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56章 她真的是很吸引我

第356章 她真的是很吸引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次日起來。

彩姐已經在客廳內等我了。

我說:「早啊彩姐,不好意思,好像起來有點晚,讓你等我了。你家的床很好睡。」

她笑笑說:「沒關係,我也剛起來。」

她家,也有保姆,一早的就來給她做了早餐。

而她這個房子,自是比林小玲的還要豪華奢侈很多。

只是,我想,應該林小玲的爸爸比彩姐有錢更多。

彩姐說:「外面的早餐,吃了有時候拉肚子,就讓保姆每天早上來做早餐。」

我問:「如果你不在呢?」

彩姐說:「我每天睡前如果要她來做早餐,會給她打電話。」

我說:「好吧我明白了。」

煎雞蛋,火腿腸,熱狗,麵包,牛奶,一點蔬果,典型的西方式的早餐。

吃早餐的時候,彩姐說:「你平時對女孩子,也是這樣子?」

我看著她,問她:「你指的是哪個方面的。」

彩姐問:「平時是你帶著女孩子出去約會,還是女孩子主動找你約會?」

我說:「以前我總以為男孩子是需要主動的,後來我才發現,其實男孩子主動,也並沒有多大的成功率,感情自然而然最好,一味強求並不能追求到什麼,水到渠成。」

彩姐說:「那你不主動,那不是要錯過了?」

我說:「錯過就錯過吧,不投資也就不會不甘心了,也就不會心痛了。」

彩姐又問:「這麼說,是女孩子約你的多。」

我說:「大致是這樣的,呵呵。」

就如我現在,對林小玲也好,朱麗花也好,有興趣的,我不主動,不犯賤,不投資,就不會換來不甘心,就不會心痛難受。

彩姐又問道:「那平時,是女孩子主動的,然後,牽手,親吻,是你主動,還是女孩子主動?」

我說:「看氣氛,看對方對我的吸引程度,看我守得住不住。」

彩姐說:「那這麼說,是我還不夠有吸引力。」

她這已經對我表白了。

我說道:「是我不想被砍死。」

彩姐哈哈笑了。

笑過了後,她又問:「那去開房,是你約的,還是她約的?」

我想了想,李洋洋,謝丹陽這些,我說:「各自佔一半吧應該。」

彩姐點點頭,說:「原來你是對我有心理壓力。」

我說:「被砍死的代價太大。沒必要為了**,送命。」

彩姐說:「好吧,我懂了。吃飽了嗎?」

我說:「味道很好,謝謝你,的招待,謝謝你家的保姆。」

她說:「不客氣。那我們走吧。」

出了門下了樓,她去車庫取車。

一輛奧迪越野車。

開出來後,她讓我上車。

彩姐戴上了墨鏡。

我看了她一下,裝扮得很吸引人,也許是故意裝年輕,特地穿了彩色的裝扮。

車子很快,開到了一家很大的正在裝修的一樓店面面前。

停在

了店面面前。

我看著這裡,看看上面,上面是小區樓層住人的。

而這一層,很大的估計有一千個平方的裝修的第一層,不知道要做什麼的。

我以為她會帶我去她的酒店,去夢柔酒店,小鎮上的那些酒店。

誰知道她帶我來的卻是這裡。

我問道:「彩姐,這裡?是嗎?」

彩姐說:「是這裡,正在裝修。」

我點了一根煙,說道:「要做什麼的?」

看來,她是想讓我來這裡幹活,而不是夢柔酒店。

可是我比較想知道的,是關於夢柔酒店的一切。

不是這裡。

彩姐帶著我進去裡面,裡面很大,彩姐說道:「看著這裡,你再看看外面,你覺得這裡做個什麼適合?」

我說:「這四周,小區多,人流好像也挺多,門口可以停車,做一個大飯店,或者大超市的挺不錯。」

彩姐說:「對,就是超市。我想開一家大超市,很大的超市。」

我說:「你不是想開,你已經在開著了,現在不是裝修著了嗎?」

彩姐說道:「是,可是我沒有什麼時間來管理這裡,之前請了一個總經理,她有過在外國品牌大超市管理的經驗,我是高薪聘請的,沒想到她剛來沒幾天,開車去接孩子的路上,出事了,現在還在醫院,幾個月了。我想等她出來再說的,可她恢復得很慢。」

我說:「那你可以另請他人。」

彩姐說:「這不在找嘛。」

然後她看著我,說:「你覺得你怎麼樣?」

我大吃一驚,說:「不是,這可是個重大的任務,你要交給我?我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我做不了啊彩姐!我會敗光你的錢的。會開門就倒閉的,也許沒開門都倒閉了。」

彩姐說道:「怎麼這麼沒信心?對自己。」

我說:「這不是信心不信心的問題,是我自己沒涉及過這個行業,我根本不懂。敗光你的錢的。」

彩姐說:「敗光就有點嚴重了,只不過投一點小錢玩玩而已。我是看著之前這個地方空著,一直招租,沒人租,租金便宜,心想做個超市,又能賺錢,又能為民服務,多好的事。這裡的居民不少,都是便利店,去大超市還要去市中心沃爾瑪。有一點遠,對很多老人來說,兩個公交站,就已經夠遠了,他們是希望樓下有一個可以去的超市,走幾步就能到的。在這裡開,肯定賺錢。」

這麼大的超市,還說是玩玩,她是真的錢多了。

我說:「是,但是用人不當,正如打仗,讓一個從沒帶過兵的人去帶兵打仗,只有輸不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