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29章 家庭的味道

第329章 家庭的味道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謝丹陽媽媽較勁了:「我就不信每天都忙,忙到孩子的婚姻大事都不理了!」

謝丹陽爸爸馬上說:「沒事沒事,他們沒空,我們開車去他們那裡一趟嘛。孩子他媽,我們嫁給人家的。」

謝丹陽媽媽說:「嫁給怎麼了嫁給。現在是他來我們這裡的了!」

她說這話還很大聲的喊,謝丹陽馬上叫住:「媽!」

我氣道:「既然這麼說,阿姨,我覺得我們沒必要談下去了。我不想讓我爸爸媽媽這輩子受委屈。」

謝丹陽媽媽也生氣了:「誰讓他們受委屈了啊?」

我看著她,真想站起來就走。

謝丹陽踢了我一下,對我搖搖頭,示意我不要和她媽媽吵架。

謝丹陽的爸爸急忙對謝丹陽媽媽說:「孩子她媽,我們今天,來談事,談孩子結婚的事,不是來吵架。這是我們的女婿啊。」

謝丹陽媽媽看著我,我也看著她。

我想如果我真娶了謝丹陽,如果我父母過來和我住,不知道父母得受這個岳母多少氣。

謝丹陽媽媽看著我,一雙凌厲的眼光掃射過來:「那你是怎麼想法的?」

我能怎麼想法,我只能看謝丹陽什麼想法了。

謝丹陽說:「媽,剛才不是說好我要和張帆商量嗎,還要和他家人說呢。」

謝丹陽媽媽苦口婆心起來:「丹陽啊,你這年紀,不小了,還要等等等,再等就嫁不出去了。」

謝丹陽說:「好了媽媽,我知道了啦。我早點就是了。」

謝丹陽媽媽苦了臉:「你這孩子啊,從小到大,媽媽都覺得你讓我省心,可現在你這個問題,是一輩子的大問題。」

謝丹陽說:「媽媽我知道了。那我們還要去買點東西,去逛街,我們先走了啊。」

謝丹陽媽媽說道:「記得要快點。」

謝丹陽拿了包包,我也站了起來:「阿姨叔叔我先走了,謝謝你們的招待,我吃得感覺很爽。喝得也感覺很爽。」

謝丹陽爸爸還自言自語的說話:「你感覺很爽?」

我說:「是的,感覺很爽,那我先走了,再見。」

謝丹陽和我出來了外面後,去前台買單,花了兩千五百多,那瓶酒挺貴的。

我說:「哎,真是個孝順的孩子啊。」

謝丹陽說:「我媽媽一下要是去買單,她不心疼死才怪。」

然後她又給了服務員五十小費,跟服務員說:「等下我爸爸媽媽下來結賬,你就說我買單了,告訴他們只消費了七八百。」

服務員說好。

我和謝丹陽出了外面,謝丹陽說道:「還挺早,我們不如走走。」

我和她走在大街上。

我說:「不好意思啊,宰了你一頓。」

謝丹陽說:「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我說:「呵呵,我也是個小心眼,一想到你媽媽爸爸介紹別的男人給你,我的心裡就不舒服,我就狂點點點點!讓他們也不舒服。」

謝丹陽說:「你這人那麼小肚雞腸。你怕我被別的男人搶走?」

我說:「哈哈你想多了,我是覺得他們不尊重我,說別的男人比我好比我厲害,有誰喜歡自己被比下去的感覺?靠,你還真自戀,你被誰搶走,我才懶得理你,搶走最好,以後再也不用面對你那厲害的老媽了!」

謝丹陽打了我一下說:「沒良心的東西。」

我抓住她的手,嘿嘿笑著:「想打我。你不知道我現在經常去學武,

身手敏捷?」

就這麼拖著她的手。

謝丹陽假裝要甩開:「不要抓我的手。」

我不讓她甩開:「不可以?」

謝丹陽說:「你今天牽手這個,明天牽手那個,我嫌你。」

我就放手:「那行吧。」

反倒是她自己抓住了我的手:「你就放?不給你放!」

我笑了。

謝丹陽說:「我媽媽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她總是這麼說話,我和我爸怎麼說她也不行。」

我說:「唉,真不知道你們兩怎麼能受得了你媽媽。我說真的,我家裡我爸媽都是那種不太說話的農民,可他們有時候說我幾句,我都受不了,你和你爸爸,每天讓你媽媽這麼嘮叨指責挑剔,你們還能受得了,心胸實在寬廣。」

謝丹陽說:「我才沒心胸寬廣,是我知道,頂嘴只會換來她大嗓門升級的吵架。」

我說:「我現在是沒和你結婚,還能頂嘴,做了女婿,就不能頂嘴了,否則就是不孝順的。所以還能頂幾句。可是要我忍受你媽媽這麼無理的取鬧,我真受不了,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和你結婚。」

謝丹陽站住了。

定定的看著我。

她問我:「你已經決定了?」

我也站住了,看住她說:「說句真的,當時你和徐男提出這個主意,我覺得這主意真是餿主意。我有時候考慮我自己多一點,但也為你考慮一點,你這麼如花似玉的城裡大姑娘,跟了我,真的是虧了,我也怕我自己糟蹋了你一生。你媽媽不是最主要的我不想娶你的原因,她那邊,我可以忍一忍,這沒什麼,可是萬一我們結婚了,將來我們幾個都不幸福怎麼辦?」

謝丹陽也沉默了。

我說:「這個事情,我們還是要從長計議的好,萬一你真嫁不出去,我娶你。好吧?」

我心想,她怎麼可能嫁不出去?

謝丹陽無疑是個條件優秀的女孩,可是我覺得,我是喜歡,但是不愛,愛和喜歡我分得清楚。

少了一種想要相濡以沫的感覺,和她在一起,我聞不到家庭的味道。

一個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