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78章 又被人打了

第378章 又被人打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靠!

朱麗花這次,是不會再幫我了?

徐男焦急的看著我。

朱麗花真的不會再幫我了?因為我上次那次徹底的侵犯了她。

我只能去想別的辦法,可我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看來,幾個監室長是要被活活逼供出來了。

我很無奈。

就在這時,徐男說,朱麗花帶著防暴中隊的人來了,帶的人很多,估計四五十人。

我站起來一拍桌子:「太好啦!來得真及時!」

我馬上過去,看到朱麗花帶著防暴中隊的人,整整齊齊排成四行站在外面。

我出去後,朱麗花走過來我面前,一臉嚴峻的問道:「發生什麼事?」

我在她耳邊說:「獄政科的人下來調查一些事,然後拿著電棍逼供女囚,幫幫我。那幾個女囚和我關係挺好。」

朱麗花說:「又是你的後宮?」

我說:「靠,不要把我想得那麼齷齪好吧,那是我看不下去,覺得她們在欺負女犯人,女犯人都是我的人,我於心何忍看著她們被打歪曲逼供?」

朱麗花說:「在哪。」

我對徐男使眼色。

徐男趕緊指著方向,朱麗花等人馬上帶著防暴中隊的進了監區,然後直接到了獄政科的人逼供幾個女監室長的位置那裡。

我則是和徐男躲在後面看。

朱麗花帶著防暴中隊一大群人突然到了獄政科幾個人面前,她們停了手,女囚們也停止了慘叫。

獄政科的幾個人看著防暴中隊大部隊,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朱麗花走過去,對她們說:「b監區這邊,發生混亂!我們過來看一下。」

獄政科的人說:「混亂是剛才的事,已經發生了,女囚們攻擊女警,女警送去了醫院,現在我們在調查。」

朱麗花說道:「這不都是調查科做的事嗎?怎麼是你們來調查?」

獄政科的人說:「調查科正在忙著處理別的事,委託我們從快調查處理這件事。」

朱麗花咄咄逼人:「我看你們是歪打成招!有這麼調查嗎!」

防暴中隊和武警,是監獄最牛的兩個部門,都是鎮亂的,誰都不能不給她們面子。

她們本身基本就是當兵當警出身的,特別一些是特警,特種兵轉過來的,牛不牛,有種和她們打,就像我,吃虧還少嗎。

獄政科的帶頭的那女的說:「我們怎麼調查,也輪不到你們防暴隊的來攙和吧?」

朱麗花冷冷道:「防暴隊的職責就是制止暴力!你們違規使用暴力逼供,我們怎麼不可以說?你們這麼做,不僅違規,還是犯法!我們這裡幾十個人,全都見了,我可以上報上邊,等著被處理吧!」

獄政科的人有點慌了,急忙過來輕輕對朱麗花說:「裡面幾個女犯,是有你的朋友?還是親戚。」

朱麗花說:「都沒有。」

那女人說:「那為什麼要幫她們出頭?」

朱麗花說:「看不下去!」

一句看不下去,路見不平,多麼的霸氣。

那女人說道:「那不是朋友也不是

親戚,你看不下去,就要和我們鬧,你有這個必要嗎?」

朱麗花說:「女犯人也是人,你們這麼打,你們殘忍嗎?」

那女人道:「我們殘忍?她們打馬玲馬隊長,打到手都斷了,她們又殘忍嗎?」

朱麗花說:「我看不見我管不著,我只管我看得見的事。廢話我不再說,如果不放了這幾個女犯,如果這幾個女犯還有事,那你們也會有事。」

說完,朱麗花冷冷看著她們。

獄政科的人無奈,下令放了幾個女囚。

幾個女囚互相攙扶著,在獄警的押送下回去了。

獄政科氣憤的走了。

我才出來了,對朱麗花說謝謝。

朱麗花看看我,吭都不吭一聲,手一揮,帶著她的人走了。

我鬆了一口氣,這坎暫時過去了,不知道後面還會怎麼樣。

我和徐男回到了辦公室,我說:「媽的,這一鬧起來,就沒完沒了了。」

徐男說道:「馬玲回來了的話,一定還有的鬧。她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說:「是的,除非把她弄死了,才不會鬧了。但是弄死嘛,沒這個必要,我的心還沒有那麼歹毒,而且弄死了是大事,搞不好一查出來了,我就被拉去槍斃了。」

徐男說:「我是怕她們還會對我們下手。」

我說:「提防著點吧。」

徐男走後,我閉上眼睛,想著發生了的這一切。

儘管我和康雪沒有面對面撕破臉皮,可是我們都知道,我們是對方的敵人,我們已經站在了對立面,而且要整死對方不可。

以前她還在猜測我的身份,而現在,她已經是徹底明白了我是她的敵人,從懷疑到確定,她不再對我手軟,可她想要整死我,想要一口咬死我,很難,只是,我害怕的是她將會用別的手段對付我。

例如上次,她讓馬玲找女囚們對付我,還有就是,她很有可能把那群黑衣幫的人請來,幹掉我,我不得不小心啊。

下班後,我猶豫要不要出去,因為我覺得今天感覺怪怪的,會發生點什麼事。

特別是經過了這些事後,我今早去大雷公司撒了那堆保證書複印,然後他媽的又徹底和康雪決裂了,每次一出去,各種敵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想要吃我,靠啊,可是不出去,在這裡又實在是閑著無聊。

還是耐不住寂寞,出去了。

畢竟,在監獄裡呆著,什麼都不能玩,這種苦行僧的生活,實在是受不了。

出去後,我在