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50章 昨日再也不會重現

第350章 昨日再也不會重現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林小玲說:「她說,一個人,親情,友情,愛情,都圓滿了,才完美。親情友情她都圓滿了,唯獨愛情,不能和愛的人廝守一聲,一個人就有了三分之一的缺憾。」

我抽著煙,聽著咖啡館裡放著的昨日重現。

他媽,怎麼咖啡館裡也放這樣的同樣的一首歌。

我對林小玲說:「日久生情,以後她會喜歡上他的,不會缺憾。」

林小玲說道:「終於講了一句人話,我發現你也並不是那麼沒良心。」

我說:「隨便你怎麼說吧。那洋洋什麼時候結婚?」

林小玲說:「還沒那麼快吧。他們的感情很穩定,如果今年不結婚,也是這一兩年了。」

我白痴一樣的無奈笑了笑:「很好。是我自作孽,活該,沒本事娶到她,她適合更好的人。照顧她一輩子。」

林小玲看著我說道:「呀,你怎麼這表情呀,很悲傷。這不是你的風格呀。」

我說:「那我什麼風格。」

林小玲說:「神經病一樣的風格。或者是剛才那種破口大罵一樣的潑婦風格。」

我說:「去你大爺。話說,那李洋洋跟那個男的在一起的最大原因,就是對我的失望?」

林小玲說道:「你錯了,不是對你失望,她是覺得,她深愛你,你卻不愛她,你要是娶了她,她會內疚一輩子,覺得她自己綁架了你一輩子,讓你和她在一起,她不能那麼自私。」

我的心,內疚著。

多麼好的女孩子。

而且處都給了我。

換來的,是我對她無盡的傷害。

我吃了兩口披薩餅,味如嚼蠟。

算了,回去了。

我說:「沒心情吃了,我走了。服務員買單!」

林小玲說:「哎你怎麼這樣子,我還沒吃完吶。」

我說:「快點吃吧,我先買單。」

服務員過來,我買了單。

林小玲又喝了兩口飲料,說:「看你也心不在焉的,那就算了,回去吧。」

下了樓後,出了門口。

她問我:「要不要送你回去?」

我說:「我自己坐車。」

她說:「看你心不在焉的,沒事吧。」

我說:「死不了。」

她問我:「你答應去了嗎?後天?」

我說:「如果不去呢?」

她說:「那我就繼續搗亂!」

我說:「好,算你狠。」

尼瑪的你喜歡搗亂,喜歡玩是吧,到時候別怪老子玩了你再甩了你。

看看她的身材,我舔了舔嘴唇,不錯,很高挑。

她看著我這賤樣,急忙捂住胸口:「你什麼目光?」

我說:「你說呢?」

她急忙上了車:「你答應我的,不要反悔!」

我攔了的士,走了。

回到了青年旅社樓下,我弄了幾瓶啤酒,回去自己喝。

喝夠了,睡覺。

次日,我去請假,找的是康雪。

康指導員看著我的請假單,理由是事假。

沒有寫什麼事。

她看著我的請假單,問道:「能問什麼事嗎?」

我說:「一個朋友,非得讓

我陪著她去一個地方。」

康雪問:「女朋友?去她家?」

我沉默,不想說那麼多。

她說道:「這麼說,我們的夏拉,你是當著玩玩的態度了?」

我說:「沒想過玩,也沒拒絕不玩,在不在一起,看的是緣分。我想,她可能也和你說過,她身邊並不缺追求者,甚至有大公司的年輕有錢老總,開很大的賓士轎車的。你覺得她跟了別人好還是跟了我好?」

康雪站起來,去接水喝:「大雷公司的老闆,她也和你說過?」

我說:「說過。而且我覺得那個男人更適合她,你覺得呢?」

康雪喝著水:「我也是這麼覺得。那你不心疼?」

她說著,走過來,摸我的胸口。

我說:「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終究得不到,人做到波瀾不驚,又有什麼心疼不心疼。」

康雪問:「真的能無欲無求,波瀾不驚?」

我說:「做不到。可從一開始,我就深深的知道,夏拉終究不會是屬於我的。既然大家相互有好感,那就大家玩玩好了。如果可以,我當然也想能和她走下去,她很漂亮,可現實終究是現實。在這麼多優秀的競爭者面前,我雖然很自信,但是條件的弱勢擺著在那裡,沒有辦法改變。無論夏拉如何選擇,我都會尊重她的決定。」

康雪靠近我:「真是個好男人啊。如果真的選擇你呢?」

我說:「那到時候再說吧。」

康雪在我耳邊問我道:「那對於我,我和你,我們也是玩玩的態度,對嗎?」

我笑笑:「你又是怎麼想?」

康雪說:「那就玩玩好了,下班後,在監獄,門口等我。我還有其他的事情想和你聊聊。」

說著,她轉身回去,在請假單上批假了。

不知道她想和我談什麼,可我料定她除了想和我那個之外,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談。

剛才我看她的眼神,掩飾不住的春光。

浪了。

下班後,我站在監獄門口。

見朱麗花出來。

朱麗花沒有等,徑直往外面走。

我大聲問道:「哎你男朋友呢!」

她側過臉,看我,說:「不在。怎麼,你怕他來找你麻煩?」

我說:「當然怕,我差點那個了他女朋友,他還不跟我拚命啊?不過我也不怕他,他要是揍我,我以後真的就遲早等著你那個了你!」

朱麗花靠過來,問我:「你張嘴怎麼那麼賤?」

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