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34章 就是要整到你被開除

第334章 就是要整到你被開除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等了一個多小時,依舊沒有等到她。

或許她今晚不會來了。

無奈的我,打了的士,回去小鎮的旅社。

在旅社,我拿了手機,看了看,有夏拉的未接來電。

我給她打了過去。

她媽媽手術成功,恢復得不錯,這才沒幾天,都可以下床走路了。

但是她媽媽又開始念叨說她沒本事什麼之類的,巴不得她死之類的。

她說她想回來了,她煩她媽媽了,也想我了。

我和她一頓甜言蜜語,然後哄哄她,接著掛了電話。

還有兩個未接來電,林小玲的。

不管她。

我打給了麗麗,說我現在需要她幫一個忙,還是要她幫忙勾引某個傢伙的那一套。

麗麗有錢拿,滿心高興答應了。

我說那就明晚見。

她說了好。

洗澡躺下後,我想著監獄裡薛明媚的那檔子事。

看來要打動薛明媚,是很難的。

不過至少,她是為我好的。

明天我請她吃飯吧。

次日下午下班的時候,我讓沈月徐男去把薛明媚叫出來,押送到食堂去,我開了一個包廂,請她吃飯喝酒。

履行我的承諾。

我點了菜,薛明媚到的時候,我點的菜已經都上了。

我還開了一個包廂,在對面,是給徐男和沈月兩人的。

點的是和我這邊一樣的菜。

她們為我做事,那麼忠心耿耿,理應請她們的。

薛明媚進了包廂後,走過來就從我身後摟住了我的脖子:「想我了?」

我看著她,媚眼如絲。

我說:「你太瘦了,除了前面的豐滿一點之外,還是吃多一點的好。我知道,監獄的伙食不怎麼樣,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就好好吃吧。也謝謝你賞臉。」

薛明媚呵呵笑了笑,在我臉上親了一下:「你知道嗎?你太好了。所以我有時候很討厭你。」

我說:「你討厭我幹嘛?我好你還討厭我。」

薛明媚在我身邊坐下,說:「對我這麼好,一定也會對別的人好。在監獄裡,除了女人就是女人,我會吃醋。所以討厭。」

我說:「你承認你喜歡我了?」

薛明媚說:「我從來沒掩飾過,可這可能也不是喜歡,因為這裡只有你一個男的,我上哪兒去找別的男的?所以只能找你了,就算只有你,我也有佔有慾的。」

我說:「廢話多多,快點吃吧。」

我還要了啤酒,給她倒了滿滿的一杯。

她拿起來,敬酒我:「謝謝你。如果這是在外面,我會更愛你。」

我笑了笑,說:「也謝謝你。」

她一口氣喝完,然後問我:「謝我什麼?」

我說:「謝你也對我好,心裡有我,對我好。」

她放下杯子,給我夾了菜:「先吃吧。」

我說謝謝。

薛明媚對我笑笑:「是我該謝你才是,讓我找到了戀愛的感覺。」

我問:「吃這麼一個飯,就有談戀愛的感覺了啊?」

薛明媚凄涼的說:「你在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你難道還不知道女囚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嗎?

我說:「唉,說的是啊。不如以後這樣吧,我經常請你吃飯,不過你讓我開心就成。」

薛明媚說:「算了吧,我知道這裡的東西可不便宜。再說你都要快被開除了,還請我吃飯,這頓飯是最後一次,等我出去了,我請你。」

我看著她,問:「你他嗎的就這麼堅定我會被開除?」

薛明媚說:「是。就算你不被開除,我也要弄到你開除。」

我說:「靠。」

薛明媚說道:「出去吧,早點出去,好好做其他事,就是給狗洗澡,給人洗澡,都比在這裡好。」

我做了個停止的手勢:「停!別再老話重提了,沒有意義!stop!」

薛明媚說:「還懂扯英文。」

我說:「唉算了,在高學歷的你面前,我是班門弄斧。」

薛明媚吃著吃著,靠近我,拋媚眼問我:「剛才你說,如果讓你開心,你經常請我吃飯,請問是要怎麼樣的開心呢?」

我看著她,問:「你說呢,怎麼樣的開心?」

她是吃飽了,靠得我更近,貼著我,問道:「好久了,你都沒碰我了,很想了。你呢?」

我說:「我還好啊,還頂得住。」

她問我:「那是因為你有女人,假如你沒有女人,你能受得了?」

我呵呵的問:「你怎麼知道我有女人?」

她說:「這種幼稚的問題就不要問了行吧。」

我說道:「好,不問。不過呢,你想碰我也可以,我們可以交換一下,如何?」

她問我道:「交換什麼?」

我說:「說錯了不好意思,是交易。」

薛明媚皺起眉頭,問:「交易?交易什麼?你要錢?」

我說:「你也把我看得太賤了吧,我這樣子豈不是成做鴨的了?」

薛明媚問:「那你想交易什麼?」

我說:「告訴我,背後推你出去當槍使,讓你和521打群架的人,是誰?」

薛明媚臉色一變,靠回去她那邊,說:「別問那麼多了,對你沒好處。」

我說:「我不問不行,因為有人也要借你們的手除掉我,我要背黑鍋了被開除。」

薛明媚仰天長嘆,然後凄涼一笑,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就會身不由己。」

我看著她。

她問我道:「有煙嗎?」

我拿出一包煙,放在桌上。

她自己拿了一根煙抽起來。

我說道:「其實,你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