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09章 真誠善良的朋友

第309章 真誠善良的朋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聽到康雪說如果薛明媚和冰冰打群架,讓我背黑鍋的話,我特別的鬱悶。

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弄我走,直接等著他們爆發戰鬥趕我走就是,幹嘛還要來和我說。

康雪停頓一下,然後柔柔的關心的說:「小張啊,康姐也不想你背這個黑鍋,讓你來擔起這個責任,可是啊,萬一這件事,出事了啊,實在是很難辦。你說康姐不給你一點壓力,也不行啊。康姐在這裡這麼多年了,也見了不少的女犯打架鬧事,一旦出現了那樣的麻煩事,那就真的必須要有人來負責才可以啊。小張,你要理解康姐,康姐有時候也很無奈。不過如果真的出事,康姐也會努力保護著你幫著你啊。」

我明白了她來找我談這個的意思。

這傢伙,既做表子又立牌坊。

說什麼保護著我真的關心我對我好的話,那麼就不該讓我處理這樣棘手的事情,乾脆換了別人上不就行了,或者出事了找個人背黑鍋不行,為什麼這個黑鍋讓我來背?

再說,她對我說的這個話,有好幾層意思。

她又說:「小張啊,不是康姐不幫你啊,康姐也沒想到監區里出現了這樣的麻煩事,領導也是為了鍛煉你培養你,讓你一個新上來的去處理這樣的事情。不過處理好了,可是大功一件啊。」

她的意思是說,反正叫你張帆去處理這樣事情,也是為了從培養和鍛煉的角度來安排你去調解。可沒想到那麼棘手,但是一旦出了什麼事,不是康姐不幫你張帆,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無論如何康姐也會保住你。

鬼才信她的話。

她就是來演給我看的,她覺得我後台很深,就算是坑害我,表面也要假裝她真的是不好意思,是純潔無害才行。

她也怕我這邊。

她一直都在懷疑我的後台是政治處主任和賀蘭婷副監獄長。

說來,康雪也只是一枚棋子,她想動我也要掂量她自己夠不夠分量,在她的假想中,如果我不是誰的人,動了我把我弄出去,那沒有什麼,這也是之所以我剛進來時,她就一直敢威脅我的原因。可假如我真的是她的對立面,我有後台,她動了我,那她自己就也要考慮,她自己的後台到底搞得過不過我的後台。

也許會贏,也許會兩敗俱傷,甚至輸得一塌糊塗。

所以,她也是在試探。

她們動我,很可能也是試探,假如這一次,她能借薛明媚和冰冰群毆這個事情辦了我,那麼,她就認為我是沒後台或者說我的後台不行,假如扳不倒我,那麼就說明,我的確是有後台的,而且後台極為深厚。

可是康雪也怕扳不倒就算了,還自己賠了命,畢竟她也只是一條走狗,一條獵犬,萬一上頭髮覺不對勁,很可能丟車保帥,所以她才來找說這些的原因,說這些也是為了給自己一條後路,說康姐我也很努力幫你張帆,可是我實在無能為力,假如到時候你真的要背黑鍋,千萬不要怪我。而一旦被反撲,她也希望我對她手下留情。

她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手段的有權謀的女人。

我趕緊裝得很感激的說:「康姐,我從一進監獄,你對我,就像對親生弟弟一樣的對我,對我那麼好。我無以回報,就算有什麼,那也一定不是康姐你的本意。我知道康姐你會保護我的。」

康雪唉的嘆氣說:「小張啊,你理解康姐就好了。那康姐就先回去了,小張啊,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跟康姐說說啊。」

她一邊說一邊曖昧的伸手過來拍拍我的胸膛,那意思,我懂。

曾經她是想動我就敢對我動手。

現在,她被我拒絕了

幾次後,再加上她覺得很有可能她已經對付不來我,就只能對我說這樣的話了。

我也對她曖昧的笑笑說:「康姐啊,這裡畢竟是裡面,如果出去外面,咱怎麼樣互相幫助都可以。你說對嗎?」

康雪點點頭,嫵媚的笑笑:「那康姐先走了,有什麼出去外面也行,記得跟康姐說一聲。為了你,也是為了我,我們都是需要合作的。」

我說:「好的康姐。我一定會的。」

這傢伙又在fa春了。

她走了之後,我鬆了口氣,面對她,總讓我感到非常的陰冷。

更不談和她相處了。

我出了外面,抽煙。

站在可以看到放風場的地方,五月的天,挺熱,可是昨晚下過雨,有風,風來還是挺涼爽。

人做一切事情都不會無緣無故的。

我站在這裡,也是。

我在等待她。

柳智慧。

她就像一具神,我所有不知道的,跟她說,甚至不用說明白,她都知道。

她都會給我答案。

可是我也怕她,害怕她,她是一把雙刃劍。

可現在的我的,已經無法不靠近她。

冥冥之中我感覺到有一條細細的甚至我看不到的繩索,將我綁在了她那裡,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

莫非她已經用她強大的心理學來控制我了嗎?

我笑了笑,這怎麼可能,她是厲害,但是她幹嘛要控制我呢。

到了點,柳智慧準時出來放風場。

我走了過去,走到了她身旁,兩個管教識相了打了招呼就退了下去。

看著柳智慧,斑駁的陽光透過雲層照耀在她身上,風將她長發吹起。

她真像仙女,也是神。

柳智慧一邊伸著腰運動邊問我:「找我什麼事張隊長?上次的事情,解決了嗎?」

她這次和我打招呼,說多了一句話,就是後面的話。

多關心的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