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35章 攬功推過

第335章 攬功推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讓我去處理這些破事。

我干好了,功勞是你們的。

干不好,處理不好,就讓我背黑鍋。

我說:「呵呵,監區長,抱歉,我個人能力有限,剛當上隊長,對很多要處理的問題,都不太熟悉,能不能安排馬隊長,或者指導員來幫幫我處理。」

我也有心機,我要找一個職位比我高的,來替我背黑鍋。

康雪馬上對監區長說:「監區長,小張從進來監獄工作開始,到現在也才半年這樣的時間,就已經靠他的能力升上了隊長,這說明他也是有點水平的。我相信他能處理好這些小問題的。」

康雪這心機傢伙,比我還厲害。

果然是學毛人鳳希姆萊出來的,一聽我說的話,就知道我想要找個人幫我分擔背黑鍋,她馬上就把我捧上天,讓我繼續頂雷前進。

監區長自然也是這個意思,從她剛開口我就知道她就是讓我繼續幹下去,如果出事你丫就背黑鍋的意思。

這一次,她說的更加chi裸裸:「小張,你上來隊長的職位,也有快一個月了,上面為了好好的栽培你,可謂是用心良苦。你一上來就讓你獨自去處理那麼重大的工作,這也是因為康指導員等領導對你很看好的原因。」

看好你大爺啊哦。

我說:「謝謝指導員,各位領導們。」

她繼續說:「可自從出現了一定規模的混斗後,我們監區,沒多久又出現了小規模的毆鬥,這究竟是什麼原因?我聽有人說,是你辦事不力,對嗎?「

我心裡憋著火,臉上還要掛著笑,說:「監區長,這事的確有點棘手,也是因為我水平不夠的原因。我申請,換工作經驗更加豐富的有能力的人去處理。」

說完我看著馬玲康雪指導員等人。

她們一個一個的假裝低頭吃東西,看別處,喝飲料。

尼瑪。

監區長說道:「小張,這個事,你已經跟進處理了,現在這個節骨眼換人,對解決問題的作用不大啊。就這麼著,我們呢也不能老是給你壓力,你放心去辦吧,出了什麼事,到時候再說。」

我靠。

出了什麼事,你怎麼不幫我扛責任,到時候再說?

到時候你就說:「就張帆你處理這麼點事都整成這樣,去背黑鍋吧!」

我搭著笑說:「謝謝監區長和各位領導的大力支持。我敬監區長一杯,謝謝。」

一餐酒,喝得心裡堵著一樣。

好不容易喝到了散場,我馬上出去了監獄,出了外面。

去給麗麗打了一個電話,約她出來。

她特地請假出來了。

因為,來替我做任務,可以拿到更高的報酬,相比之下,誰會那麼傻,有多的錢不要呢?

我就去了鎮上去等她,戴著帽子,坐在那個書店的隔壁小超市門口等。

這書店,來來往往進進出出的人還挺多。

難道說,康雪和監區長的另外一個基地,就是搞在這裡嗎?

鎮上還是一如既往的繁榮,鎮上花枝招展的美女也是一如既往的多,似乎在另一個地

方那場轟轟烈烈的掃黃從來沒有影響到過這裡。

當麗麗找到我的時候,撲過來衝進了我的懷裡。

我抱住了她。

她笑意盈盈對我說道:「我好想你,你有沒有想過我?」

我在麗麗臉頰上親了一下說:「想啊,想到我每天都睡不著覺,那思念,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像是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山無棱天地合,都不敢與君絕。」

麗麗打了我一下:「亂說。」

雖然打歸打,臉上還是甜蜜蜜的笑了一下。

唉,我每天昧著良心說謊話,對這麼多的女孩子用一樣的調調講想念她們的鬼話,我真不容易,感覺不會再愛了。

我已經是極品,她們卻又更極品,這麼爛的台詞都會相信,要不怎麼說嘴笨的男人沒女人愛呢,女人不在乎聽的什麼東西,只在乎聽的感覺。

我說:「你看,我瘦了許多吧?」

麗麗打量了我一下,說:「還真的瘦了一點。」

我鄭重其事的說:「看在我想你想到人都跟黃花瘦了的份上,今天這頓雞肉煲,你非請不可了。」

麗麗馬上說:「你又要宰我!」

我說:「我靠我現在是介紹生意給你啊,我都沒有跟你拿提成費,你居然說我宰你,你這也太無恥了吧。」

麗麗目的就是為了這單生意,問我道:「那又要我做什麼啊?」

我說:「唉,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她老是覺得她男朋友對她用情不專,平時喜歡用什麼默默啊,威信啊,扣扣啊,上網,上手機,聊很多不三不四不五不六的女生,然後她現在準備要和他結婚了,感覺不對勁,就想試試他。找個人試試他,但是不能找閨蜜啊,萬一被識破,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前段時間不是剛出新聞嗎?有個女的,為了測試自己老公,讓自己的閨蜜去測試,結果她老公知道了這回事,馬上就離婚了。真是得不償失,我這女性朋友,她可不想干那麼愚蠢的事兒,所以,拜託我了,所以,我找你了。」

麗麗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問:「怎麼了?難道我又帥了嗎?」

麗麗說:「你好像在電話里說是你想搶人家女朋友,然後讓我去分離他們。」

我大吃一驚,繼而馬上恢復平靜,說:「瞎說!這沒有的事,我沒得這麼說。」

麗麗說:「你沒得就沒得,你幹嘛那麼激動,難道真的是你的事?」

我乾脆說道:「行吧,你愛怎麼說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