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41章 膽大心細臉皮厚

第341章 膽大心細臉皮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當我對彩姐說只是朋友,她會想,他怎麼跟別的男人不一樣,靠近我只是做朋友?

特別是在快要臨門一腳的時候,我說這句話,彩姐就納悶了,你來找我,到酒吧和我喝酒那麼多次,等我,只是為了和我做朋友?

她自己問道:「我們只做朋友?」

我說:「要不,彩姐覺得我沒有資格做你朋友嗎?」

彩姐呵呵一笑:「當然不是。」

彩姐自己心中築起了一道牆,覺得我太小,她不想逾越過這道心理障礙,她自己設定的障礙,我如果強行突破,她只會把這道牆築得更厚更高,那我只能以退為進,我不去突破,我後退,吸引她自己放下心中的那道防線,走過來我身旁,徹底從心底接納我。

我說:「彩姐,和你做朋友,我能學到很多的東西,謝謝你。」

彩姐問:「你難道不是因為我漂亮,而接近我?你和別的男人打架,不是為了佔有**?」

我說:「可是你自己說了我太小,你不會考慮。那我也不能強著讓你同意啊。」

彩姐笑著說:「原來是這樣,那如果我不介意你小呢?」

我假裝支支吾吾了一下,然後說:「不介意小,那就慢慢再說。」

彩姐馬上問:「慢慢再說是什麼意思啊?」

我說:「就是順其自然的意思。」

彩姐說:「我還沒發現你其實很滑頭啊。」

我說:「哪裡滑頭了?」

彩姐說:「你平時談女朋友,是不是從來不會表白過?」

果然是老江湖,她這樣都看得出來了。

實際上,不表白,順其自然的發展,順其自然的牽手親吻,那才是最好的。

一旦表白,就等於給了女孩子拒絕你的機會。

何必呢,何必去表白呢。

她喜歡你自己會靠近你,當你牽她手的時候她不甩開,就算第一次甩開,她還接近你,就說明她心中有你,一旦表白,就等於說:我愛你了,你愛不愛我。

她很可能會說:「你是一個好人,我們只能做好朋友,我不好,會有個更適合你的人讓你找到的,祝你以後幸福。」

然後你就關起門來,在被子里哭上三天三夜,這次第,怎他媽一個慘字了得。

我說道:「表白不表白都一樣,很多時候,順其自然,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終究得不到。」

彩姐說:「這可不能這麼說,你自己都不去努力,怎麼得到呢?」

我說:「掙錢是要去努力才能得到,而愛情,有時候越努力越傷心,結果就越傷心。」

彩姐點點頭:「我發現你這孩子年紀雖然小,道理確是一套一套的,還很對,而且和大多數人的想法都是反著的。像是看透了人性。」

我說:「彩姐言重了,我沒那個能耐。倒是我發現你很善於對我做評判和總結。」

彩姐笑了:「哈哈是嗎?」

我舉起杯子:「乾杯。」

彩姐抿了一口,說:「順其自然,有意思。那你平時和她們分手,也是順其自然的分嗎?」

我說:「也

許吧。」

彩姐說:「你說話總是模稜兩可的,是喜歡讓別人猜呢?還是不喜歡讓別人知道你真正想法?」

我說:「彩姐多慮了,這只不過是我個人喜歡的口頭禪。」

彩姐如今跟我講的,是做老公的條件,而我對她,我沒有任何條件。

我只想接近她,得到她,包括身體和秘密。

更重要的是犯罪記錄,能把康雪等人一網打盡的證據。

彩姐問我道:「你對女朋友,有什麼要求?」

我說:「對女朋友,沒多大要求,試著相處唄,合適再往深了考慮,不合適,那就分了。」

彩姐說:「你這人也挺無情的,說分就能分?」

我說:「不合適的人,糾纏著也沒有意義,結果更加痛苦,所謂長痛不如短痛。找一個無論哪個方面,生活,家庭,那方面,性格等等都相處不累的,合適的,舒服的,過日子才是最好。」

彩姐問:「那照你這麼說,你不是要相處很多人,才會找到最合適的?」

我反問她:「你難道不也這麼試著和人相處嗎?我不相信你只處過你一個男朋友。」

她低頭笑笑。

一會兒後,彩姐抬頭說道:「真想不到,你那麼個小孩子,感悟那麼多。和你聊天還是有點收穫的,古人說,三人行必有我師,這話真不假。我發現你越來越像我初戀男友,想東西的時候很投入,很成熟,也很透徹,和常人總是不同,可真正做事。」

她笑了一下,然後繼續說:「卻是處處透著小孩子氣。」

我呵呵笑了一下,看來,她的意思是說,我越來越像她的初戀男友啊。

這樣子好,我喜歡這樣。

她的目光中,看著我的時候,已經透出了一絲絲的柔情。

如果一個女人,和你出去的時候,對話聊天,目光中沒有任何一絲關注你的溫柔,那麼,放棄吧哥們。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說:「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我說:「好的。」

她叫老闆買單,我說:「你走吧,我說了我請客。」

彩姐問我道:「不心疼?」

我說:「心疼也要買啊。」

彩姐笑了,問:「明晚還來嗎?」

她已經在期待明天了。

我說:「酒吧還是這裡。」

彩姐說:「酒吧。」

我說:「看心情,如果等下我買單,太心疼的話,就明晚去酒吧買醉。如果買單不心疼,我就不去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