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47章 誰是他家的女人了

第347章 誰是他家的女人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正說著,金慧彬過來了,甜美的對安百井一笑:「百井哥,菜上來了,先去吃吧。」

然後也對我甜美一笑:「張帆,菜上了。」

我說:「好好,就去,嫂子,我就去。」

金慧彬轉身而去。

我對安百井說:「我說真的,我覺得你這種人更虛偽,你對著這麼好的嫂子,你還到處想玩,你不覺得對不起她嗎,你這是背叛,嚴重背叛!」

安百井推了我一把:「我不想和你多說廢話!我只要這次,行嗎?這次我的夢,一生的夢想。我每次夢見的,都是像唐曉傑那樣身材的,走在紅綠燈過馬路前面那裡,然後,我都想衝上去。你不會懂的,我只問你,到底幫不幫?」

我閉上眼睛,嘆氣說:「禽獸真會為自己找借口。算了,但是只有這次!不過就算有沒有下次,我對你的印象可謂大打折扣。」

安百井罵我:「你少裝!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說:「我沒女朋友好吧,我可以和誰在一起都可以,我也沒遇到像她那麼好的女人好吧。靠。要是我遇到那麼好的女朋友,好好守著天天疼她都來不及,哪能這麼對人家呢?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敗類,人渣,畜生。」

安百井說:「好了罵夠了吧,記得請假啊。」

我說:「你的臉皮真是比長城還厚了。」

回到了桌邊坐下,菜都上了,都是海鮮的多,還有兩道青菜。

要了啤酒,幾個人愜意的喝了起來。

金慧彬給安百井夾菜,安百井似乎心不在焉,時不時看看手機。

是想著和唐曉傑發簡訊吧。

金慧彬似乎看不見,或者說是假裝看不見。

她是一個堅忍,胸懷寬廣的溫柔女人。

她這樣的女孩,不能說她笨說她蠢,她的忍讓,無非就是為了得到。

哪有人對自己的另一半和別人打情罵俏而不吃醋的?

人是自私的動物,看到這樣的情況,都會想發脾氣。

可是金慧彬忍著了,就像上次,她明知道安百井騙她,去和唐曉傑玩了,可是她假裝不知道,這頁就翻過去了,她這樣做,與其說是可憐的忍讓,不如說是高明的爭搶。

因為,安百井對金慧彬並不來電多少,甚至好多次,都是安百井想拋棄了她,不想和金慧彬在一起。

這很滑稽,一個那麼好的漂亮美女,賢惠賢淑,知書達理,溫柔大方,安百井偏偏不喜歡,而喜歡唐曉傑。但是愛情本就如此,人的心理都是很微妙的,愛,或者不愛,都不要奇怪。

金慧彬為了能繼續留在安百井身旁,最高明的做法無非是假裝看不到,忍耐,忍讓,如果她鬧,得到的估計只會是,只可能是,唯一的結果,就是被安百井徹底甩了。

男人喜歡女人的理由大多只有一個,就是想上她,男人厭惡女人的理由大多也只有一個,煩她不想見到她。

金慧彬給安百井挖著生蚝,然後夾肉給安百井。

我則是弄著醉蝦。

什麼是醉蝦。

他娘的,把活蝦直接扔進酒盆里,然後蓋上盆蓋,活蝦們在盆里狂跳,敲在盆蓋上叮噹作響,然後吃的時候,在嘴裡還動啊動的。

我吃著,故意對林小玲說:「這個蝦好吃是好吃,就是殼太硬,咽下去喉嚨痛。」

林小玲不吃醉蝦,生魚片之類的。

她不知道有沒有聽見,還是不知道我什麼意思。

然後我夾了一塊烤

生蚝,咬生蚝的殼:「這生蚝好吃是好吃,就是殼太硬,胃痛。」

林小玲說道:「你笨啊,生蚝不能吃殼的。」

我說:「那沒辦法,人家都有幫忙去殼的,你來來來,給我去殼。」

然後金慧彬和安百井也逗她道:「是啊,快點幫忙嘛小玲。」

林小玲說道:「我才不要,他自己會去,不吃就算了。」

我說:「千金大小姐,哪會幫人做這種事。要不我來幫你?我吃肉,你吃殼。」

林小玲說道:「不要!我自己會吃。」

我吃了生蚝的肉,把生蚝的殼塞進她碗里。

她怒瞪著我:「張帆你是不是欠打了!」

我說:「可惜沒有雞屁股,你喜歡吃嗎?」

我給她夾了一隻醉蝦,還在她碗里跳。

她氣道:「不喜歡!啊!不要給我夾菜!」

我夾起來塞她嘴裡:「別客氣嘛,不要看我請客,就不好意思吃,雖然我窮,但是請吃這個還是請得起的,快吃你不要客氣!」

她閉著嘴,然後用筷子推開醉蝦,呸了吐口水:「張帆,你坐遠點去!」

我不動。

她自己往遠處坐過去了。

安百井他們哈哈笑著。

說著說著,他們聊到了周二要去東橫山避暑風景區開會。

林小玲,她是要去的,而安百井,也是要去的。

我沒聽說過,就聽他們說。

他們說也就是去開個會沒什麼的。

林小玲提議道:「我們一起去,我們四個人。」

金慧彬看著安百井,金慧彬肯定是想去的,安百井看看金慧彬,問:「你想去嗎?」

金慧彬不好意思的蹭蹭安百井的肩膀:「想。」

安百井說:「如果不給你去呢。」

金慧彬說:「那我就不去呀。」

安百井說:「那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金慧彬高興的點點頭。

多麼好的女孩。

林小玲看看我,假裝無所謂的問:「你去不去?」

我說:「我不去,懶得請假。」

安百井說道:「不要讓他去了,這傢伙去了沒意思,反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