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61章 被停職了

第361章 被停職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問道:「對了,521和薛明媚呢?還有,丁靈。」

徐男說:「我現在去看看。」

我才想到,我已經讓沈月去查了。

頭腦有點亂,心也有點亂,我需要平靜下來。

我說:「等下,你,徐男你還是去等一下看看女犯們受傷情況,還有去看看領導們怎麼處理這個事。」

徐男說:「參與毆鬥的女囚都被控制住了,監獄長下命令,正在加緊調查這個事。」

我抽了兩口煙,擺擺手,說:「你去吧。」

徐男頓了頓,說:「剛才我看到那個。哦,隊長,我不知道這個該不該說。」

我抬起頭看徐男,她欲言又止的樣子,到底想說什麼。

我說:「你要說什麼,你儘管說就是。」

徐男說道:「剛才我看到那個被槍打中的,可能就是薛明媚。」

我驚愕的看著徐男:「你說什麼!」

徐男說:「我從側面看過去,很像薛明媚,當時我離得比較近,可是我看不到正面,我也不能確定是不是。」

我想到剛才看到那個中槍的女囚,的確很像是薛明媚,不是很像,有可能就是薛明媚!

我忙說道:「徐男,你趕緊去看看,薛明媚在不在,查一下中槍的是不是薛明媚。」

徐男又說道:「那,還有一件事。」

我不耐煩的說:「男哥,平時你都直爽的很,你現在怎麼這樣子,跟個八婆一樣的婆婆媽媽?」

徐男壯著膽子說:「隊長,我聽人說,你被停職了,我看你為這個煩,其實你大可不用煩。」

我問:「這個都傳出去了?」

徐男點點頭。

我呵呵了一下,苦笑,說:「總是要找個背黑鍋的。」

徐男說道:「只是停職,沒有要你接受檢查,我估計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我說:「可能她們想要一步一步來,先停職,然後檢查,然後背黑鍋,然後踢出去。呵呵。」

徐男說:「我不希望你走。」

我說:「這不是我說了算。」

看著徐男,我心裡湧起一陣感激之情,說:「謝謝你,男哥。和你並肩作戰的日子,那麼的默契,你是我在這裡一個很好的朋友。」

之前借她們的錢,我都還得差不多,徐男的我都還清了,儘管如此,她當時在我困難的時候,和我並不是很熟的情況下,伸手幫我一把,這些我值得我感恩終生。

雖然康雪也幫過我,但她那種幫,正如她對她表妹夏拉的那種幫,是帶著想要利用夏拉的目的而去施恩的,她這個人,精打細算,心機城府極深,一切付出,都是為了利用她人達到自己的目的。

我問徐男:「男哥,停職可以外出嗎?」

徐男說:「可以,又沒有限制你行動自由,也沒有說要你接受檢查,你可以自由進出。」

我說:「好的,那麻煩你去幫我問一下,那個被槍打趴的,到底是不是薛明媚。」

徐男走了。

薛明媚。

不會是薛明媚被打死了吧。

可是,薛明媚掀起了這場鬥毆,儘管就算沒有薛明媚,康雪也會煽動其他人對冰冰她們下手,但是還是薛明媚掀起了,她如果真的被打死,我就算心裡有多難受多不舍,也覺得她是有點罪有應得。

畢竟,這些都是人命啊。

就像,被毒販逼著去販毒,毒販固然是主犯,該死,該殺,但是薛明媚作為從犯,也不可饒恕。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沈月回來了。

我急忙問道:「薛明媚,丁靈,都在嗎?」

沈月說:「她們都在自己的監室。」

我心裡的大石頭放了下去,說:「都在自己的監室?奇怪,她們怎麼會在自己的監室。那,那個521呢?」

沈月說:「受了點傷,不知道哪裡傷,只知道是輕傷。」

我說:「好吧。那兩個重傷的怎麼樣了。」

沈月說:「還在搶救。」

我哦了一聲。

沈月去忙後,徐男又來了,告訴我說,那個被槍打中的是打到腳上,沒什麼事,不是薛明媚,而是薛明媚團伙的人,因為和521團伙的那名她想殺的女囚進監獄前就結仇,因為她丈夫甩了她和那個女囚好上的原因,而她們,都是被那個男的唆使幫忙帶毒,全都進了監獄,因為有奪夫之仇所以想趁著這次混亂,拿著刀想捅死那個女囚,還好武警果斷開槍,否則,那個差點被捅的女囚,估計多半被弄死。

而那兩個重傷的女囚,並不是因為這次打架鬥毆直接造成的嚴重傷害,而是原本兩幫人之間,就有囚犯跟囚犯之間結有其他像上面說的那樣這樣的仇恨原因,藉機報復。

不過無論如何,煽動起這次鬥毆的真正幕後主使,薛明媚,逃不過被懲罰了。

但願那兩個重傷的女囚沒事吧。

之後,沈月來告訴我,兩個重傷女犯,沒了生命危險,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調查還在進行中,這些是我所參與不到的,我已經被停職了。

只是被停職了,沒有被調查,但是還是有監獄的領導找了我,下來問了一些情況,問了我之前怎麼調解這些糾紛之類的,我當然沒有去說什麼有人逼迫薛明媚這麼深層的原因,而是說我不知道薛明媚和521到底為了什麼鬧成這樣子,或許兩幫人平日就分幫結派,這在監獄很常見,不知多少次的幫派鬥毆,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之後,她們就走了。

而到了下班時間,我吃完了飯,也沒有人來找過我。

聽說調查還在進行中,但是已經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