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27章 不是不娶是時機未到

第327章 不是不娶是時機未到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上班的時候,我去找了薛明媚。

這次,算我去求她,不要再鬧事了,鬧出事我就真的玩完了。

這賀蘭婷,擺明了把我當成棋子用了,雖然她口口聲聲安慰我說沒事,可真出事了,哪有那麼容易擺平?

只能,去求薛明媚。

就算出賣色相。

沒轍了。

我不讓人去叫薛明媚了,我自己去拜訪她,拜訪大姐,大姐大,大姐大大。

我問沈月薛明媚在監室嗎。

沈月說薛明媚一個人在,其他人去培訓的培訓,幹活的幹活了,而薛明媚不知怎麼的,不去上培訓課。

有課卻不去。

對薛明媚這種人來說,正常,她從來都是不按常理幹事的人。

來到了薛明媚她們監室,看見薛明媚悠閑坐在監室里看窗外。

我讓沈月打開了監室們,讓沈月先回去。

沈月走了。

我走到了薛明媚的面前。

她看看我,繼而繼續看窗外。

我說道:「今天那麼安靜?」

薛明媚回神了,回過頭了看著我,問:「怎麼呢?今天有事?」

我呵呵說:「的確有點事。」

薛明媚攤攤手,說:「那你說吧。」

我看著她,說:「昨天有三個女囚,被我打了,她們打了人,不聽話,鬧事。打了另一個女囚,打得手都骨折了。」

薛明媚輕蔑一笑,說:「我知道。那怎麼了?」

我說:「你不僅知道,而且還是你安排做的。」

薛明媚說道:「然後又怎麼樣呢?」

我問薛明媚:「我對你不好嗎?你非要這麼跟我作對?」

薛明媚說:「我對你也不好嗎?你真以為這裡是什麼天堂?」

我看看頭頂,看著攝像頭,沒關係,我也不做什麼壞事,我遞給她一支煙,薛明媚接過去,我給她點上。

監室當然不可以抽煙,可這裡神通廣大的她們,能弄煙來這裡抽,我進來就聞到了煙味。

薛明媚深深吸了一口。

我說道:「跟你說說我去年剛畢業的事情吧。我去年剛畢業,和女朋友去了一家寵物店上班,租了一套地下室一樣的爛房子住,很差,條件很爛,每個月薪水很少,混得,很慘,很慘。基本上每個月連房租,吃飯的錢,都一毛錢一毛錢的省出來的。後來,女朋友跟有錢的一個光頭的跑了,我很難過,一直到現在,想起這件事,我還很難受。那段時間,真的想死,我不脆弱,相反,我一直覺得我這個人很堅強,像極了小強。只是那段時間,我真的很想死,剛畢業,心高氣傲的我,竟然找了一份每天給寵物洗澡的工作。然後女朋友跟有錢人跑了,然後每天住在爛房子里,吃著泡麵,還有上頓沒頓。」

我盡量渲染自己有多慘,以博取她的同情。

我繼續說道:「後來很幸運,我進來了這裡,好歹是一份單位的工作。我的生活才有了氣色,而且,我進來這裡後,命運似乎對我很好,我現在升了隊長了。我的前途,看起來一片光明,不是嗎?我家裡,父母住在農村老家,瓦房沒蓋,下雨漏雨熱天很熱冬天太冷,父母常年生病。養家,基本是我在養。我想問你薛明媚,你甘心讓我沒了工作?」

薛明媚吐出一口煙霧:「你有手有腳,出去幹什麼不行,給寵物洗澡怎麼了,省吃儉用,給家裡寄點錢,也沒什麼

難的。」

我說:「我靠薛明媚,你講的這都什麼話。那我父母生病了,連治病的錢都沒有,我在這裡上班,以後混久了還能混套單位房,你這麼搞搞我出去了,我的未來不全完了!」

薛明媚狠狠看著我:「你留在這裡,也許是用生命作為代價!孰輕孰重!你,不懂嗎?」

她總是覺得她為我好,我也承認,她確實希望我好。

我問她:「你是不是真的一定要和她干架?」

薛明媚丟掉煙頭:「誰知道。」

她無所謂的樣子。

看來她也聽不見去了,我求她也沒用,如果真的鬧事,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我換了角度來說:「你願意,忍心看到監獄裡那麼多人受傷?甚至死亡?她們進來這裡,意境夠慘了,你還要搞得她們延長刑期,受皮肉之苦,你居心何忍!」

薛明媚說道:「你看過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嗎?人天生,並將永遠,是自私的動物。我不這麼做,我就可能被人整死。」

靠,她也看過國富論。

這也沒什麼奇怪,薛明媚本身就是高學歷高智商的女人。

我問她:「是誰逼迫你?」

她冷笑一聲,說:「張大隊長,你不是救世主,別問那麼多了。該幹嘛幹嘛去。」

她扭過頭,不看我了。

我只好換其他話題,我問她:「她們幹活的幹活,學習的學習,你為什麼不去學習,好像有你報名的課。」

薛明媚說道:「這你也要管嗎?」

我說:「我也想你上進,好好的學一些東西,出去後快點融入生活。」

薛明媚低頭,捏自己的手指甲:「能活著出去的那天再說吧。」

我問她道:「到底是什麼,讓你這樣子做,是誰逼迫你的!不能和我說嗎?你真以為我幫不了你?」

薛明媚說:「別講這些了,可以嗎?如果你跟我討論這些我不想討論的話題,我不歡迎。不過,你如果想和我深度討論另外的一些話題,我很歡迎。不討論也行,我們用身體來行動?」

她一臉媚態看著我,又發騷了這娘們。

我站起來,說:「那看起來我只能去燒香拜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