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70章 差點被陷害死

第370章 差點被陷害死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出來後,徐男對我說道:「別理她們,別放在心上。」

我說:「其實這話我應該對你說的,別理她們,別放在心上呵呵。我問個問題啊,男哥,是不是所有人都覺得我和副監獄長有一腿啊?」

徐男說道:「你總說她是你表姐,還說你外公被她害死。有小道消息稱,有人查過,根本不是你說的那樣,她和你完全沒有血緣關係,你外公也不是她害死。」

我大吃一驚:「誰和你說起的。」

徐男說:「早就有人去查了,我是從監區的同事嘴裡知道的。早就有人說起你怎麼進得來這裡的事,就說裡面有貓膩,特別這兩天,監區都在說你和副監獄長的關係不清不楚。」

媽的個八的,都當我是吃軟飯小白臉上位的了。

怪不得副監區長和馬玲這兩個傢伙對我說話,陰陽怪調的,日。

我說:「你信嗎?」

徐男說道:「我覺得你和副監獄長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我閉上眼睛:「好吧,你也當我是小白臉了。」

徐男說道:「我不是覺得你是小白臉,但是我感覺你和她關係不一般,你這樣性子的人,不會做小白臉。」

我說:「男哥,不要用眼去看人,說真的,那時候我父親快沒錢做手術的時候,我心裡都說了,別說什麼小白臉,做鴨我都干。」

徐男呵呵了一下。

我說:「這幫傢伙,都傳我和副監獄長有一腿啊,媽的,以後老子還怎麼在監獄裡混下去,大家都拿有色眼光看我了。」

徐男說:「你不要放在心上就好。」

我點點頭,說:「成,看在你對我那麼好的份上,我請你吃飯。」

徐男說:「我等下去找丹陽有點事,昨天買了一些吃的,還沒給她。」

我說:「去吧去吧。難怪謝丹陽都不找我了,都讓你霸佔著了。」

徐男壯著膽子問:「哥們,我想問的還是那個事,丹陽和我說的,你是真的要等幾年再決定?」

我說:「是啊,讓她先拖著吧,實在不行再說。」

徐男說:「好。」

在辦公室里看著下半月的工作計劃,是新任的監區長新調過來的監區長給我下的工作計劃。

包括監督衛生,突擊搜查監室,等等。

有人來敲了辦公室的門,我抬頭一看,是馬玲。

我沒好氣道:「請進。」

她進來後,身後還跟著兩個小管教,她對我說道:「勞動車間有女犯吵架,可能很快就打起來。剛接到的消息,你去處理一下。」

我看著馬玲。

她是官職比我高,可她憑什麼對我下令,她明知道有事發生要去處理,她自己不去,叫我去?

我不爽的說:「你為什麼不去?」

馬玲說道:「因為我還有其他事。」

我說:「什麼事?」

她也不爽,沒好氣的說:「我有什麼事,需要向你報告嗎?趕緊去!」

我氣道:「你不是我的直屬上司,你沒權對我指手畫腳的下令!」

馬玲說道:「我還指揮不動你了?」

我說道:「我就不去。」

她看看我,氣憤的轉身出去了。

一會兒後,我的辦公室電話響了,聽到副監區長的聲音:「小張,聽下面人說204監室有點事發生,你去處理一下。」

他媽的,副監區長沒被調走,這傢伙是監區長,康雪,馬玲,同一條褲子的,馬玲竟然搬動副監區長來壓著我。

行,你厲害。

我只好去了。

帶著徐男和沈月,去了勞動車間。

兩個女囚,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吵得天翻地覆,就差沒打起來了。

我讓她們閉嘴。

她們理都不理我,我大聲道:「閉嘴!別吵了,否則扣分!」

她們看都不看我,互相在用激烈的語言慰問對方的家人。

接著,兩邊開打了起來,不是兩個女的開打起來,而是,兩個女的身後都有幾個幫手,兩幫人開打。

他媽的,老虎不發貓,你當我病危。

我對徐男下令:「開門!」

徐男開門。

我拿著電棍就進去。

徐男和沈月也進去了,然後阻止兩邊人開打,掄起電棍就朝她們身上招呼,噼噼啪啪的打在她們身上,我以為很簡單的能讓她們停手,誰知,她們好像早有預謀,沖著我和徐男沈月一起就衝過來對我們下手。

我頓時感到不妙,這幾個女的!像是有預謀的要整死我們!

是為了越獄嗎?

我驚慌的想到了她們要制服我們然後越獄。

徐男和沈月,不敵眾人,特別是沈月的電棍被我拿在手上後,沈月一下子被女囚們從身後抱住,就被制服了。

徐男揮舞手中的電棍,一個女犯冷不防從身後死死拖著了徐男,頓時,十幾個女囚過來幫忙,然後按住了徐男和沈月,我揮舞著電棍讓她們滾開。

我對外面的獄警和管教喊道:「快叫人!」

可是,她們卻無動於衷。

我看清楚了,外面那圈人,看管的人,是馬玲。

馬玲臉色沉鬱,奸笑看著我。

媽的貌似是被她下套害了!

沒想到,竟然被馬玲擺了一道。

我大喊道:「馬玲!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也沒好下場!」

她在外面喊道:「哦好!我們外面這裡人太少,進去怕有生命危險,我們馬上去叫人,你們頂一下。」

她喊完,慢悠悠的轉身出去。

她去喊人?鬼信。

她不會幫我叫人,況且是她下套子陷害我,才會慢悠悠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