候,朱麗花把鑰匙和行駛zheng扔給我:「拿去吧,給你的那些小女孩們。」

說完她轉身就走了。

靠,我可以當她是吃醋么,或者是當她在發瘋。

算了。

我正要走回去,突然朱麗花叫住我。

我轉頭回來,問她還有什麼要說的。

朱麗花走過來到我面前,說:「昨晚你出去的時候,鄭霞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她很早之前就有我手機,跟我說了一些事。」

我馬上問:「什麼事?」

朱麗花說道:「鄭霞和我說,那個你想查的總是給她們女犯大姐大下命令的女犯,和沙鎮上的夢柔酒店,有著說不清楚的關係,而夢柔酒店,是黑衣幫的老窩。鄭霞之所以那麼怕,也是怕的黑衣幫。」

這就對了,康雪和監區長也是和夢柔酒店有著說不清楚的關係。

我說:「那她還說了什麼。」

朱麗花說:「就是這些了。」

她說著,嘆氣。

我說:「你嘆氣幹嘛。」

朱麗花說:「鄭霞,我相信鄭霞會改變的。」

我說:「但願如此。餓了去吃早餐了要不要一起去。」

朱麗花說:「你去吧,我先去辦公室。」

和她分別後,我去了食堂吃早餐。

看來,我只有通過冰冰,或者薛明媚,才能查出來幕後那個人了。

可是薛明媚是不會說的,她已經被整怕了。

至於冰冰,鬼知道她有沒有受過那人的威脅。

當天,我就傳了薛明媚過來。

薛明媚一進我辦公室,媚笑如絲:「張大官人,剛找完我,又來找我,是不是,想我了?」

我說:「想你,想得要死要活了。」

我去把門帶上。

然後給她倒了一杯茶。

薛明媚喝了一口,竟然說:「沒你的好喝。」

我差點沒把自己喝的茶噴出來:「你就不能好好說幾句話嗎!」

薛明媚微笑道:「我說了什麼了?」

我說:「你這人,你說的什麼,你覺得呢?」

薛明媚說:「是你自己想多了。」

我說:「行吧,說正事。我問你。」

薛明媚打斷我的話:「張大官人,幹嘛一下子變得那麼嚴肅嘛。」

我說:「我嚴肅了嗎?」

薛明媚撒嬌道:「是啊好嚴肅好凶,像審問一樣,小女子我好不喜歡你這樣嘛。」

我說:「的確是審問,因為這個事,比較嚴肅一點。」

薛明媚問道:「我有一個比你要問我的無論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