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23章 爆發前的黎明

第323章 爆發前的黎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夏拉躡手躡腳走近去了衛生間,開燈看看有沒有康雪回來的痕迹。

她試著摸了摸康雪的牙刷,和毛巾,有沒有濕。

然後又看了其他東西如洗髮水等物的擺放位置。

等夏拉回到客廳,我問:「你表姐是不是在家?」

夏拉說:「都是乾的。我去聽聽」

她輕輕的走到康雪房間門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兒後,她輕輕敲門:「表姐,表姐。」

沒有回應。

她又敲門:「表姐,我想問你,我媽就要動手術,我明早去看我媽了,你去嗎?」

靠,這傢伙找借口,也是厲害啊。

康雪房間,還是沒有聲音。

夏拉加重了敲門聲:「表姐!你在嗎?表姐!」

很用力的敲了幾下後,夏拉轉身回來,鬆了口氣:「她不在。」

我把客廳的大門反鎖上,說:「行,那我們進去。」

夏拉伸手進去從客廳擺著的大花盆裡面,拿了一根鑰匙上來。

康雪房間的鑰匙,竟然是藏著在這裡的!

而讓我鬱悶的是,這花盆是放在客廳角落窗口那邊,我放的監控攝像頭拍到的只是花盆的盆腳盆地,如果向上一點,就能拍到花盆全部了,我早就拿到了她的房間鑰匙。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對夏拉說:「萬一你表姐在裡面,還是說那個剛才說的那個借口。」

夏拉點點頭。

夏拉拿了鑰匙後,到了康雪房間門口,兩人都有一些緊張。

夏拉手都在抖,害怕的是康雪在裡面。

她打開了康雪的門鎖,然後擰開門,推進去。

輕輕推進去一點,兩個人從輕微開著的一點門縫往裡面看,裡面沒開燈,黑漆漆的。

怎麼感覺比進鬼屋或者看恐怖片還可怕,心臟都突突突的要跳出胸口了。

我怎麼能如此害怕?

我乾脆推了夏拉進去,反正有借口。

如果康雪在,就讓夏拉直接問她表姐明天去不去看望她媽媽就是。

夏拉被推進去後,輕輕開了燈。

兩人鬆一口氣,沒人。

康雪沒在。

我走進去,環顧了康雪的大房間一圈,房間很大,一張很大的床,有書櫃,書桌。

裝修是古色古香,康雪喜歡這樣的裝修環境。

夏拉忙走到書桌前,開了書桌桌櫃抽屜翻找起來。

我看見康雪的書桌上,那幾本什麼希姆萊傳毛人鳳傳就在她書桌上。

這幾本書原本放在客廳的,不知什麼時候我走過去,翻了一下。

發現這些書,都是蓋著沙鎮那個書店的蓋章。

我記得,上次跟蹤監區長,電工也跟蹤她那次,監區長就是從那個鎮上的書店進去了裡面,裡面難道是她們的大本營,還是通往夢柔酒店的一條通道呢?

夏拉找不見,對我急道:「幫我找啊你看什麼。」

我這才想起這次來的主要目的。

馬上幫忙翻起來。

夏拉一邊翻,一邊奇怪說:「每次都是放在這幾個抽屜的呀,怎麼都

沒了。」

我幫忙翻找,沒找著。

都是平時一些生活用品。

找到的幾本筆記,也都是沒用過的。

夏拉說:「我表姐就是放在這些抽屜里,存摺,賬單,筆記,都是在這裡的。」

我說:「既然這裡找不見,換個地方找。」

我們翻箱倒櫃,從書桌找到書櫃,從書櫃到床頭櫃,再到床底下,梳妝台,卻一無所獲。

夏拉坐在凳子上,說:「我表姐那麼長時間沒回來,她是不是已經把這些都拿走了啊?」

我說:「這有可能。那時候不是你被劫持嗎,那個什麼男的,目的就是沖著你表姐來的,你表姐估計害怕了,就不回家了,把這些東西也拿走了。」

這麼想來,康雪不太可能拿去監獄裡,那麼,她一定還有另外一個平時經常去的地方,也許也是在小鎮上。

我如泄氣的皮球,癱坐在地板上,媽的興奮的半夜跑來,以為撈到證據,所有的一切都要水落石出,結果卻一無所獲。

我說:「彆氣餒,不要打草驚蛇,我想,你表姐以後可能還會拿回來,你要時不時來一次,偷偷進來看看,也許以後會拿得到的。」

夏拉點點頭,然後問我:「那我們還回去酒店嗎?」

我說:「你想住這裡嗎?」

夏拉趕緊搖頭。

她對她表姐已經有了防備,很嚴重的防備心理,而且是基於恐懼之上,夏拉以後是不太可能願意和康雪獨處了,甚至這個房子她都不太想回來的。

我是怕她在康雪面前表現不自然,被康雪給怎麼的,萬一露出了我們要整死康雪的計劃或者馬腳,給康雪威脅或者威逼下,她全盤托出,那這個遊戲就真的沒得玩了。

兩人把房間的東西給擺放整齊恢復原樣,然後離開了康雪家。

走回酒店的路上,夏拉對我說:「我以後再也不想住在表姐家裡。」

我問:「怎麼了。你害怕她了?」

夏拉嘆氣,說:「是害怕,也不喜歡了。」

我說:「那你在她面前還是要表現自然一些的好。」

夏拉說道:「這個我知道。我想搬出來了,明天就去把公司附近那個房子整理好,以後我們住那裡好嗎?」

我看著夏拉,牽了她的手,說:「好啊。」

夏拉靠在我肩膀,邊走邊靠過來:「你答應了我的。」

我說:「有空當然去,平時也比較忙啊。」

跟夏拉住在一起,那一定是諸多的不方便。

夏拉說:「我真的害怕,最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