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04章 完全不講理

第304章 完全不講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走到了街尾,看到兩頭的繁華街道,我往右走,泡泡卻往左邊走。

兩人的手就分開了。

然後,兩人轉身過來相對。

泡泡把頭埋進了我的懷中,抱住了我說:「我還不想和你分開。」

我想,我應該拿出手機,酷狗一首人鬼情未了,這才有氣氛。

然後兩人想吻,最後我升上西天,然後這狗血劇本結束。

我問泡泡道:「話說,你說如果現在夏拉看到我們兩個這樣,她會怎麼想?」

泡泡說:「她一定覺得我搶了你。會恨我,可能我們會絕交。」

我說:「我又不是她男朋友,怎麼算是搶了。」

泡泡說:「她很喜歡你。」

我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泡泡看著我說:「這次我出來,是她讓我約你的,說讓我無意中告訴你,她和大雷公司的年輕老闆談戀愛了。那個男人很帥,有前途,有本事,有錢。」

我說:「大雷公司老闆,我知道啊。當時我和夏拉去那個什麼花田去玩,就是那個油菜花的地方,春節去的,那個老闆給夏拉打電話,夏拉告訴我說,那個男的送了很多東西,為了追求她,車子都捨得送。不過,夏拉既然跟了他,就跟了吧,幹嘛要讓你來告訴我?」

泡泡說:「你還不知道嗎,她這是故意的,創造競爭情結,讓你難受,讓你覺得她是珍貴的,去追求她。」

我心裡反感,他媽的夏拉,怎麼那麼賤。

這女人,心理有病吧。

我之前從沒想過這麼對付她,是她自己先這麼對我。

既然如此,她這算什麼愛我,根本就是征服欲和佔有慾,征服不了,就通過各種手段想要對付我,目的還是征服我讓我臣服於她的石榴裙下,這根本把我當成了敵人,而不是愛人。

我說:「我不會的,因為追我的女人很多。既然跟了別的男人,我就不可能再去接受她。你可以告訴她,這是我的原則。」

泡泡低頭在我胸口,說道:「那,我們該回去,了吧。」

了吧。

聽這兩個字,了吧。

她不太願意回去嘛。

我問道:「你還想去哪?」

她說:「找回和他在一起的感覺。」

我問道:「是不是想在婚前最後一次?」

她笑笑說:「你願意陪著我嗎?」

她這明顯是發出了那方面的邀請。

可是我怎麼感覺怪怪的,以我曾經的風格,應該是,有妹門前過,不上是罪過。

可是現在,我被當成了她的那個他。

我糾結著,是不是乾脆動了她算了。

反正兩廂情願,明早提起褲子走人,誰也不認識誰。

別問我是誰,請與我jiao配。

大家明早洗把臉就忘,之後相忘於江湖。

留下了一段激情的美好回憶。

我看著美貌的模特泡泡,動心了。

我伸手向泡泡,打算找個酒店把她給辦了。

應該說,我的魔爪伸向了美貌的在感情中迷失在曾經中的泡泡。

手機突然鈴聲大作: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

我掏出了手機,泡泡笑笑,轉身過去,站著等我。

是王達的電話,這小子多久了,都沒有給我打電話過了,今晚,破壞我好事,難道是公司賺大錢,要給我分錢了嗎。

想到分錢,我毫不猶豫按下了接聽鍵,王達在那邊喊道:「媽的,你小子沒死了吧。」

我對他這種暴躁的對我說話的方式,早就已經習慣:「有什麼事快說,老子要幹活。」

他說道:「你小子能有什麼活

,除了乾女人還能幹什麼活。我現在有事情要找你,非你出馬不可,快點來,氣死我了!」

我問道:「什麼事啊,打架嗎?還是被人打?」

王達說:「是被人打,幾十個保安現在圍著我就要動手了!」

我說:「你打架你不找你那叫什麼鐵虎還是鐵狼的特警朋友,你叫我去給人揍呢?」

王達說:「我不跟你廢話,你不來實在不夠朋友了!這次就是叫了全市特警隊都解決不了問題,只有你能解決。」

我奇怪了:「我有那麼大的本事嗎,到底什麼事說。」

王達說:「啤酒廠,我在清江啤酒廠裡面。被啤酒廠的幾十個人圍著了,你快點來,很要命的事!我手機沒電了,快點!」

他掛了電話。

到底搞什麼,被啤酒廠的幾十個人,幾十個保安圍著?

這傢伙去啤酒廠鬧事嗎?

我走到泡泡後面,看著她秀髮隨風飛起,然後繁華街道儘是人來人往,人海茫茫,就這麼遇到,還沒開始,就要結束的錯過,這種感覺,真是悲催。

這個背影,讓我想到了周星馳的大話西遊的那句台詞:他好像條狗。

我才好像條狗。

我說:「我有事,我朋友有事,要我一定過去一趟。」

泡泡轉回頭,深呼吸,然後嘆氣,像是放下了什麼,說:「你去吧。」

我說:「再見。」

泡泡對我招招手,說:「再見。」

我原想,如果她說等下還回來嗎,或者說她和我一起去,或者抱抱我,我就會,覺得我們還會有繼續的。

可她好像已經關閉了心扉,已經放下了。

我再也不好說什麼。

轉身走了。

我慢慢的走,她當然不會叫住我。

她已經放下了,她要真正的,融進她男朋友的生活中。

我想,此時我的背影不是像條狗,是真正是條狗。

我走向了我的生活,她在後面,消失在了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