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69章 嘲笑

第369章 嘲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夏拉找我幹啥子。

喝酒吃飯,開房睡覺?

管她,先去喝喝酒再說。

我接了電話,她告訴我說:「我表姐給我打了電話,談到了你。」

我急忙問:「她都說了什麼。」

我很想知道,康雪被處分了之後,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而且下一步是什麼打算。

夏拉說:「你想不想見我?我想你了。」

我說:「想啊,我很想你,現在就想見到你,你在哪裡。」

夏拉說:「在公司,你來公司樓下,我們去吃烤肉好不好?」

我說:「好馬上去。」

夏拉說:「有事跟你說,你想知道的,你才那麼快,平時叫你,你都不想過來。」

我說:「哪有,平時我想要你了,我都很想去好吧。」

她嬌嗔道:「色狼。」

我說:「嘻嘻,大爺馬上到。」

打了個的士過去夏拉那裡。

夏拉見到了我後,抱住我。

然後親了我,我可沒心情和她膩歪,拉著她去吃東西。

到了對面的烤肉店,點了菜,我問:「你表姐和你說了什麼?」

夏拉嘟嘴說道:「你都不關心我的哦,一來就先問這些。」

女人,女人啊,女人的思維總是特別的怪異。

我耐著性子說:「我是擔心她要做什麼對你不利的事情嘛,我是緊張你啊。」

說著我握住夏拉的手,夏拉高興的嘟嘟嘴,然後讓我親她,我只好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夏拉一邊調料,一邊說:「我表姐剛才給我打了電話,說你害了她,說你有後台,害著她被處分了。」

我急忙說:「哪有什麼後台啊。那她有沒有說因為什麼事?」

夏拉說:「沒有。」

我說:「你表姐啊,是因為監區女囚們打架鬥毆的那件事。領導們都說了,事情鬧得太大,有幾個都重傷了,拿著兇器砍殺,你表姐是因為失職,所以被處分了。什麼叫被我害的她啊,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呢。」

夏拉說:「那她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說:「一定是你表姐還在懷疑我,所以想讓你幫著她來害我,這麼說的。她是這麼懷疑我,可是我真的沒有去害她,我哪有什麼後台啊。」

夏拉說:「她說副監獄長是你的後台。」

我說:「亂講。」

夏拉說:「我表姐還說,讓我好好看著你,靠近你,打聽你,她說她懷疑你和副監獄長有一腿。」

我一副不屑的神情說:「你表姐是不是瘋了啊,我和副監獄長有一腿?我有那個本事嗎?」

夏拉問:「真沒有呀?」

我對夏拉說:「如果說,她也許也會離間我們之間的關係,你信嗎?」

夏拉說:「我也有想過啊。我現在回去和她住在一起了,她也是幾天才回家一次,也從來不帶以前經常帶的那些什麼賬本表格回來,我找都找不到了。」

我說:「看來她是有另外一個放這些東西的地方了。總之,你還是要小心點你表姐。」

夏拉說道:「她讓我找機會送你一部

手機,手機上有竊聽器。」

我看著夏拉,忙問道:「手機呢?」

媽的康雪,還真是有心機啊。

夏拉說:「她還沒給我,說這兩天給我。」

我想著,如果我拿到了這部手機,如果我平時打電話給賀蘭婷什麼的,她一定就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了,我得拿了這部手機,然後和賀蘭婷商量一下,放一些假消息給她,混淆她們的判斷,影響她們的下一步路,然後葬送她們。

我說:「要不這樣,手機呢,你拿到後照樣給我,我呢,平時拿著其他的打電話,這個手機呢,有竊聽功能,我就放一些假消息給她。不過,要是也能在你表姐裝一個竊聽的功能,那就好了。」

夏拉說道:「那我問問我表姐,這樣的手機在哪裡買到。」

我說:「聰明。你越來越聰明了,真是值得誇獎。」

夏拉不無擔心的說:「我是害怕,你被我表姐害死了。然後有一天,她也害死了我。」

我說:「是啊,我們就是一個繩子上的螞蚱,一條船上的人,我們只有合作,才能對付你表姐。」

夏拉又說:「我表姐還說有個事讓我去辦。」

我問:「什麼事?」

夏拉說:「她讓我匯錢進一個帳號,匯三十萬,她給我現金,然後我去匯。」

我奇怪的問:「她為什麼不去?」

夏拉說:「我也不知道,她以前經常讓我做這樣的事,最近她沒讓我去做了,可現在又讓我去匯錢。」

我問:「對方叫什麼名字,你匯錢的那個帳號開戶名叫什麼?」

夏拉說:「每次匯的都不一樣,叫什麼的名字都有。」

我說:「怎麼那麼奇怪哦。」

夏拉說:「我早就懷疑我表姐做犯法事情,怕被查到,所以才這樣的。」

我說:「你照樣匯款,然後告訴我對方帳號的開戶名,我如果能查,就查查看對方到底幹嘛的,就知道你表姐和什麼人接觸,也能推斷出一二。」

夏拉點點頭。

正說著,她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晃晃,表姐兩個字。

是康雪打給她的。

我說:「接吧。」

夏拉接了電話:「喂,表姐。嗯,好,好,好的。回去,等會兒。你也是。再見。」

夏拉掛了電話後,對我說:「我表姐叫我回去,回家,她有事找我談。」

我說:「應該是談剛才的事。」

康雪這一次,是完全的確認了我和賀蘭婷真的是同一戰線的,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