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17章 女強人的曾經經歷

第317章 女強人的曾經經歷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彩姐喝了一口酒後,端起兌好的酒壺給我倒酒。

我拿了過來,幫她倒著,想著如何把話題往剛才那裡繞:「像我這種沒錢沒本事的男人,哪有女人會跟著我。」

彩姐笑問:「看不出來,你不是一個自信的小男孩啊。」

我呵呵的說:「我是自信,但我沒錢沒本事,這是現實嘛。像你剛才說的,不去拼不去努力付出,怎麼知道將來會不會成功。我呢,當然也想拼,就不知道從哪裡做起,做什麼項目。」

彩姐說:「還是讓你聽聽我的故事,勉勵勉勵你。」

還好,我又能把她繞進來,讓她說她的歷史。

我說:「也許每個人都不一樣吧。」

我還在裝,裝著不想聽。

彩姐笑笑,說:「我的家鄉,很窮,在一個偏遠的農村,從鎮上通往我們村的路,是一條爛泥路,要翻兩座大山,經過懸崖。在村裡,生病了,如果不是快死,一般都會忍受著痛苦,等著病好。很多村裡人就是這麼忍著死的,從小病小痛,到嚴重,忍到忍無可忍,就死了。讀書的孩子,周一早上就去鎮上小學,周末才回來。我小時候就是這麼上學的。很多人出了外面打工,就再也不肯回去了,而我的父母身體虛弱,在家又要照顧爺爺奶奶,不能出去打工,常年守著那幾塊田地,養豬牛雞鴨,一年只有過年過節吃上三五次肉。」

我心裡一驚,敢情這世上有那麼多比我童年還慘的人嗎。

彩姐心酸的笑了笑,說:「現在想起來,以前都不知道怎麼能長大的,每天玉米粥,一點青菜,一點鹽巴,沒有味精,沒有新衣服,沒有鞋子,一年四季拖著一雙乃奶的藍色拖鞋,爛了就補,爛了就補。補到不成樣子。我記得我有兩次發燒,那兩次我記憶深刻,是我差點沒死,都是父母自己去山上用土草藥熬了喝下去,喝了以後,病更重,兩次,差點死了,差點燒壞了腦子。還有一次,上學不小心從剛下過雨濕滑的懸崖邊掉下去,真像是狼牙山五壯士裡面被懸崖上的樹卡住一樣的幸運,我被掛在樹梢上,重傷。村裡人家人綁著繩索釣下來把我拉回去,三個月後我才能走路。懵懂的我,覺得我這輩子就是這麼樣,和祖祖輩輩的人一樣,我覺得我會長大了,畢業了,也是養豬放牛種田,小小時候開始,我就這麼做了,每天不上學的時候,餵豬放牛種地。初中,我沒有讀完,因為家人再也給我交不起一個學期兩百塊錢的學費,父母帶著我去了一個親戚家裡,送了那個親戚兩籃雞蛋,那是我們過年要吃的雞蛋。讓親戚家的那位遠房表姐帶著我出省城進廠打工。」

彩姐喝了一口酒,繼續說:「到了省城,也就是到了這裡。我被安排進了

一家黑染坊,每天給染布上色,可我覺得我很高興,相比起餵豬放牛養雞種田的生活,這太輕鬆太輕鬆了,九十年代末,一個月我能掙到三百,這些錢,對當時的我是一筆巨款,我每個月給家裡打兩百,自己留一百,家裡都以我為榮。我見識到了外面的花花大世界,知道了什麼叫牌子,好看的鞋子是什麼牌子,衣服又是什麼牌子。我想著買一雙鞋子,富華商場打完折九百五十九塊錢的阿迪達斯鞋子,一雙看起來很穩固永遠不會爛的鞋子。我清楚的記得。我每天努力的幹活,起早貪黑,做越多就越賺錢,半年後,我去買了那雙鞋子。我也成了整個黑染坊裡面最勤勞的孩子,老闆特別喜歡我,給我加工錢,我不要,覺得他對我已經夠好。老闆就讓我做了管理,管理十幾個人,給我加了工資,我每天再也不需要親自去幹活,只需要監督她們,可是我還是每天照樣幫著她們干,姐姐阿姨們都很喜歡我。從那時開始,我就明白這個道理:想要什麼東西,要自己努力去爭去實現;而想要別人聽你的,首先你要身先士卒,特別是管理,讓別人服氣,要自律,大方講信用,有舍才有得。後來我利用空閑時間,讀了曾國藩,也就明白了這裡面的道理,想要別人做你的手足聽你的話,你首先要成為別人的心腹,愛兵如子,她們生病了你要帶她們去治病,她們家裡有事,你要當成你家的事情一樣去為她們操心。她們才願意為你努力幹活。」

「在之後,老闆因為接手了一家磚廠,忙不過來,就把這家黑染坊轉給了我,當時我也沒有那麼多錢,是染坊的姐妹們,一起湊錢,幫我湊錢借錢給我,讓我接手了。她們說我好,願意死心塌地跟著我。黑染坊生意還不錯,老闆介紹了幾條銷售路子。可沒想到,兩個月後的一天被封了。我真是欲哭無淚,我還欠了姐妹們那麼多錢,我哭著說我會慢慢還,姐妹們都說不需要還了。我當時覺得天都塌了,我欠了那麼多,怎麼還,我就靠著這個染坊生活了,沒了它我能做什麼。那時我十七歲。染坊被封了後,我連住的地方都沒了,姐妹們紛紛各自找了新工作,也有的叫我去一起的,我就跟了其中一個姐姐,去了一家小旅館做打掃衛生的活兒,只因為那裡包吃包住。我就去了。做了兩年多,我每天也是很勤勞的起早貪黑,活兒做得比誰都多,旅館幾個阿姨和姐姐也對我很好,看我長得瘦弱,吃飯什麼的都盡量照顧我。這一年多,我慢慢的把欠了姐妹的錢還清了,我們旅館的老闆聽了我的事後,綜合我這兩年來的表現,他把股份讓給我百分之三十,讓我全權管理旅館,他去開了另一家更大的酒店。只需時不時的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