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59章 挑撥離間的我

第359章 挑撥離間的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笑了笑,然後給夏拉夾了菜,夏拉看著我。

臉上寫著滿意的幸福。

她已經把我當成她最親切,最親近的人,這很可悲,利用著手段,我攻進了她的心裡,當然,還有彩姐。

而且,我完全是奔著利用的目的去。

我說道:「你表姐說,她實在沒有時間來陪陪你,看看你,就買了這些。可是啊,我看她剛才買東西,本來選了什麼人蔘什麼的,可能覺得貴,就換成了這個。」

夏拉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起來:「我表姐,對我也挺好呀,她平時不會吝嗇錢的。」

我說:「是啊,不吝嗇錢,也是奔著目的來的,付出就是要得到你幫她做事的回報啊。她說她很忙,可是她都不在監獄裡忙,我都不知道她忙什麽去的。」

夏拉說:「再忙,難道真的沒時間見我么?」

我繼續煽風點火:「當然不是,她是覺得很多事比你重要。就像那次你被人劫持,她還叫我去解決,還好那次我努力找到你了,否則的話,你可能後果不堪設想。」

夏拉憤怒的說:「是我為了我表姐,才被人劫持,她卻連來都不來,先去陪領導。」

我說:「呵呵有什麼,她都能為了那些小事可以犧牲你,為了爬上去,陪領導,你的命又算什麼。」

夏拉咬咬牙,咬牙切齒就這麼說的吧。

她把那些康雪送的東西往地上一扔。

我說:「唉呀給我啊,不要糟蹋了!」

夏拉狠狠踩了兩腳:「我不需要她的假心假意!」

我說:「唉,夏拉,你怎麼這麼情緒化,你這樣子,我們怎麼扳倒你表姐啊。」

夏拉貌似有所醒悟:「那我要怎麼做?」

我想了想,說:「心裡再大的仇恨,也要偽裝起來。就像蛇和老虎抓獵物,都是偷偷的潛伏,最後找到機會發起致命一擊,極少失手。」

夏拉說:「到底要怎麼做?」

我撿起地上夏拉扔的這些東西,拍乾淨了說:「首先,給你表姐打電話,謝謝她,要裝出真心實意的謝謝,然後拉近與她的距離,不要情緒總是寫在臉上。然後,她說過,說你住在外面了,她說想和你住在一起,能經常在一起,實際上,她就是為了有更多的利用你的機會。那麼,你就假裝願意,想和她住在一起,然後經常回去,也叫你表姐回去她家裡住。然後,她拿著什麼資料回去的話,你就趁她不在,用手機偷偷拍下來,然後拿來我們一起分析!找出她犯罪證據,最後發起攻擊。為了救她,也是為了我們自己。」

夏拉看著我,說:「張帆,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這麼傻傻的還在發脾氣。那我現在給她打電話。」

我說:「不急,你先想好說什麼,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回到以前那種你和她親密無間的狀態,然後再打。」

夏拉點點頭。

兩人又聊了一下。

夏拉給康雪打電話,打過去後,夏拉說的第一句話,是甜甜的表姐我回來了。

媽的,這傢伙也能成為影帝。

然後她和康雪一番甜蜜撒嬌後,掛了電話。

夏拉說:「表姐想讓我明天就搬回去,她說她也經常過來那裡。她說她還想和我談一筆生

意,照顧我的生意。」

我問:「什麼生意?」

夏拉說:「衣服。我不是開了網店,她想訂製衣服,想給我拉單。」

我說:「那麼好啊。是不是別有企圖?」

夏拉說道:「我也不知道。那我該怎麼好?」

她這樣也太依賴我了,這樣還問我。

我說:「去啊,有生意先做啊,我估計,你表姐可能不單單說做點什麼照顧你的生意的事,也許她先收買你,想安撫你的情緒,然後到時候,可能還讓你幫忙做點什麼事都有。你先回去吧,然後到時候看看有機會弄到證據,盡量。」

夏拉表示明白。

吃飽喝足,去了夏拉的住處,進去後,她轉身抱住我,親了上來。

我抱住她的小腰,配合了起來。

那感覺,那長腿,爽就一個字。

結束後,洗澡後兩人躺在了床shang。

夏拉很累,她先睡了過去。

一會兒後,我迷迷糊糊快要睡著,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夏拉今天奔波勞碌回來,然後又和我來了一場大戰,累得沉睡,她根本就察覺不到手機在響。

我拿過來看,是大雷的那個老總。

估計知道夏拉回來,就打夏拉的電話了。

然後,又打了兩個。

我沒有接。

後來,來了一條信息,直接顯示在手機界面上:夏拉,我在你們樓下,下來吧我給你帶了好吃的。

日,這廝纏著不休了。

我要給他回複信息,讓他滾蛋。

我想劃開解鎖,但是劃開,卻有密碼。

密碼?

鬼知道密碼是什麼。

算了。

關機。

幫她關機。

誰知躺下不到五分鐘,外面門響了起來。

一定是那傢伙,找上門來了!

大爺乾脆讓他一次性死心!

我就穿著一條短褲,把頭髮弄亂一點,為了保險起見,我拿著一把水果刀插jin身後褲帶里,然後去開門。

開門,果然是他。

他穿得整整齊齊,貌似剛加班回來,手上拎著一個紙袋子打包的不知道什麼好吃的很香的東西。

他沒想到是我開門的,愣了好久。

我則聞到了他打包的紙袋子里烤雞的味道,是烤雞。

我看看他,他也看著我。

我問:「是你,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