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77章 快意復仇

第377章 快意復仇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然後夏拉說道:「唉,我真想不到,我表姐竟然連你都想碰,你是我男朋友,她知道了還這樣,好讓我難過。」

我說:「好吧,別難過了,乖。我們要以大局為重。對了,你現在有沒有見你表姐拿著單子表格什麼的回家?」

夏拉說道:「我這幾天都沒留意這些,我看看哪天我有時間,進她房間看看。」

我說:「好,千萬不要被發現。夏拉你也不必那麼生氣,反正早都知道你表姐不是什麼好人了。」

夏拉說道:「可她連我的男人都想搶!我怎麼知道她這麼惡毒!」

我說:「人心海底針啊。最近是不是很忙呢你?」

夏拉說:「嗯,好忙,接了幾個公司的演出單。」

我說道:「恭喜你啊老闆娘,不錯嘛,我去跟你混好了。」

夏拉說:「好啊來吧,讓你做個內勤,專門幫我們收拾衣服掃地什麼的。」

我說:「那正好了,反正你們那麼多模特,我就每天偷看啊,看飽了!」

夏拉說:「你敢!你想得美!」

我說:「哈哈,我就敢。」

夏拉說:「那我不要你了,開除你。」

兩人又親昵了一番,然後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當然,她是真的依依不捨,而我,是早就想掛電話了,我餓啊。

隨便下樓找了點東西吃,然後回來看監控。

監控沒什麼東西可看的,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一大早,我就去複印了一百張大雷老闆給我寫得那玩意,然後找到了大雷公司,將這一百張複印全部灑在了大雷公司大樓下面。

剛好是快到上班時間,來來往往的人們一個一個的撿起來看。

王八蛋,居然不把我放在眼裡,我看你以後在員工面前還抬不抬起頭!

上班,在辦公室處理完了該處理的工作,然後伏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夏天就是困,特別是大熱天的,眼皮子怎麼撐都撐不開。

正昏昏欲睡,有人敲門,我看看徐男,有氣無力說進來。

徐男進來後,對我說道:「隊長,來了。」

我說:「隊長來了?來了就來了,有什麼事你說。」

徐男說道:「是馬玲馬隊長來了。」

我一下子精神振奮,睜開雙眼:「她來了!」

徐男說:「是!」

我靠,馬玲,老子這次不弄死你弄怕你弄傷你報仇,我就不姓張。

我說:「她帶了人嗎?」

徐男說道:「帶了一個。只帶了一個。」

徐男臉上掩飾不住的興奮。

我說道:「靠,我看你怎麼好像比我還高興似的,是我報仇又不是你。」

徐男說:「馬玲平時囂張跋扈,專門欺壓我們,我都恨不得上去幫忙多打幾下,還有上次她讓人連我都一起打,要扁她,我當然高興!」

我說:「是的,這是跟過年一樣的高興。計劃想好沒?」

徐男說道:「我已經把那幾個監室的監控的電線都故意扯斷了,也去開了那三個監室的門,也和521說了,到了監控區的忙點,就讓她們出來,準備了兩個黑色

的袋子。等會兒到了那裡,我把馬玲的手下引開。」

我雙手合十:「千萬不要打不成啊!走!」

徐男說:「我去就行了,平時接待隊長她們來視察衛生的,都是我們在接待,你偷偷的找個地方藏著,看好戲。」

我想想,說:「那我得找一個監控照不到的地方。」

徐男說:「有,你就繞過去,從監區樓的那一頭小窗戶往裡面看就看到了。」

我問了怎麼繞後,讓徐男去安排去幹活了,我則是馬上繞過去,看即將發生的激動人心的一幕。

有意思得很啊。

繞過去後,我趴在窗口那裡往裡面看,剛開始,因為光線對比,裡面的明顯比外面的黑暗的緣故,看不太清楚,一會兒後,就看清楚了,就是那三個監室對門口的正位置,好,就是那裡!

沒多久後,只見徐男帶著馬玲和她的隨從進了監區樓過道,然後,馬玲一個一個宿舍的看過去。

接著,徐男對馬玲說了什麼,然後馬玲隨手指指,然後她的手下就跟著徐男去檢查另外一角的衛生去了。

接著,馬玲等了一會兒,沒見徐男和她手下回來那麼快,她就漫步走向前看著。

在每個監室前,馬玲都昂首挺胸,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一副鼻孔朝天老子天下第一的欠揍模樣。

我看著她,都想扁她。

走過去!

快到那三個監室旁邊監控盲區了!

就是那裡!

馬玲身後一個監室的監室門輕輕開了,出來兩個女犯,偷偷跟上馬玲後,將黑色頭套直接套在了馬玲的頭上,然後幾個監室的女囚一哄而出,衝上去,馬玲想要取下頭套,一群女囚頓時將她打倒在地,拳打腳踢,將平日的仇恨都發泄了出來。

馬玲嗷嗷慘叫,大叫救命!

這實在太爽了!

一名監室長看差不多了,舉手示意大家不要再打了,眾怒難平,這幫人還狠狠踢了幾腳才收手了,馬玲在地上不吭一聲,莫不是死了?

監室長手一揮,兩名女囚上去,一個按住馬玲,一個把馬玲的手臂往後用力一折,只聽見咔嚓清脆一聲,幾乎同時馬玲嚎叫一聲。

還沒死。

行了,懲罰夠了。

監室長手一揮,眾女囚們趕緊的撤回監室反鎖門。

馬玲蒙著頭套在地上打滾,慘叫連連,嗷嗷大叫。

這時候,徐男和馬玲的手下飛奔趕來,跑過去扶著馬玲:「怎麼了馬隊長,馬隊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