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43章 非要弄死我嗎

第343章 非要弄死我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給了師傅錢,多給了十塊錢。

當是小費了。

師傅對我說道:「要是剛才那個人還去堵著你,你乾脆報警啊。」

我說:「謝謝,我會的。」

他說:「你留我號碼,要是他敢怎麼樣,你給我打電話,我叫幾個開摩托車的朋友一起幫你。」

我說:「謝了師傅,我怎麼敢勞煩你們,你去忙吧。」

他加油門走了。

好人很多。

沙鎮,這雖然不是我的地盤,但是我也挺熟的。

餓了,先找點吃的。

可是,剛走進去一家大排檔,就看到有十幾個黑衣幫的人,都穿著同樣的黑色上衣,很顯眼。

我去了便利店買了一頂鴨舌帽,戴著,再走過去,他們當然不會認出我。

不過,時過境遷,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他們也不太可能記得我,只是我自己還有點擔心而已。

畢竟,謹慎一點還是好的,也許在這鎮上,碰到彩姐,康雪,監區長的都不一定。

在大排檔,我點了一碗炒粉,然後點了一碟青菜。

不懂吃什麼好了,就這樣將就吧。

正吃著,尼瑪,朱麗花男友這廝陰魂不散了啊!

他從外面進來後,也在這裡點了一些吃的。

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他看見了我才進來的。

我背對著他,低著頭吃粉。

他沒看到我,是餓了,可能追我追到了這裡,剛好看到這家大排檔,就進來吃了。

我想逃,可是他就坐在後面那裡,只要我一站起來,就一定看到我。

所以,我最好就是等著有幾個人出去一起跟出去,或者是等他走了我再走。

吃著吃著,他接了一個電話。

「喂,哦,我在這個你們監獄旁邊的什麼鎮上吃東西。沒呢。剛才跟著那小子來的。算他跑得快!這小子差點弄瞎了我的眼睛,我怎麼可能那麼輕易放過他!你在那裡等我一下,我很快就過去接你!我在吃著,給你打包一點吃的吧,好的那就一份炒粉。」

他掛了電話。

聽起來,是和朱麗花打電話的,他媽的,不輕易放過我,難道還想弄瞎了我眼睛不成?

他站起來,去點了一份炒粉。

我心想,你他媽的整天要弄死我,我這麼每天出監獄大門都提心弔膽的怕你弄死,這也不是一個事啊。

而且他點了炒粉後,還點了其他,看來看去的,就怕他等下看到我,會拉我出去暴打一頓,那就又要受皮肉之苦了。

看著一群黑衣幫的人聊天喝酒,我想著,如何讓這幫人揍他一頓呢?

給這群傢伙錢?那不太可能。

如何挑起他們的戰鬥?

正在這時,朱麗花男朋友端了一碗面過來,原來他還加了一碗面,吃不飽啊。

他走到我身後,我心生一計,我站起來,從他身後用力一推他的手,頓時,這碗面潑向了十幾個黑衣幫的那一桌。

只聽到幾聲慘叫哎呀媽呀,燙死了,嘩啦啦的黑衣幫那桌人都站了起來。

與此同時,朱麗花男友身後的我立馬的坐回原位置。

朱麗花男友扭身過來對我道:「是

你!」

只聽那邊一群人圍了上來:「你他嗎的活膩了!」

「少廢話!揍他!」

幾個被潑到的人有的找紙巾擦,有的去衛生間找水龍頭洗頭洗臉。

有幾個圍上來就抓住朱麗花男朋友開打。

這下這廝麻煩可大了。

我馬上溜出去,坐在店門口看戲。

大排檔老闆一看不對勁,忙說道:「大家有話好商量,好商量。這小本生意,有什麼大家出去外面去談,去外面談。」

這話沒說完,那群人已經對朱麗花男朋友動起手來。

黑衣幫的人,大多練武兵哥哥出身,也實在不好惹,呼啦啦的凳子飛過去了。

只見朱麗花男友操起一個凳子,竟然揮舞得有模有樣的。

頓時間,砸向他的幾個凳子都被他打飛,接著,黑衣幫的人沖了上去,幾個人一起撲上去。

只聽見幾聲慘叫,電光火石間,三個先上去的都被凳子打飛了。

有人喊道:「這傢伙練過!」

的確是練過,可是絕對是我意料之外的強悍。

連黑衣幫幾個人圍著他,他用一個板凳都能打得一群人,這說明什麼,他的功夫已經練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接著幾個擦著的,洗臉的,也都出來了,十幾個人大家都拿起了凳子,無視老闆的叫喚,慢慢的圍上了朱麗花男朋友。

這場面,如同群狼圍著獵物。

但朱麗花男朋友不是獵物,是一頭真正的猛虎。

十幾頭狼也不是他對手,我真正的第一次見到了高手。

用一張板凳,十幾個人都靠近不了,反而挨了板凳。

黑衣幫的人頓覺得羞辱,在自己地盤上,被一個毛頭小子打成落花流水。

有人抽出了刀子。

他們隨身攜帶刀子。

十幾把明晃晃的短刀對著朱麗花男朋友,我一看,感到害怕了,媽的這要玩出人命的!

我可不希望發展到那個地步,黑衣幫的人死就死吧,這群社會敗類。

但是朱麗花男朋友,雖然我討厭這傢伙,但是如果就這麼讓我設計弄死了,我會愧疚。

他罪不至死,就算再揍我,也不至於弄死他的地步。

我後悔挑起事了,這發展下去,要出人命了。

正想著怎麼讓他們散了的時候,他們又打了起來。

我趕緊的衝上去喊道:「有警察來了,快點跑快點跑!」

朱麗花男朋友不是神,我眼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