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71章 身後的主謀

第371章 身後的主謀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等了一會兒後,徐男出來了,說:「她們說,沒有目的,只想打我們報復。」

我扔掉煙頭:「艹!怎麼可能!繼續!打!一定有主謀,有陰謀!」

徐男說:「好。」

她又進去了。

接著,聽到了兩個女犯的更加慘烈的叫聲。

幾分鐘後,徐男又出來了。

徐男面色沉重,我問她怎麼了。

徐男把我悄悄拉到了牆角,靠近我耳邊輕輕的說:「真的是有人在指使,威脅她們讓她們這麼做,讓她們把你給弄殘廢了,如果不這麼做,就整死她們幾個。」

徐男一邊說一邊擦汗。

我說:「你怕什麼?是誰?」

徐男說:「馬隊長。」

徐男一字一頓的說的,似乎不相信的。

這在我預料之內。

然後她又說:「馬隊長竟然那麼陰險。」

徐男真是一根筋啊,馬隊長竟然那麼陰險,這有什麼奇怪的。

我說:「難道在你眼裡,馬隊長很好?很真誠善良?」

她又說:「沒想到她也那麼陰險。我一直覺得她比較沒心眼,有什麼都直截了當的那種。」

我頓悟!

是啊,以這麼陰險的風格,唆使威逼女囚對我們下黑手的這樣的招數,完全和馬隊長馬玲的性格不是同一個調調的,馬隊長背後有人教她!

誰教的?

我近期還能得罪了誰,無非就是康雪和監區長。

艹。

竟然背後對我這樣下黑手,好你們幾個狗養的。

既然如此,也別怪我了!

徐男問我道:「隊長,那現在,她們怎麼辦?怎麼處理?」

她們幾個雖然是對我下毒手的,可她們只是從犯,她們也是被逼的,就如同薛明媚,她們不對我下手,馬玲就對她們下手,她們也是無奈的。

我說:「別電了,關個兩天禁閉。」

徐男不樂意了:「就這樣放了!」

我說:「是,放了。」

徐男說道:「隊長,她們要弄死我們!弄殘廢我們!弄殘你!」

我說:「她們是被逼無奈的,記住,這個事,你所知道的,千萬不要透露出去,到此為止。」

徐男更加不解了:「隊長,就這麼算了?」

我說:「我自己心裡有數。」

徐男愣著,看我。

我說:「去吧,男哥。放了她們,塞進禁閉室三天吧。做做樣子。她們也是被逼無奈。」

徐男說道:「可是馬隊長呢,她們這樣對我們,我們難道也不反擊?」

我說:「我自己也心裡有數。」

徐男問:「你想怎麼做?」

我說:「秘密。」

徐男說道:「對這個女人,你仁慈沒有用的。」

我說:「謝謝,男哥,我懂怎麼辦。」

她去把兩個女犯關了禁閉。

我剛回到辦公室,新任監區長就找了我。

我去了她辦公室。

她的辦公室,就是在原監區長的辦公室。

她笑眯眯給我倒了水,我說謝謝,接了過來。

監區長說道:「剛才監區車間發生了一點事,對嗎?」

我說:「對,監區長,是我們管教不到,讓女犯們亂了一點。您剛上任,給您帶來了點麻煩。」

監區長看來也是知道了剛才發生了女犯對我下手的事。

監區長說道:「這說得我像是個外人啊小張,我可是監區長,這監區里的女犯們有什麼事,首先擔責的應該是我。你沒事吧?」

我說:「沒事監區長,謝謝監區長關心。」

監區長對我笑笑:「沒事就好。」

看她這副樣子,似乎是有點討好我的意思,其實我明白,完全是因為我身後站著一個賀蘭婷副監獄長,如果沒有賀蘭婷,她會這麼對我客氣?笑話。

看那前任監獄長,見我都懶得看我多一眼。

監區長又說道:「小張啊,我剛來b監區,b監區的犯人呢,比較多,情緒也可能比a監區的犯人煩躁一點,鬧事就比較多,還要多多辛苦你們勞煩你們費心啊。」

這話就算太虛假,聽得我心裡也覺得她比較謙虛一點,哪像之前那個監區長,人影都不見過,更別說對我們說這些所謂的暖心的話。

我說:「監區長言重了,這是我們分內之事。我們不費心,我們做我們該做的事,只要監區長不費心就好。」

監區長笑著說:「小張真懂事,懂事。小張啊,我還有點事,想和你談談,如果你覺得可行,那就繼續這麼做,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我忙說:「監區長請說。」

監區長說道:「這我剛來這裡啊,發現b監區有個比較特殊的傳統,說白吧,就是每個監區都有那麼這個傳統,就是啊,b監區的同事姐妹們很久以前就開始,跟女犯收取那個煙啊什麼的,你懂的。然後我來了之後吧,聽了下面的人對我的彙報,我是收也不是,不繼續收也不是。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繼續收吧,覺得這樣子影響不好,女犯們也不容易,我們還這麼對她們下手,實在是說不過去。可是如果不收吧,姐妹們在這裡耗費青春,每天關在這裡,她們也苦啊,平日周末啊過年過節的出去買點化妝品的錢都不夠。你說是吧。小張你提提建議,這是要繼續這麼做呢,還是直接不做了?」

她盯著我看。

她把這個監區里最為棘手的麻煩事拋給了我,她很聰明。

首先,每個監區都有這麼一檔子事,據我所知,我們監獄這群人,瓜分女犯家屬送來的東西,已經司空見慣了。不分才奇怪。

而她為什麼問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