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66章 是真的要離開了嗎

第366章 是真的要離開了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還有就是,為何康雪她們不藉此深究除去不合作的冰冰呢?

真是奇了怪了?

我問徐男,薛明媚怎麼樣。

徐男說她每天該幹嘛還是幹嘛,該幹活幹活,放風放風,上課上課。

我說:「男哥,麻煩你去把她叫來一趟。」

徐男去叫了薛明媚。

不一會兒,薛明媚來了。

薛明媚,搔首弄姿,進來就開始了。

她對我又是騷又明媚的一笑:「大王今天要臨幸小女子了啊?」

我說:「臨幸你大爺了。好幾天不見,你又騷了啊。」

薛明媚坐下來,說:「說吧,今天找我談事還是要做事?」

我說:「你想談事還是做事?」

薛明媚說:「我想做事,好久沒做事了,心好空。」

我扔給她一支煙,說:「發生了那麼大的事,你心情還那麼的好啊。」

薛明媚伸手,示意我給她打火機,我扔過去,她自己點上,優雅的抽了一口,然後優雅吐出來,說:「對於很多姐妹的受傷,我感到很難過。你知道我也不想這樣。」

我說:「你這是胡扯吧,你不想這樣,那你還讓你的人帶著武器去捅人家?」

薛明媚說:「我不想解釋太多,我不這麼做,被捅的人就是我。」

我說:「你有於心何忍!」

薛明媚要站起來:「張隊長,要是你找我還是談良心的話,那就不要談了。」

我說:「你先坐,別急。我跟你聊點其他的。」

薛明媚坐回來,說:「聊什麼?聊你什麼時候被開除嗎?」

我咬咬嘴唇,說:「你也是老話重提嗎?怎麼處分我,上面自然有領導的分寸。」

薛明媚說:「對,這應該不輪到我去操心。」

我好奇的問:「上面沒人找你?」

薛明媚問我:「現在你不是問著嗎?」

我說:「我的意思是說,監獄方沒有來查你的嗎?」

薛明媚問我:「你不是監獄方嗎?」

我明白了,她以為我是監獄方派下來查這個案子的。

我問:「你怕嗎?」

薛明媚說:「我怕什麼,你能查到什麼,誰會說我是主謀?我完全可以說不是我主使,雖然你知道我是。」

我說:「其實我不是上面派下來查這個事的,只是我好奇來問的,上面好像不管這個事了。就這樣沒了。」

薛明媚說道:「這對領導們來說是個好事,她們不會想讓外面的知道這裡發生了大事。」

我說:「可是居然不查下來。」

薛明媚說道:「張警官,你很希望我被查,被關禁閉?被處分?」

我說道:「不是,你別亂想,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這上頭到底在想什麼。

搞不懂。

薛明媚說道:「我無所謂你們查不查,倒是我想問的是你什麼時候被趕出監獄。」

我說:「我被停職了,處分決定很快就下來。」

薛明媚貌似開心,卻又像是苦笑:「那這麼說,今天是我最後一次見你了。」

這話一下子讓我心裡也不

舒服起來,面對她,也有了一種訣別的感覺。

如果我被撤職,今後我再也與她無法相見,或許薛明媚十年八年後出去,會和我見面,但更大的概率是,以她這麼個性格,十年八年後出去,她絕對不可能和我相見,而且,她還能活著出去嗎?

我也苦笑了一下,彈了一下煙灰,說:「或許吧。」

薛明媚看看窗外:「出去很好。」

我說:「工作丟了,有比這更好的嗎。」

薛明媚說:「就是流浪乞討天涯,也比在這裡好。」

我說:「你是說你自己,我是說我。」

薛明媚說道:「我們都是。我們都會成為別人的棋子,利益為上大魚吃小魚的這裡,我們最終的結果都是被吃掉。我記得,李斯被趙高害死行刑腰斬前,對他兒子說,吾欲與若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我想同你再次牽著黃狗出上蔡東門追捕野兔,還可能嗎?如果能出去,我倒是想同你一起去流浪天涯,哪怕乞討。」

我說:「呵呵,每個人想要的東西都不一樣。」

薛明媚問我:「還有比自由更可貴的東西嗎?」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薛明媚說道:「或許,我此生都活不出去了,你獨自珍重。」

我看著她,她的眼裡蒙了一層霧。

她迷茫著,再也沒了那強裝出來的明媚堅強。

我突然想到一種花,很貼切薛明媚的花,我的耳朵里響起一首許魏的,藍蓮花。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對自由的嚮往,天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無牽掛。穿過幽暗的歲月,也曾感到彷徨,當你低頭的瞬間,才發覺腳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遠,盛開著永不凋零的藍蓮花。

我說道:「我說過,如果我留在這裡,還能幫著你。」

薛明媚看著我:「你走吧。別再留戀這鬼地方。」

我咬咬牙說:「我不相信我幫不了你!」

薛明媚說:「別傻了。」

我說:「不就是康雪幾個女人嗎,她們。」

原想說她們算什麼東西的。可是我自己又算什麼東西,我如果厲害,早就幹掉她們了,還能讓她們在這裡呼風喚雨為所欲為,想坑人坑人,想整人整人,想害人害人,想誰死就誰死。

薛明媚急忙說道:「別再說了!」

我說:「其實就是她逼著你去做這些事的,對吧。我知道你永遠不會承認,因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