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24章 你不怕被人利用嗎

第324章 你不怕被人利用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如平時一樣,我跑到放風場,叼著煙,等著柳智慧出現。

到點,柳智慧出來放風場了。

我趕緊的過去。

對著柳智慧,我首先說了謝謝。

她看看我的表情,哦了一聲,說,不用謝。

雲淡風輕。

我說:「你昨天跟我說的,昨晚我依你的說的去做了,我好佩服你,收到了成效。她是真的很依賴我,很相信我。和我背叛了她的表姐。我,想好好謝謝你,可是在監獄裡,在這裡,我真不知道如何謝你。請你吃飯?」

柳智慧又看看我,說:「不用客氣。我們是朋友。」

為什麼我聽到她老是說我們是朋友,心裡就不怎麼的舒服。

我們只是朋友?我們就不能更進一步?

看她那副樣子,也是不想和我更進一步的了。

她轉頭過去,繼續壓腿。

我有點下不來台階,就沒話找話了:「你是不是不喜歡男人的?」

柳智慧笑笑,說:「有哪個正常的女人不喜歡男人的?就像你們正常的男人,有不喜歡美女的嗎?」

我斜斜看著她說:「我覺得你可能就真的不太喜歡男人。」

柳智慧問我:「你是覺得我喜歡你,對你有好感,才叫喜歡男人,對嗎?」

我心裡的確是這麼想的,雖然被她看得出來,但我也要裝一下,說:「有是有這麼一點,比如你,你當然也喜歡男人靠近你的男人都會被你的美貌和魅力所征服。」

柳智慧毫不掩飾,說:「對。」

我說:「可我感覺你根本就不喜歡男人一樣的啊。」

柳智慧問我:「難道非要像你們男人一樣,表現得chi裸裸的好色,才是喜歡?」

我說:「也許很多女人就不好色的吧。」

柳智慧說:「你錯了,女人和男人都一樣,好色,都是源自生理本能。女人大多數不會如此坦蕩,她們要面對更多壓力,中國封建道德殘餘的約束,輿論的壓力。因此即使心中好色,也不會表現出來。大多數人把女人好色與風流,放dang,聯繫起來,讓女人即使有色心,也絕對會隱藏很深。男女好色,雖同是源自本能,但是被本能驅使後的心理行動傾向卻不同。簡單來說,男人見到美貌和性感女子,很容易生好色之心,而且產生佔有的想法或**。是一種**和佔有的姿態,有的甚至想入非非。他們可能會採取追求行動,但大多數不是出自喜歡,而是一種對於美貌女子的征服和擁有的欲求。女人則不同,他們見到美貌和性感的男子,她們僅僅覺得帥或者性感,卻大多不會有進一步的想法,保持「淡定」。是一種欣賞美色和耽於美色的姿態。有的會發發花痴,夢想這樣的男人來追求自己。心裡是一種被動狀態。但女人也有自己的表現手段,嬌、嗔、痴、呆是女人常有的表現,這種好色表現,是春心的萌動,也是一種生理本能下的心理狀態。」

我大著膽子問:「那你面對我,有沒有萌動過?」

她直接岔開話題了:「張隊長,聽說你最近提倡帶頭辦起監區的技能學習培訓班,你算為她們做些實事了。

她岔開了話題,我自然不敢自己自顧自的聊剛才那個話題,就接著她的話說:「這進來嘛,總想著為她們做點什麼事,不想看著她們這麼每天白白浪費時間,而且出去了,還學不到什麼,現在多好,學了幾個技能考幾個證書,出去了馬上能融回社會就好了。」

柳智慧沒聽我說話完,突然說:「以後你少找我。」

我奇怪的問:「為什麼?」

柳智慧說:「你是一個男的,是隊長,每天找我,很快就會有風言風語,我不想惹來麻煩。」

原來她擔心這些。

確實如此,如果我經常找她,就會有嚼舌根的,而且,我怕康雪她們也盯上她,那就真的惹來麻煩了。

我點了點頭說:「好的。」

她直接下逐客令:「那你還不快走?」

我驚訝道:「啊?」

柳智慧看著我:「離開吧,這樣對我們都好。」

我只好說:「好吧,哦,你記得如果需要什麼,我能拿得給你的,或者是需要我能幫到你什麼的,你儘管說啊。不要和我客氣。」

柳智慧說:「快點走。」

靠,好囂張。

沒辦法,走吧。

我說再見,然後離開了。

傷自尊咧,竟然如此對我。

我偷偷回頭,她竟然背對著我,彷彿我從來沒離開過。

更傷自尊了。

這傢伙估計真的是不食人間煙火啊。

這裡面的女人,都那麼的樣子,連朱麗花這樣的鋼鐵戰士,都春心萌動,憑什麼你柳智慧可以這樣子的?

沒天理。

我弄了幾罐啤酒在辦公室里,然後讓人去找了薛明媚來。

薛明媚來了之後,坐在我面前,我拿出四罐啤酒,冰鎮的,放在桌面上,說:「說好的請你喝酒,說了幾個月了,今天終於實現了。」

薛明媚看著桌上的啤酒,問我:「就只有啤酒?」

我說:「先喝啤酒,改天我請你吃飯,喝啤酒,吃好吃的。如何?」

薛明媚開了一罐啤酒,喝了起來,一下子喝了半罐,說:「好久沒喝過啤酒了,好舒服。」

我說:「是吧,薛明媚,如果你好好跟我合作,我倒是會經常請你喝酒,怎麼樣?」

薛明媚又喝了一口,喝完了剩下半罐,然後又開了一罐,問我:「合作什麼?」

我說:「別鬧事了,真的。你害死了我,對你也沒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