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46章 你吃醋嗎

第346章 你吃醋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驚訝於,他們為什麼在這裡。

我看著安百井,安百井他們看著我。

我說:「呀好巧啊!你們也來酒吧玩啊!」

安百井說:「又不是第一次在這裡見到你,你裝什麼裝。你來這裡,是有目的的是吧?」

我說:「當然有目的,來喝酒唄。」

安百井說:「上車。」

我問:「幹嘛,綁架我嗎?」

安百井說:「走!上車再說!」

然後他開了副駕駛座的門,一推我,我上了副駕駛座。

我對慧彬和林小玲打招呼:「嗨好久不見,又他媽漂亮了啊!」

金慧彬對我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林小玲則是不屑的輕輕扭頭過去。

我說:「唉怎麼那麼巧啊,經常出來遇到你們,我們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緣分。」

安百井說:「也不算巧吧,我們路過這裡經常往這裡看,好幾次都見到你,在跟一個頭髮這樣這樣的美女,美shao婦吧,在愉快的喝酒,幾乎每次都是。就今晚不是。」

我說:「我靠你們看錯了吧,我都好久了,上次遇到你們到現在,我才出來第一次。」

林小玲又不屑的哼了一聲。

這群傢伙沒事幹得很啊,自從上次在這裡遇到我一次後,往這邊開車,都特地繞過來看看我在不在裡面。

特別是安百井,他人特別賤,靠,繞過來見到我,還特地打電話給林小玲告訴林小玲這些事。

然後呢,他們來這裡,找我,我該高興才是,可是我現在身懷任務,我要接近彩姐啊,讓他們如果鬧騰,我還怎麼玩啊。

安百井說道:「兄弟,你可真是,唉,說你虛偽吧,也不是。說你騙人吧,也算騙人。你都神出鬼沒的人影不見,也不找我們,都不知道你忙什麼,我們找你呢也找不到你。然後現在找了你吧,你好像還挺不高興。」

我忙說:「我啊,我他媽的高興得很啊我。你們有找我嗎?」

安百井說:「沒找嗎!上次我們出來聚一聚,讓小玲給你打電話,你都沒接,也不回復。不知道你什麼意思了。」

我記得是有一個晚上林小玲打了一個電話給我,我沒接到也沒回復啊。

我說:「不知道啊,我沒看見吧。唉,有時候忙,真的不好意思啊。」

我看看林小玲,又是大紅色的長裙,我誇道:「哎呀小玲,又他嗎靚了啊。幾天不見,真是越來越吸引男孩子喜歡了。哈哈。」

她說:「是嗎?有你的shao婦漂亮嗎?」

我一下子噎住,說:「你吃醋嗎?」

她說:「誰會吃醋,大家都是朋友,你連朋友都不理了。」

我說:「我哪有不理啊,只是我真的忙啊。」

安百井說道:「忙個毛線你忙,天天都見你忙著泡女人了。」

我說:「我沒有。」

安百井說:「我在這裡都遇見了好幾次,你還沒有?我只不過是有事,也不想進去叫你而已。要是我進去了,可能都成了我去破壞你的好事了。怎麼樣,那個女的有沒有弄到手了搞到床shang去了?還沒有吧,如果整到了就不會來

這裡了。怎麼樣,今晚沒等到人家嗎?」

我說:「你狗日的講話不要那麼難聽好嗎?」

林小玲說:「你都這麼做了,還怕別人說呀。」

我說:「你們怎麼都好像針對我一樣的?」

金慧彬打圓場說:「大家好不容易聚聚,我們聊點開心的吧,都像批鬥會一樣了。」

安百井指責金慧彬:「你還替這種見色忘義的傢伙講話啊!不是我們針對他,是他自己做錯事了,我們罵罵他,是為了讓他以後不要這樣子。」

我嘆氣說:「其實,我是有苦衷的。」

安百井繼續罵:「有個毛線苦衷。」

為了岔開話題,我大聲問道:「現在要去哪裡啊!吃夜宵嗎?哎我知道有一家夜宵,很好吃的!要不我們去那裡吧。」

剛說完,林小玲就拐進了海鮮城裡面。

這家海鮮城,我還從來沒去過,真真正正的海鮮城了。

是一棟六層的樓,樓上一層一層的都是開放式的,就像豪華遊艇上一樣,在上面吃海鮮,好貴的。

停好車,大家下車了,上去,林小玲打了一個電話,就要了一個包廂。

包廂臨海,海風徐徐,舒服啊。

夜晚的海邊風景,別有一番滋味。

服務員給我們一人拿了一份菜單,我拿過菜單,看了一下,都他媽的很貴啊。

我看著他們,金慧彬和安百井聚精會神的點著,他們不嫌貴。

林小玲更不會嫌貴。

我的手一晃,指著說:「這個這個,那個那個!」

像不像賀蘭婷點菜的氣勢。

他們三個看著我:「點那麼多,吃得完嗎?」

我說:「唉,其實剛才你們罵我,我在車上反省了一下,覺得你們都是對的,我確實冷落了你們,作為朋友,這樣做很不該。對不起。為了表示我的誠意,這頓飯,我請客。」

他們三個看著我。

我問:「怎麼了?」

林小玲說道:「我請客,不用你請。」

安百井說:「做錯事就認錯,還算是個好孩子,吶,我現在問你,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追那個女的?」

我說:「我說了我有苦衷的。」

安百井說道:「好吧你有苦衷。你的苦衷就是喜歡人家,想泡到人家。」

我說:「行行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就是要泡到人家好吧。我就是喜歡她,又怎麼呢?」

我的話剛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