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32章 手段只是其次

第332章 手段只是其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一大早的,我就被踢了幾腳:「起來王八蛋!我的裙子!」

我迷迷糊糊看著賀蘭婷,她氣著又打了我幾下,扯著裙子拿了起來。

夢中被這麼踢醒,我也生氣了,坐起來罵道:「你不給我被子!不給我毯子!什麼蓋的都沒有,我能怎麼辦!」

賀蘭婷氣著問我:「你知道我這個裙子剛買,沒穿過,多少錢嗎?這是我要參加我朋友婚禮特地買的,一萬多。這是什麼?都成了皺褶!」

我咂咂舌,說:「一萬多。sha比買一條裙子一萬多。」

賀蘭婷把裙子扔在我臉上:「給我弄平整!」

我看著裙子,的確皺褶了,我說:「弄什麼平整啊,我靠,拿去給那些搞乾洗的弄兩下不就行了?」

賀蘭婷說:「我現在就要出門,過去那裡,穿著過去。」

我站起來,拿著裙子,說:「弄平整,怎麼弄?」

賀蘭婷說:「要不你去商場買一條新的給我。」

我看著外面,說:「可是現在商場也還沒開門啊!」

賀蘭婷說:「那你就弄平整!」

唉,真他娘麻煩。

我扯了兩下,說:「怎麼弄平整,你告訴我?有沒有電漏斗還是燙衣服的那個什麼瑋斗的。」

賀蘭婷罵道:「我這一萬多的衣服,你拿那個來整?你去敲一家乾洗店開門,讓他們幫弄!」

我說:「你那麼凶做什麼,不就是一件衣服嘛!」

她聞了一下隨之罵道:「不就是一件衣服?那你賠我?全是汗味!」

是的,昨晚我沒有洗澡。

爬上爬下那個樓梯,我全身是汗。

實在太累就不洗了直接睡了。

我說:「神經了。」

她突然抬腳就踩:「你敢罵我!」

這一腳,完全是無意中抬腳就踩過來的,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就被她踩翻在地,她這一腳,飽含力量,完全沒有說腳下留情的意思。

然後氣憤的她並不因此而善罷甘休,而是繼續一腳又踩上來!

我趕緊的一閃,她這一腳,完完全全是沖著我命gen子來的。

怎麼這麼狠毒啊!

她怒道:「我想起來了,昨晚你摸我,還想對我動手!趁我醉,想要像上次一樣對我,是嗎!」

我爬了起來,心驚了,她還是知道了這事,我還以為她醉了不懂。

我急忙說:「你一個大領導,要注意身份啊,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動手動腳的!有**份啊表姐。」

她氣道:「你都對我這樣了我還不能動手了!」

她說著,也許是想到上次我喝醉對她用強的,氣不打一處,抓起茶几上的一個不懂裝什麼的大瓶子就扔了過來,幸好我身手敏捷,抱住了,然後把瓶子一放:「表姐我先走了我還要去上班,衣服你自己搞定啊!」

說完趕緊閃人,當我開門的出去的時候,一個不知什麼物件嗖的從頭上頭髮上掠過去,當的一聲砸在外面走道的牆上。

好危險。

我馬上逃之夭夭,跑下了樓

梯。

媽的,真是一個危險的女人,那差不多砸在我頭上的到底什麼玩意,如果打中,我的頭估計要開花了。

在一樓,等有人開門出去,我跟著出去了。

出去了小區後,找了一家早餐店吃早餐,越想越是不爽啊,好心送她回來,昨晚錯過了和謝丹陽的大戰,這一大早還被打了一頓,做好人難啊。

以後他媽的她自己喝醉,自己滾回來得了,想我送,沒門。

不過,我自己當然也有點原因,昨晚的確是想動她了,趁她醉的時候,可是我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還能清醒起來。

下次看來要灌醉她,就該讓她多喝幾瓶的。

這傢伙可比夏拉難灌醉很多。

「為什麼放我鴿子!」

當我在辦公室上班的一大早,謝丹陽來找我,就是這句話。

我放你鴿子,你以為我想放你鴿子,我昨晚都脫褲子了,我哪裡想放你鴿子。

我飽含深情的看著謝丹陽,內心想了一個借口和理由:「丹陽,你要相信我,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的朋友喝醉了,剛好路過,然後我看他這樣子,怕他出事,就送他回家啊。誰知到了他們家,他家高檔啊,我自己呢,出了他家的門坐電梯,可是那個電梯啊,需要刷卡,我沒卡啊。我只好走到一樓,然後那個一樓,也是鎖著的,是需要鑰匙或者卡的,我也沒有啊。然後我可憐啊我,我馬上走回樓上,全身是汗,接著呢,我就敲門,狂敲他家門,狂按門鈴,然後,敲了兩個鐘頭,按了兩個鐘頭,沒用。他已經醉死了。我呢,你知道我在哪裡過夜,我是在走道上睡的。唉,真是悲劇的一個晚上,我現在困死了,我先睡一下,你先走吧不要理我了。」

我一邊說一邊可憐的看著謝丹陽,然後假裝打了幾個哈欠。

謝丹陽斜著頭,半信半疑的看著我:「你朋友是男的是女的?」

我說:「男的,一個性格很厲害,很變態的男的,不僅變態,又猥瑣,而且無恥下作,還特別的暴力,長得雖然好看,可是小氣,坑爹,坑我,真是個損友,算我交友不慎。」

謝丹陽說:「那你也不打電話和我說一下。」

我說:「手機都沒有,手機是他的,昨晚用他的手機打的。」

謝丹陽說:「那我要是沒睡著,早知道就打過去給你的朋友,可能他聽到了手機響能給你開門了。」

幸好謝丹陽沒打過去啊,我說:「唉,這也不能怪你丹陽,怪我,是我沒處理好這些事。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