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52章你身上的香水味

第352章你身上的香水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金慧彬笑著說:「小玲,你扯錯人了,扯張帆才是。」

林小玲回頭看看我,然後扭頭過去看窗外。

安百井說道:「張帆,你老實交代,昨晚到底幹什麼去了?」

我說:「別問了行嗎?我覺得我的私生活,也是需要**的,你們去這麼挖掘我,我都有點煩了你們。」

說完我看看林小玲。

林小玲對我說:「行,以後我不會再煩你。」

安百井笑著說:「小玲姐,你這個張帆有點難搞定啊,問題是他不喜歡美少女,喜歡美shao婦,你很難有機會了。」

林小玲直接一拳打在了安百井頭上:「要你多嘴!」

安百井大喊一聲疼。

金慧彬摸著安百井的頭:「痛嗎?」

安百井說:「行了,慧彬我們談我們的,他們兩個以後我們不要多管閑事了。」

林小玲看著窗外,我吃著漢堡,味道不錯。

東橫山離市區三個鐘頭的時間,開到那裡都快中午了,他們是下午開會。

我不知道,開一個會議要跑那麼遠幹什麼,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特色。

到了東橫山,我才知道關於住宿安排是這樣的:林小玲和安百井都有單位安排的住宿。

而金慧彬自己開了一間房,當然是要和安百井住的,安百井不去單位安排的住宿,他跳出來和金慧彬住。

而我,他們幾個給我開了一間單人房。

安百井對林小玲開玩笑說:「哎晚上你也可以出來和張帆睡啊。」

林小玲威脅他道:「你還說!你這張臭嘴。」

安百井嘻嘻的閉了嘴。

東橫山風景區,景色比之前我們去的那個易河漂亮多了。

難怪他們要來這裡開會,而領導來組織開會,是一批領導,是上面的領導下來的,要在這裡呆著半個月開會。

讓市裡面的這些單位的同志們輪流來這裡報到開會。

我對這個沒什麼興趣,去東橫山那個他們開好的賓館內,報了安百井的名字,上去了房間。

中午,林小玲和安百井就去和單位的人一起聚餐了,我和金慧彬則是自己在景區裡面的飯店炒菜。

點了都是農村的家常菜。

薑片炒鴨肉,魚片,野雞,野菜。

說是這裡的特色。

什麼都是特色。

天氣有些熱,還好外面有風,徐徐吹來,坐在風景區,看著腳下流動的小溪,心裡也沒那麼浮躁了,感覺時間都停止了。

我說:「這種感覺很舒服。」

金慧彬笑笑,她真是個看起來很順眼很舒服的女孩。

老天沒p眼啊,就這麼個好女人,絕世好女人,跟了安百井那廝。

艹就一個字,我說第二次。

我拿著一個老闆說的特色的窩窩頭啃了起來,然後捏了一點,從涼亭上扔到小溪里,有魚,搶著吃。

金慧彬問我道:「百井哥說,你身邊很多女人,是不是真的?」

我回頭過來,啃了一口窩窩頭,然後吃了一口鴨肉,特色菜,味道可以。

我說:「他才女人多,他胡說的。」

金慧彬說:「他女人的確多,可是沒你多。」

我說:

「你怎麼知道沒你多?」

金慧彬說道:「你身上的香水味。」

女人的香水味,除了能吸引男人,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說:「這並不一定代表我和很多女人,或許啊,我只是剛好在女子監獄上班,然後和她們摩肩而過啊,觸碰啊,工作上交流啊,難免的嘛。」

金慧彬笑了笑說:「可看起來並不是像你說的那麼樣子呀。」

我有點不高興起來:「慧彬,怎麼你跟你百井哥一段時間,跟他差不多了,那麼喜歡挖掘別人的啊。」

金慧彬說道:「小玲喜歡你。」

我把鴨腿一放,擦擦嘴,點了一根煙:「得了吧,她喜歡我?可能她就是閑著無聊,拿我來消遣的。」

金慧彬說:「抱歉,我和安百井都勸她不要和你談。因為你很花心。」

我盯著金慧彬:「我說,有你們這樣做朋友的嗎!」

金慧彬說:「那這是事實,我們要對朋友負責啊,你是真的花心呀,她和你在一起,一定被你傷。」

我說:「那安百井不也傷你,別以為老子不知道。」

金慧彬笑笑說:「我和小玲的脾氣不一樣,百井哥是善良的,他這樣做,我能原諒得了。再怎麼樣,他也不是壞人。」

我說:「艹,這樣都不是壞人?不過你說的是,你和林小玲性格不同,要是誰和林小玲談了,還在外面尋花問柳,估計會被她家的保鏢打死。」

金慧彬說:「人這一輩子,遇到一個自己想要和他過一生的真愛很難。再怎麼樣,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我不會輕易放手。」

我說:「是,你是忍者神龜。萬一安百井哪天直接甩了你跟了別人結婚,你可別跳河。」

金慧彬說:「如果我已經那麼努力,還是不能阻止,那只能隨他了。」

我說:「我真佩服你,永遠這麼個樣子,波瀾不驚,你真正做到了。」

金慧彬說:「沒有波瀾不驚,心裡還是難受的,但是不要去想太多就好了。男人嘛,秉性如此。」

這真是個千載難逢的好女人啊,看看人家康雪,昨晚說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反正男人都要看著守著防著,他要多看別的女人兩眼,都恨不得打死他。

看看夏拉,我還沒有和她確立戀愛關係,我和別人談,她就想著找人來氣死我。

人比人,沒得比啊。

我說:「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