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15章 精神寄託和依賴

第315章 精神寄託和依賴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疑惑道:「可我從來沒好好對過她,給過她所謂的什麼安全感。甚至對她很不好,老是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玩。」

柳智慧問我道:「你看過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嗎?」

我說:「看過電影,看不懂,一個接一個的為情自殺。」

柳智慧說:「木月和渡邊是好朋友,木月自殺了,木月的女朋友直子一直都念念不忘木月,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精神壓力過大得了精神病,他是她生命中重要的精神寄託,他死了,她的情感也就沒有了寄託。後來她和渡邊在一起,念念不忘的還是木月,她只是想從渡邊的身上感受得到哪怕是一絲絲前男友木月的感覺,想通過渡邊來釋放自己的欲和愛戀。可是隨著交往,她發現任何人都替代不了木月,包括木月最好的朋友渡邊,這對她的潛意識幻想造成了破壞,慢慢的她對渡邊疏遠了,更覺得對不起木月。繼而,她無法承受得住巨大的精神痛苦,自殺了。一個人對一個人的依賴性,也許是一生的,是致命的精神依賴。你對她不好,只不過是一點點的瑕疵,而她依舊認為你是她的精神寄託,你和她交往,可以繼續維持現在的這樣子。」

我說:「也許我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所以我不太理解。」

柳智慧說道:「你經歷過的。」

我奇怪問:「我經歷過嗎?沒有誰讓我有這樣的依賴感覺啊。」

柳智慧問我:「如果有一個女孩,像曾經拋棄過你的那個女孩,她的音容笑貌,或是性格給你的感覺,你會被她迷著嗎?」

我頓時想到了王達那傢伙,對,王達就是如此,他現在跟著雲天閣那個妞玩著,還不是因為她像他曾經拋棄他的女友。

我說:「我大概明白了。說到了挪威的森林,我想多問一句,渡邊那傢伙也到處和女人折騰,他是不是也和我這種人一樣的心裡想法?」

柳智慧看看我,說:「男人女人對於新歡,都是渴望並且期待的,這是人性的本來面目。欲是本能的,只能向好的方面引導,但決不允許一味的壓制,或是徹底地杜絕它,杜絕要麼會更加提醒你對於的渴望,要麼會是人心理畸形,因為它屬於我們每個動物的一部分。柏拉圖和叔本華都對欲做了詳細的解釋,叔本華認為情的欲是意欲的一部分時刻存在,只是有強弱之分,智力包括身體機能只是為意欲服務而已。這些是無法避免的。」

我說道:「那我怎麼覺得你是可以做得到完全控制,完全避免了呢?」

柳智慧說道:「快下雨了張隊長,我們應該說正事,是嗎?」

她不想和我討論這個。

因為我是帶著揩油的心理去逗她的。

我看看快下雨的天空,黑暗的雲層已經壓過來,我說:「嗯,是的,不好意思。」

柳智慧說:「掌握了一個人的心理,就可以用一些適合的手段,來控制她,然後讓她為你所用。」

我看著她,感覺她極為恐怖。

這樣的寒冷感覺,甚至康雪都沒那麼讓人覺得可怕了。

柳智慧盯著我,問:「是不是覺得我很可怕?」

我支支吾吾的說:「有,有一點吧。」

柳智慧對我溫柔的笑一下,我的寒意一下子間就沒有了

那麼冷,也許是她故意給我的微笑,讓我消除內心對她的恐懼。

可我還是覺得有點恐懼。

我是怕她也控制了我。

柳智慧看出我內心的想法,說:「我不會對你怎麼樣。我們是朋友。」

我呵呵說:「是有一點害怕,萬一你控制了我,讓我去幹什麼壞事,像一隻猴子,火中取栗後再被你推入火中。」

柳智慧看著我,說:「你想得,太多。人是自私的動物,喜歡把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硬搬假如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會無限倍放大化。」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抱歉。是我想多了。對不起你。」

柳智慧說:「我還說你是一個真誠的朋友,是嗎?交朋友,最需要的是真誠吧。」

我說:「嗯,是的。抱歉啊柳老師,我其實,對你挺不真誠的,我剛開始接觸你,就想,想你的身體。呵呵。後面,包括現在和你講的,因為涉及到一些方面的麻煩事,我沒有和你坦白這些。」

柳智慧說道:「你對我身體有興趣,這說明我還有吸引力,我應該值得高興,這不需要你的道歉。而你現在和我說的這些,也許知道的越多,對我反而不好。這是我說過要幫你的,你就算說,我也未必想聽,關於監獄裡的一些事,過去的和正在發生的,我知道都很棘手和麻煩,我還是少知道的好。都不需要你說抱歉。你害怕我,我也理解。」

我呵呵的說:「唉和你交往聊天就是好在你什麼都懂得,不用講那麼多,而且你胸懷寬廣,我的道歉真是多餘了。」

柳智慧閃出一絲微笑,然後說:「你對那個女孩要做的,就是像她的外公一樣給她相同的感覺,得到她更多的信任和依賴的投資。例如她喜歡她外公摸她的頭,你就在她難過的時候,適當的摸她的頭。或者,偶爾幫她做做菜,洗洗衣服,洗洗澡洗洗頭。進一步掌控她,讓你成為她最深的情感寄託,只要她離不開你了,她就會完全被你掌控。」

我深深嘆氣說:「儘管我無法理解這些微妙的心理關係和原因,但是我真的很佩服你,你對人的心理的了解,已然達到了極致極限的境界。」

柳智慧驕傲的笑笑,我說:「你其實也喜歡有人讚美你吧。」

柳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