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30章 又來破壞我好事

第330章 又來破壞我好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賀蘭婷咳了兩下。

看來是咳嗽感冒了啊。

我僵住了表情,對賀蘭婷說:「表姐,晚上好,好巧啊!買咳嗽藥啊。你感冒了啊?」

然後急忙對女導購員說:「哎我說我買金嗓子喉寶,你拿給我這個,不是金嗓子吧!」

然後把那盒套推回去給導購員。

賀蘭婷問我道:「是很巧,又騙了哪個女孩子出來啊。」

我說:「沒有,我喉嚨痛,買金嗓子喉片,我還沒看清楚呢,拿錯了吧!哎服務員我要那個那個,不是這個!」

女導購員拿了一盒京都念慈庵給賀蘭婷,然後對我說:「你剛才不是指著下面說要岡本嗎?」

我急忙說:「我什麼時候要岡本了?我說金嗓子吧!怎麼成岡本了!你這什麼耳朵!麻煩你快點好嗎,我喉嚨好痛。」

女導購員怨氣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拿走了那一盒,給我換成了金嗓子。

我掏錢,對賀蘭婷說:「表姐,真是太巧了啊,呵呵,這錢我來給就行了,你先走吧,不要給錢了,我來給,我錢多!」

賀蘭婷說:「我本來就打算讓你給錢。」

我說:「真是小氣鬼,那麼有錢,還什麼都讓我出。連個避孕套的錢都讓我出。」

說完,我臉色一變,自覺失言,急忙說:「連一瓶念慈庵咳嗽藥都打算讓我出。好了好了,出就出吧,誰讓你是我表姐呢。你走吧,我來給吧。」

當下之急,應該先趕走她才是最要緊的。

她卻不走了,看著我,問:「我想和你聊聊。」

我看看外面,說:「現在天色不早了,改天吧。明天怎麼樣?」

賀蘭婷問我:「很急嗎?」

我給了錢,然後沒好氣的說:「急什麼啊我,反正出來玩,不過我有朋友等我,要去喝酒啊!讓人家等久了不好意思的。」

賀蘭婷說:「行,我要一起去,帶上我。」

我問她:「為什麼啊?」

賀蘭婷說:「我想找人陪我喝酒。」

我覺得她是不是像上次一樣,故意的壞我好事,記得我那次和安百井,劉慧,唐曉傑他們出來,我和劉慧都快那個什麼了,就是賀蘭婷壞了我好事,我指著她手裡的京都念慈庵說:「表姐,你都咳嗽感冒了,不要喝酒了,快回去吧,喝多點水,早點休息,要把身體養好啊。這天氣又冷又熱的,颳風又下完雨大太陽,確實容易感冒啊。晚上風多,你感冒了就不要出來吹風了,我們去喝酒都是在燒烤,在外面吃燒烤。」

賀蘭婷說:「那我也去吃燒烤,沒事,這點咳嗽,很快就好,勞你操心。」

尼瑪大爺。

我說:「那先借給我電話,我先問問我朋友還在不在那裡先啊。」

賀蘭婷給我手機。

她幫我開了密碼。

我拿著她手機,按了號碼,然後:「喂,喂,喂!哦,是這樣子啊!好好好,那行行行,去你家是嗎,就我們幾個男的是吧?好好好不帶女人,絕對不帶女人,不然喝酒沒意思是嗎?好好好。」

我假裝掛了電話,然後還手機給她。

還手機了後,我才想著要刪了號碼再說謝謝她的。

我給了她手機後,又要搶過來,賀蘭婷把手機一拿走後就一晃,不給我拿了:「幹什麼?」

我說:「唉打了電話嘛,最好刪了記錄,不然我號碼在裡面,礙著你眼。」

賀蘭婷說:「沒關係。」

我說:「好吧表姐,我那幾個朋友說,去他們家喝酒,然後呢不帶男人,然後呢不是,不帶女人,就是不要帶家屬,我們好久聚一次,想好好喝一次酒。」

賀蘭婷問我:「是嗎?」

我說:「表姐你非得幹嘛今晚一定要和我喝酒啊?」

賀蘭婷說:「我心

情不好,可以嗎?」

她拿著手機一看,問我道:「137尾數是8?你的朋友的號碼?」

我說:「是的。」

賀蘭婷刪除了號碼後,說:「我幫你刪除了號碼。」

我心裡高興了:「謝謝,勞煩你了。呵呵。」

賀蘭婷問我:「好吧,我懷疑你是騙我的,我想自己打過去問你的朋友的。你現在告訴我,你朋友號碼是多少。13幾了?」

我傻眼了,靠,我是亂按的號碼,哪裡還記得13幾了。

我說:「哎表姐,還問什麼問了,你回去吧啊,趕緊的,回去,睡覺。晚安了啊。」

賀蘭婷又問我:「你沒記得剛才亂打的號碼是不是?」

我說:「是有點忘了我記性不是太好我這個人什麼缺點都沒有,除了記性不是很好。」

賀蘭婷說:「是吧。剛才記得現在記不得。那麼,是不是137xxxx328?」

我高興的一拍手,剛才我就是打這個號碼:「對啊!就是啊!你怎麼記得啊。」

賀蘭婷給我看她的手機:「因為我沒有刪除。」

我拉長了臉,說:「表姐,別玩我了,沒意思啊。多沒意思。」

賀蘭婷問我道:「這真的是你朋友的號碼?」

我怕她打過去,但是又不能說不是:「對啊。可能他現在已經關機了。」

估計亂按的號碼,會打不通吧。

她又給我看號碼:「現在移動的號碼有十位數的嗎?」

我一看,靠,少按了一個號。

原本十一位的,只按了十個。

我尷尬的看著她。

她說:「你朋友的手機號碼挺好的,少一位就比較好記。」

我只好說:「好了好了,我實在是有點急事,可以嗎?讓我走吧。」

賀蘭婷說:「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