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14章 相依為命的安全感

第314章 相依為命的安全感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夏拉絮絮叨叨的說著。

我了解了夏拉厭惡康雪的大概經過,夏拉的父親,分配到了夏拉那邊鎮上的鎮府機關單位工作,一次下鄉和夏拉的媽媽對上眼了,就和夏拉的媽媽結婚了,但他是入贅的,受不了她母親一家的強勢和勢利眼,跟別的人跑了,拋棄了夏拉。她父親原本有著單位的工作,連工作都不要了,可想而知夏拉的父親多麼的討厭夏拉媽媽一家。夏拉媽媽出去工作後,雖然掙錢給夏拉和夏拉外公,但是她心裡始終是討厭夏拉的,她放不下對夏拉父親的恨,父親跟了別的女人跑了,她覺得她很沒有面子,把對父親的恨延續到了夏拉的身上,因為夏拉是父親的種。

可以這麼說,雖然是很恨,但對夏拉還是有點愛的。當夏拉長大了一點後,因為她母親常年不在夏拉身旁,平時自然不能經常督促夏拉的成績什麼的,夏拉的成績,生活,等等都不會很好。夏拉的媽媽每次一回來,看見夏拉的成績差,就專門拿來和夏拉的表姐康雪比較,不論是學習成績,打扮,穿著,甚至說話,做事,什麼都嫌棄自己女兒比康雪差,動不動就罵你父親爛泥扶不上牆,有那麼好的單位工作都不幹還跟野女人跑了,你就是繼承了她所以才比不上你表姐的十分之一。

日久年長,夏拉表面沒什麼,她學會了隱忍,在母親面前,一切的頂嘴和反抗除了換來謾罵嫌棄之外毫無用處。

她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她學會隱忍,就是想從表姐那裡得到好處,她開始對錶姐好,討好表姐,說好聽的給表姐聽,然後換取表姐對她的經濟幫助,包括生活費學習費,甚至是創業的經費。

如果不是她喝醉了,我敢說,夏拉深藏於心的這些東西,一定不會跟我說。

而說完後,她自己又哭起來,說她心裡好難受,說她媽媽在外省,病了,她想去看看她媽媽,可是一旦想到她媽媽總是對她冷嘲熱諷,她就不想去。包括過年過節,她很想像別的家庭一樣,能回家一家人其樂融融的過節過年。可是她媽媽總不會讓她好受,甚至她媽媽還罵她因為她,她外公才這麼早就死了。

我問怎麼這麼說。

夏拉告訴我,她外公是一個不怎麼講話的人,可以說是一個也不怎麼懂人情世故甚至是冷漠的人,但是她對夏拉還是好的,畢竟爺孫倆相依為命。夏拉生病,也是她外公帶著她去看病,生活上也是她外公照顧,做飯做菜洗衣服,都是外公做,後來在夏拉到初中時,她外公有一天去買菜回來,洗了夏拉衣服拿去樓上曬,上了樓梯就倒在樓梯口,腦溢血。

直到夏拉周末放假回來才發現外公已經死了。

說著,夏拉哇哇的哭著。

人的心理情緒壓抑過大時,就像之前說的,洪水暴發,漲起來,人的心理構築了一道堤壩作為防線,一旦如果不放閘開水疏導,也許就要面臨崩潰,夏拉平日看著沒什麼,原來心裡也承受了那麼沉重壓抑的東西,加上今晚喝了酒,遇到了我,想到這麼多年受過的委屈,

一股腦爆發出來了。

可是我沒想到的是,夏拉還說了一句:「你有時候,很像我外公。」

我渾身打了一個冷戰:「你別開玩笑啊!我哪裡像你外公。」

夏拉乖乖的伸手抱著我,說:「你對我那冷冷的樣子,就像我外公對人的樣子一樣。他對誰的口氣,愛理不理,都很像。」

我靠這樣都行。

我問:「他豈不是四面樹敵。」

夏拉說:「他和鄰里關係之間都不好。一個人獨來獨往,唯獨對我好,所以我就覺得他很好。」

我嘆氣說:「好吧。」

夏拉說:「外公平時在我哭鬧,不舒服,就會摸我的頭。你像他。」

像個屁。

老實說我只想摸她大腿。

夏拉快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說:「我好怕你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我今晚不停的打電話,怕你不再找我。」

她呢呢喃喃中,睡著了。

到了小區門口,她已經睡死,我怎麼搖動她都醒不來,我付車錢,然後背著她上了樓。

進去了康雪家裡後,我放著她在她房間里床shang,搖動了幾下,醒不來了。

我給夏拉脫了鞋子,衣服,把被子蓋好。

我突然想去看看康雪房間,但是我怕康雪在房間里。

敲了幾下門,沒人,我用力擰了擰門鎖,不行,都是反鎖的。

康雪出入自己房間,永遠是反鎖的,那麼的戒備,看來,裡面真的是有一些很重要的東西,也許那種東西,就是我所想要的。

我出去外面陽台,看看是不是能從窗口爬過去,她房間的窗也是緊鎖的。

沒轍了,只好放棄。

洗了澡後躺在夏拉身旁,想著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

最主要還是夏拉的,我沒想到夏拉竟然是厭惡自己表姐的,完全是利用自己表姐,不知道明天她醒來,還記不記得自己說過的這些,只是夏拉每次喝醉,好像都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這樣挺好,對我來說,很好。

次日一早,我起來,夏拉還是死睡。

我叫了幾聲,她沒聲音。

不管她,我洗漱後,回去監獄上班。

到了點,我就去蹲守柳智慧出現。

當柳智慧準點出現在陽光下時,我馬上過去。

兩個女管教還是識趣的下去了。

柳智慧如平時一樣,伸伸腰,說:「問到什麼了是嗎?」

我笑了一下說:「這樣你都看得出來。」

柳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