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03章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第303章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泡泡捋了捋前額秀髮,問我道:「你看什麼?」

我說:「你提到你前男友,眼睛裡全是柔情。」

泡泡笑著說:「剛開始他帶給我的是美好的,後來,就不好了。我在外面兼職模特禮儀的時候認識的他,他是做酒吧歌手的。酒吧歌手都是浪漫的,挺壞的,我喜歡他壞壞的感覺,他在台上唱歌的時候,指著我,讓我上台去,和他互動,後來下來後,他問我要了號碼。我們交往了,也在了一起,可是,我發現。他壞,已經壞到了骨子裡,我好單純啊當時,還想改變他。」

我奇怪道:「什麼叫壞到骨子裡去了?」

泡泡說:「吸毒。」

我沉默了一下,說:「這的確是一件壞事。」

泡泡說:「他因為酒吧老闆答應給他的報酬是一個月一萬,但真的只給了八千,和老闆交涉沒有用後,想和他的幾個樂隊成員,綁架老闆的女兒。」

我說:「這真的是夠壞了。」

泡泡繼續說:「我知道了後,勸他不要這樣子,他說他咽不下這口氣,就在他快要實施的時候,我跟酒吧老闆說了酒吧老闆報警,他們都被抓了。後來,教育了,又放回來。他回來後,打了我一頓,叫我滾。我離開了,可是我發現我離不開他。他打我打得,骨折。右手骨折,全身是血。我去醫院回來,休息了三個月,去找了他,求他,和他和好。然後,他找了新的一家酒吧,他的毒癮更凶了,入不敷出,就從我這裡要,我自己掙的錢也不夠他吸毒,他就讓我跟家人要,不要就要和我分手。我用各種理由,那半年,跟家裡拿了二十萬。後來我想打電話報警,讓警察強制送他去戒毒所,在跟夏拉發信息說了這件事,不小心被他看到了,他又打了我一頓,這次打得更狠,打得我牙齒掉了一顆,進醫院住院了兩個星期。出院後,我又去找他,也許是冥冥中註定,這輩子這個我愛的,折磨我最狠的男人,吸毒產生幻覺,跳樓自殺了。我到他家,他已經火化了。」

我說:「我靠我就算壞,也不是壞得那麼沒良心,作惡多端吧。你居然把我說跟他像。」

泡泡說道:「我只是說那份感覺。這麼一個男人,竟然,我竟然愛得要死要活。我這輩子都無法忘掉他,雖然他從來沒對我好過。我是不是很犯賤。」

我說:「我怎麼知道,不過我以前對我女朋友也很犯賤過。哎,不過,你跟我說這個,到底想說什麼,傾訴嗎?」

泡泡說道:「上個月,我認識了一個男人,離異的男人,已經快四十歲了,有一個女兒,跟了他妻子。是一個公司副總,長得很儒雅,瘦瘦的,有點像林志炫。人很好,溫情脈脈,我竟然對他有一點來電的感覺,這個月月初我和他就確認了同居關係,是我追求他的,他會為我做早餐,做午餐,做晚餐,洗衣服,接我上下班,一切的一切小事,他都會對我呵護。我想,這麼好的男人,我可不想錯過了。」

我說:「那他為什麼和前妻離婚?」

泡泡說:「他的前妻是在一家外企做事,一直想出國,出國就有更好的發展,也一直想帶著女兒出國,說要給女兒給最好的教育和最好的生活方式。可是他

家裡有老父母,都七十多了,而且都帶著病,他不可能出得去,兩個人的選擇出現了分歧,無奈之下,只能放棄。」

我說:「好吧,那你要照顧他兩個老人了。」

泡泡說:「這都不是什麼事,他有請護工的。我只是想,這麼好的男人,我不想錯過。你覺得我做得對嗎?」

我愣住。

她為什麼要來問我。

像這樣的問題,她可以問夏拉,問父母,問朋友,問親戚,問一切可以問的人,可為什麼偏偏來問我這麼一個並不熟的所謂的朋友?

我問泡泡:「你問我?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了你前男友?」

泡泡說:「不瞞你說,不是。可是我對我前男友的感情,很深很深,深到這輩子無法忘記,就算他從來沒對我好過。遇到了你,我有了這種像是對前男友的那種感覺,那次你救了我和夏拉,我產生了一種想要嫁給你的衝動。你知道嗎?這種感覺這種念頭,好奇怪。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是想問問你,你對我,有過什麼想法嗎?我和我現在這個男朋友,雖然同居,想結婚,可是我們都是分房睡的,他從來也沒碰到過我,他自己也說了,我們除非結婚,否則不會碰對方。」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泡泡雖然覺得現在這個男友好,可是她並不算愛,只是覺得這個男人給她安定安穩安全感,她覺得跟了這個男人,這輩子,她會舒舒服服的過,哪怕是日子淡定的,平定的,平靜如水的,就這麼相濡以沫。

而對於我或者前男友,她是有著強烈的愛的感覺的,她更希望的是,能與自己愛的人,走在一起。

她想和我走在一起,可是怕我不願意,也是怕我始亂終棄,然後那個男人也會離開,不可能等她回頭的。

可我能給泡泡幸福嗎?

不能。

我現在願意安定下來嗎?我喜歡她嗎?我愛她嗎?

我只會毀了她。

就像毀了李洋洋一樣。

泡泡見我不說話,說道:「我沒說想怎麼著,我們可以試試先談談。」

她表白表明了她的想法,打開了她的心扉。

我看著泡泡,說:「是不是很多時候,你都把我當成了你前男友。」

她默默點頭。

那我明白了,她要的是一份她的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