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40章 頑強不屈的精神

第340章 頑強不屈的精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喝完了一杯,我繼續倒酒。

她看著我的眉頭,說:「他們下手還挺重啊。」

實際上,眉頭這裡,是朱麗花男朋友踹我的。

我說:「是有點啊。」

彩姐貌似關心的問:「疼嗎?」

我忙說:「不疼啊,還好啊。打的時候有點疼,現在不怎麼樣了。」

彩姐說:「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是不是在酒吧里,她聞不到了我身上的藥味。

說著,她伸手過來碰到我的眉頭,一下子,疼。

我條件反射的身子後撤一下,她道歉道:「抱歉。」

我說:「沒什麼的,可能明後天就好了。喝了點酒,感覺也沒那麼疼了。」

彩姐說道:「這幫人,是上次在這裡打你的那幾個吧?」

我說:「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沒看清楚就被打了。不過我不想再和他們再鬧了。」

彩姐問我:「那,如果他們還纏著你呢?」

我說:「那到時候再說。」

彩姐舉起杯子:「心地善良可要看地方。」

我說:「要不是看在我叫人叫不過,打也打不過他們的份上,我早就和他們不要臉了。」

彩姐笑了起來,說:「你真是個好玩的孩子。對了,見了你那麼久,我該叫你什麼好?」

我想了想,說:「小張。」

彩姐說:「姓張。囂張的張。」

我說:「我從來沒有囂張過啊,我很低調的。」

彩姐說:「看不出來你低調,倒是看得出來你很囂張,有點不怕死。」

我呵呵的說:「過獎了,其實我很怕死,不過為了你,才膽子大了一點。不然平時在別的時候,讓我和他們幾個打起來,我是不可能的。我怕疼。」

彩姐問我:「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她開始試探我,查我。

我說:「彩姐這是在做家庭考察嗎?」

她笑了笑,說:「只是好奇,不想說就算了。」

在我和她聊天的過程中,我感覺得出來,她其實挺平易近人的,而且很會關心人,這也難怪她的手下們都為她賣命,願意為她賣命,士為知己者死。

可是當她生氣起來,還是挺厲害的。

我喜歡聽她講故事,她身上有很多故事,很多她都願意和我說,例如商人之間的應酬,某個人的奮鬥史,某個人從地攤賣瓜子到省里的水果大王。還有一個朋友從一個小賣部做到超市連鎖,等等等等,在我感慨的同時,心裡也痒痒的,聽起來這些人成功好像都不是很難啊。

我說了這句話:「彩姐,怎麼聽你說起來,都不難啊?」

彩姐笑笑說:「其實很多人成功都很簡單。他們早出晚歸,每天除了那幾個小時的睡覺時間,幾乎都用來幹活,你可以堅持得了一個月,兩個月,一年,你能堅持得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長?我認識的很多有錢人,他們並不特別聰明,只是膽子大,勤奮,去拼,失敗了再繼續開始,道理就是那麼簡單。可有誰能做得到?更多

的人,怕失敗,越怕失敗就越失敗,最可怕的是,他們沒有頑強不屈的精神,失敗了,自憐自棄,一輩子就這麼碌碌無為。這樣的人,也是註定被淘汰的。」

我點點頭,承認她說得很對。

每當她說完了,我就是點頭,說她說得對。

她放下杯子,說:「我們兩真的有代溝嗎?」

我說:「不是代溝,是我沒有經歷過你所經歷的這些,包括我身邊的朋友,我身邊的幾個朋友,現在都還只是在創業階段,我還沒看到他們有什麼光燦的未來,倒是見他們每天奔波勞碌。借錢創業,一大堆債務,跑來跑去,壓力很大。」

彩姐說:「以後成功的,往往就是這些人。」

這點我也同意。

彩姐捋了捋秀髮,說:「我發現我在你眼裡,更多的就是一個女強人那樣的存在。」

我說:「沒有啊。」

她問道:「那我問你,你有沒有把我當作女人看?就如你平時喜歡的那樣的女生。」

我說:「如果沒有,我就不來這裡了。」

彩姐笑了,撫媚中帶著甜。

她說:「這麼說,我在你眼裡,還算有女人味道的。」

我說:「你看看旁邊如果有男人的話,就是旁邊那些桌,他們十有**都會往你身上多看兩眼,而且是流著口水的。有沒有女人味,不用問也知道了。」

彩姐笑著說:「哪有那麼誇張。我說的女人味,不是指外表上,是指性格,溫柔,大方,氣質。」

我說:「可能我和你接觸得少,暫時沒有感受到太多。也許有一天你做了我女朋友,我會感受得到的。」

彩姐哈哈笑了:「你還挺異想天開的。我做你女朋友,你不嫌我老?」

我問:「你不嫌我小?」

彩姐說:「也許不會吧。我有點餓,可以陪我去吃點東西?」

我說:「好啊,看在你救了我兩次的份上,宵夜我也請了。」

彩姐頭一偏,說:「謝了。」

兩人出了酒吧,我問她:「你的兩個保鏢呢?」

彩姐說:「他們會遠遠的跟著。」

我說:「其實你也挺不自由,挺累的吧。」

她說:「可不。」

宵夜。

不是大排檔,不是宵夜檔,而是一家高檔西餐店。

我點了沙拉和牛排,最便宜的。

她說:「沒事你點吧,我來付賬就行。」

我說:「不是,我是沒怎麼餓,但是不點一些吃的,感覺不陪你吃一點,怕你不好意思吃。」

彩姐笑了笑:「那要一瓶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