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08章 蛻變成年輕有為人士

第308章 蛻變成年輕有為人士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在早上起來後,夏拉居然給我做了早餐。

居然對我那麼好?

然後我在忐忑不安中,吃了早餐,接著,她對我說:「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你以後晚上出來住我那裡吧。你會開車么?」

我搖搖頭。

夏拉說:「親愛的,你去考一個駕照,學好車,開我的車去上下班。晚上就回來我們的房子那裡。」

她真的愛我?

對我那麼好?

是不是真的愛我,對我要無私的奉獻?

我不知道她是真是假,可我還是很感動。

難道我昨晚的懷疑,是胡亂的懷疑了。

她可能問了那麼多,只是因為對我的關心,和想和我說話,也許是我想多了。

而夏拉,從開始對我的那樣態度,到中間的對我若即若離,然後欲要投入他人懷抱,然而現在回歸我的懷中,這不得不讓我有種很滿足的征服感。

我征服了這個女孩,徹底。

我心裡覺得十分高興,說:「謝謝,有時間我會去的。」

夏拉問:「那你今晚還找我么?」

我說:「看看吧。走了。」

她上來,抱著我,給了我一個甜蜜的吻。

我去上班了。

等我出了她們小區門口,往小區外公交車站走的時候,有個人從身後跟上來,這一大早的,能是誰。

我估計是那個電工。

他找我?要報仇還是要幹什麼!

我趕緊快步走,然後在一個拐角,我躲進一根房檐下的大柱子後面。

那個人小碎步追上來,過去了。

這個背影?

有點熟悉,是誰啊。

不是那個電工。

他往前走後,看不到我,也回頭過來,我看清楚了他的臉,是丁敏。

丁靈的弟弟丁敏。

既然是丁敏,我就沒什麼好怕的,我叫他道:「丁敏!」

他站住了,看著我,走向我:「張帆哥!」

他笑著走過來。

我說:「我還以為是誰啊,一大早的就黑著個影子跟蹤上來。以為是一大早出來搶劫的,是你啊。」

他撓了撓頭,笑說:「是啊是我。」

我問道:「怎麼那麼巧,你親戚住這裡嗎?」

丁敏說:「不是,我這昨晚過來我一個朋友這邊吃飯,他住小區裡面,我來的時候,看到了你,我昨晚叫你了,你沒聽到,就上去了。我昨晚就在等你了。」

我大吃一驚:「你昨晚,就在這裡,等我到現在?」

丁敏說:「不是不是,昨晚我等了你到一點,可能你不出來了,我就在朋友家睡了,今天一早起來我就來等你。」

我說:「靠,那麼拚命等我,說,有什麼要緊的事。」

丁敏呵呵笑著說:「也沒有什麼事了,就是我很感激你在裡面這麼照顧我姐姐,想送你一點東西。」

他塞過來一個黑色的袋子。

望進去,是四條中華煙。

我急忙推辭:「丁敏別這樣別這樣,咱們之間不要這麼客氣。」

丁敏說:「張帆哥,你一定要拿著,我謝謝你。我們全家都很感激你!」

我再三推辭,丁敏再三塞給我,後來我還是要了。

我接受了他的四條煙後,他又塞給我一支煙給我點上:

「張帆哥,我姐姐那邊的事,我叔叔已經委託律師在辦了。也許很快就能出來,可也許翻案不了。無論她能不能那麼快出來,都要拜託你好好照顧她。」

這傢伙,之前我剛認識的時候就是一個愣頭青,短短几個月,他跟了他媽媽的那個老相好做生意後,一下子成熟會說話會來事會人情世故了。

看來,我有一個朋友說,男人成熟最快的方式就是從生意場中學會的。

這話是不假。

我說:「丁敏你實在客氣了,就算你不說,丁靈是我的朋友,我也會好好照顧她的,這樣吧,你留你號碼,有什麼你發信息,有空我也請你吃個飯。」

兩人互相留了號碼後,丁敏問道:「這麼早的,張帆哥你是要去上班嗎?」

我說:「對。要趕著去上班,哎不說了,我快遲到了。」

丁敏忙說道:「沒事我送你我送你。」

他指了指他停在那邊的車子,說:「我就一直在車上等你的。我叔叔給我開的車。」

我一看,一輛嶄新的福特黑色轎車。

我再打量了丁敏一下,他現在真是人模狗樣的,一眼看去就是年輕有為人士。

我說:「行了行了,就不打擾你了,你去忙你的,不要太客氣了丁敏。你再客氣,我真要和你發脾氣了,我自己去坐車就好。」

丁敏說:「不用,是你張帆哥跟我客氣了。」

我攔了一部計程車,說:「行了丁敏,你再說我就真揍你了。不要客氣。」

丁敏笑著說:「那你揍我,讓我送你去。」

我說:「我揍不過你,我揍你姐姐。」

丁敏呵呵的,我上了計程車後,車子開走時我和他揮手,他往車裡塞給司機一百塊:「這是車費。張帆哥有空記得找我啊!」

這傢伙。

這個世道,果然是有背景有後台的人,爬得最快,其次才是有技術能力的人。

我其實是可以讓丁敏送我去上班的,可是我帶著幾條煙,難帶進去,乾脆去小鎮上放青年旅社房間里,然後再去上班。

上午在心理輔導辦公室,下午跑去了監區。

看來,賀蘭婷的辦事效率就是高。

監獄裡所謂的什麼報名費,已經沒了。

免費報名。

這下子,可調動起了女囚們的學習熱情,女囚們紛紛報名參加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