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10章 蔑視對手

第310章 蔑視對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說道:「對方那麼可怕,竟然安排一個那麼厲害的對手來對付我。那我能不能拜你為師,你幫我?」

柳智慧說:「對付那人也沒有那麼可怕,如果我是那個人,我就不會讓你那個女伴使用那麼chi裸的方法來問話了。」

我趕緊問:「你是說那個人根本和你不是同一級別的嗎?」

柳智慧搖搖頭:「我沒那麼說,智者千慮也有一失。戰場上都是瞬息萬變的,不是按照既定的戰爭計劃,將軍就能指揮軍隊打勝仗。」

我高興的問:「你真願意幫助我嗎?」

柳智慧對我說:「你和我說說這個女孩子可以嗎?」

我說:「當然可以。」

我簡單的說了一下夏拉,我沒有說夏拉是康雪的表妹,只是說是我一個競爭對手的表妹,然後說了一下夏拉是被這個競爭對手安排到我身旁,做間諜來的。

柳智慧更關心的是夏拉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

我告訴了柳智慧,她的父親早就拋棄了她和她媽媽,然後夏拉過年過節也不回家,就跟著自己表姐,為了奮鬥,借表姐的很多錢,她對她表姐言聽計從。

聽完後,柳智慧說道:「言聽計從,我看未必。」

我吃驚的問:「你難道說她不聽她表姐的話嗎?這不會啊!你看她表姐叫她幹嘛她就幹嘛的。還不言聽計從啊。」

柳智慧笑笑,說:「你先問清楚她成長的經過,和我詳細說一說,我教你如何反精神控制她。」

我問:「你是說,她一直想控制我的?」

柳智慧說:「從情感上控制你,從心理上想讓你對她產生依賴,無法徹底征服你,也是激發了她的征服**。這麼說來,她對你的情感,更為複雜。她想從精神方面控制你,卻控制不住你。」

我說:「反控制她?聽著這個就很有意思,我能控制一個人的精神,特別是她,那就太好了!」

柳智慧說道:「想讓一個人被你控制,基本是兩種辦法,一是威逼,二是利誘。但還有其他一個,就是精神依賴。在醫學上,精神依賴性又稱心理依賴性,是藥物使人產生一種心滿意足的愉kuai感覺,因而需要定期地或連續地使用它以保持那種舒適感或者為了避免不舒服。凡能引起令人愉快意識狀態的任何藥物即可引起精神依賴性。例如,毒品。而在國外心理學上,可以狹義的概括為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精神依賴。例如照顧兒女的父母,戀愛中的對象。假使你能知道對方精神心理最需求的是什麼,你能做到給她什麼,那她就很容易對你產生依賴性。」

我說:「好複雜啊柳老師。我實在聽不懂了。看來,你學的才是真正的心理學,我學的是背誦理解文章。」

柳智慧說:「我打一個比方,拿你來舉例。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嗎?」

我說:「我自己不知道。你知道?」

柳智慧說:「我可以分析一下你嗎?」

我說:「可以啊,也好讓我更加懂我自己。」

柳智慧說:「你保證不會生氣?」

我說:「沒關係,就當是學術討論,我生氣幹什麼呢?」

柳智慧說:「你在很短的一段時間,交往了很多的女孩子,你的感情生活相當的亂,而且還同時交往幾個女孩子,可是你從來不願意承認也不願意和她們說做誰的男朋友,因為你害怕,害怕自己失去了其他的人

,這麼說來,我認為你存在感情的人格障礙。或許你曾經失去過你的摯愛,對你造成了傷害,導致你對感情的不信任,對對方的不信任,無論是誰,你都不會再容易信任。你在強行樹立起自己堅強的內心的背面,其實就是你對害怕再受到感情傷害的恐懼。你這麼不顧一切的和多位女性同時交往,也是源於你內心嚴重的心理依賴,你想靠近對方任何一人,卻又生怕對方離開你。我想,你小時候也許父母並不在你身邊或者是沒有太多的時間照顧到你的情緒和情感需求,在你成長的過程中,一直到現在,都覺得自己非常的孤單,孤獨,所以,你嚴重的期盼和渴望有異性能溫暖你,你也特別的想要靠近她們,你不光是為了性,還為了你的心理需求。」

我小時候,有一段時間被送去親戚家裡寄宿讀書,在親戚家裡,人在屋檐下,親戚的家裡,他們忙著他們自己的孩子,我在他們家只感到冷冰冰,沒有溫暖,後來回來家裡住宿,父母說話少,忙著他們自己的農活,和我交流很少,我在家裡甚至也感覺不到家的溫暖,後來大了一點又去學校住宿,更是覺得自己孤獨。

我驚訝的看著她,她的分析,如同精密的手術刀,一刀一刀,割開我內心最深處,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有這麼嚴重的人格障礙,正如柳智慧所說,每個人都有心理疾病,只不過每個人的病不一樣而已。

可是讓我驚愕的是,她竟然通過這麼一點,能全部看透我從小到大生活的軌跡。

我說:「你真的是個神仙。」

柳智慧說:「你過獎了。恕我把話說完,如果我想讓你產生精神依賴,對我產生精神依賴,我會了解你所想要的,想得到的,我會給你。譬如,你一直所想依賴的對方的性,美貌,柔情,溫暖,然後適當的對你若即若離,從最初的吸引到最終的心理依賴,完成精神控制。此時,如果使用方法得當,就是讓你去死,你都不會抗拒。就像,你曾經依賴過的一段感情,她離開了你,你甚至想過去死,以結束自己的痛苦。」

我呼吸變得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