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38章 試她的辦法

第338章 試她的辦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怎麼試她呢?

我想了想,暫時還想不到一個好的招數。

不過,我想跟蹤她。

我對司機師傅說:「跟著那輛商務車,不讓他們發現,可以嗎?」

司機師傅說:「如果他們去一個偏僻的地方,沒有車子,我們跟著,那很容易被發現。」

我想了想,說:「那麻煩把我送到沙鎮。」

我想趕在彩姐到沙鎮之前,趕過去到沙鎮,看看她是否會去沙鎮。

然後,司機師傅在我的催促下,開得很快,到了沙鎮。

我在進去夢柔酒店的那條小路對面的一個地方躲了起來。

不多時,見到那輛轎車開路,後面跟著彩姐的商務車,可他們並不在小巷子前停車,而是一路馳騁,開到了街尾,然後拐進另一條路進去。

真是條條大路通羅馬,通往他們酒店的路,總是那麼的多。

看著他們的車消失在拐角,我只好回去旅社睡覺。

洗澡躺下後,想著,該如何打探彩姐心裡對我的想法呢?

她是懷疑了我,還是已經查出來我的身份?或者把我當成了敵人看待?

最危險的時刻,莫過於對對方一無所知,對方將要把你吃進嘴裡,卻還察覺不到任何危險的時刻。

我點了一支煙,抽了幾口,扔掉煙頭,睡覺。

一早去上班,在辦公室,門被踢了進來,朱麗花氣勢洶洶的殺進來了。

意料之中。

我給她泡茶,請她坐下:「請問朱同志,您一早來我心理諮詢辦公室,我看你臉上帶著不快,想必心裡一定有點什麼心理問題需要向我諮詢。看在我們關係那麼好的份上,我不收你錢。」

我把茶杯遞給她。

她一推開:「你少來這套!我問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問她:「你告訴我,我怎麼樣做了?」

朱麗花說:「你少和我裝蒜,你心裡打的什麼鬼主意?讓人來測試他。你什麼意思?」

我說:「沒有啊,不關我事啊,我昨晚已經和你說了,我朋友說我被你男朋友給嚇唬了,想要捉弄捉弄他,我擋都擋不住,也就是這樣。」

朱麗花問:「你是不是打算讓你那個女人把他給騙去怎麼了,然後報警說他強x她?是不是?」

我無辜的說道:「你想得怎麼那麼多,我朋友說只不過在你男朋友想要什麼的時候,就把他趕走,讓他氣死,就那麼簡單,你為什麼把我想得那麼壞啊!」

本人平生撒了無數的謊,這個也只不過是其中一個,當然也不完美,但是朱麗花也實在搞不懂我的真正目的。

她說:「你不壞?可能你心裡打的主意比這個更壞!你這個人,怎麼那麼陰險可怕。」

我問朱麗花說:「我害過你嗎?」

朱麗花說:「我要不是強烈反抗,你不早就害了我!」

我撓撓頭,說:「好吧。那就當我是壞人好了,不過我跟你這麼說,我的目的就是如此簡單,讓那個女的玩玩你男朋友,讓他看樣子得到卻得不到痛苦的樣子,僅此而已。至於你們所猜想的,讓他怎麼了我們就去告他強x什麼的,完全是你們自己所亂想出來的!」

朱麗花哼了一聲,鄙夷的說:「我以前還覺得你是個正派的人,什麼陰險怎麼來。你傷了他眼睛,他今早起來眼睛都是腫的,這你要怎麼算?」

我說:「我靠花姐,是他先動手的!我都沒打過他,他直接二話不說就揍我,我反抗也有錯?」

朱麗花氣道:「怎麼沒有錯!他打你是應該,你被打活該!誰讓你那麼賤那麼陰險。你先害他!」

我和她爭辯:「我害他?你不問問他,上次莫名其妙的開口就威脅我,是我先害他還是他想先害了我。他還以為我要和他搶你,就你這種貨色,白送我都不要,倒貼錢我都不要,他想多了吧。」

朱麗花大聲問我:「你說誰倒貼都不要呢你!那我上次不和你道歉過了嗎!」

我說:「我不也和你們道歉過了嗎,昨晚我還去買一瓶水給你們洗臉洗眼睛,你還想我怎麼樣?」

朱麗花定定的站起來,看著我:「你的意思說你不打算對他賠禮道歉了?」

我說:「我賠你大爺!」

朱麗花轉身就走。

走唄,我看你能奈我如何。

不就是想打架嗎,打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沒想到,我還真躲不起。

因為,下班了之後,我剛出去外面,就被堵了。

朱麗花男朋友的豪車停在監獄大門口,應該說是橫在監獄大門口,可橫了。

我抬起頭,看見他。

估計是打不過他了,跑!

跑步從來都是我的強項,全班我跑前三沒問題,打籃球連打兩場也沒問題。

只是。

那是相對比而言。

我還沒跑出兩百米,這傢伙就擋在我的面前。

氣都不喘一下。

他媽,厲害。

這傢伙果然身手不同凡響。

我馬上轉身就又要逃。

他啪的抓住我的肩膀,用力一按,腳往我膝關節踢一下,我就跪下去了。

疼。

他轉到我的面前,說:「跑啊!」

我看著他,他年紀不大,也許比我還小,看面相是年輕得很。

可他怎麼那麼能打能跑。

我看看四下無人,乾脆臉也不要了:「大哥,一切都是誤會,我錯了,求大哥放過我。」

媽的這時候我可不談什麼尊嚴了,尊嚴值錢嗎?

相對於一頓毒打,我情願服軟求他放了我。

男子漢大丈夫,就該能屈能伸。

這傢伙,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